当前位置:首页 > 爱情小说 > 文章内容页

【菊韵】小米情深

来源:大庆文学网 日期:2019-10-29 分类:爱情小说
宋桥走进这间酒馆的时候,心里是突然跳了一下的,似乎是想到了什么,然而并不能够抓住,脑子里依然是一片空白如洗。在车祸后沉睡了七年之久醒来,宋桥的大脑被查出有一段记忆缺失,根据医生专家的推断,那是他的一种自我保护的手段。而那一段记忆对于宋桥来说,应该是非常重要,他的大脑在受到伤害时,下意识地把这一段记忆封存起来,或是一件事情、或是某一个人,这是人类的一种潜意识的自我保护。只是,不知是什么原因,造成他即使醒来,也无法想起那一段时间的所有人和事。用专家的话说,这个问题,目前的医学还无法解释。当然,也没有很好的治疗办法,一切都只能看机缘。或者,这一辈子他也不会再想起来,或许,下一刻,尘封的门打开,他便完全的康复,不再有半点遗漏的记忆。至于哪一种情况更好,得看他所封闭的记忆,到底是对他有用的,还是会造成更大的伤害。
   此时时间尚早,里面空空荡荡的,并没有多少客人。对于酒馆里温馨迷人的布局,宋桥并不在意,他只是一个人四处游荡,在冥冥之中,感觉有一股力量在牵引,指引他进来。或许,在这里他会有所收获,谁说得清楚呢?
   宋桥此时正坐在一处装饰古色古香、颇有点二三十年代旧北京城店铺风格的包间里,一种熟悉的味道,令他有些不知所措。仔细地打量着包间里的陈设,那种熟悉的感觉更加的深刻,然而,再要深入时,他便感到一阵的头疼。也许是那段尘封的记忆有关,不过,他此刻似乎是并没有准备好,无法进一步的打开记忆的门。
   说是包间,并没有门窗与遮掩的隔墙,其实,称之为隔断更为恰当。而在宋桥走进来时,服务员蓝天便已经看到他,此时蓝天正手拿着一个本子,随着走了进来。
   “你好先生,需要什么服务?”蓝天在这已然干了差不多有五年时间,早已练就一身本领,尽管觉得宋桥有些面生,还是很有礼貌地问候。
   “嗯?来一瓶小米酒。其它的随便上两个下酒菜就好,对了,请再给我一杯茉莉花茶。”几乎是下意识地,宋桥并没有去看蓝天手中的菜谱,而是极为自然而流利地点了瓶小米酒,还要了一杯茉莉花茶。
   “嗯,好的,请稍等。”虽然有些惊讶,不过蓝天也没有在意,也许这个顾客是听了谁的介绍而来的,知道他们这有小米酒也并不奇怪。至于,顾客还点了一杯茶,蓝天直接的忽略了。
   而宋桥接下来的举动,不单是蓝天,也让那为数不多的几个顾客感到不可思议。宋桥竟然是一口小米酒,然后一口茶水,对于那两盘下酒菜,他是一点没有动。敢情,他叫了一杯茶,是当作下酒菜了。
   并不在乎蓝天及那几个顾客的反应,事实上宋桥也不知道自己此举会有如此的效果。在吞下一口酒和一口茶水之后,他便是闭上了眼睛,沉入到深深的回忆当中。只不过,那些记忆的碎片有些残缺不全,甚至完全不相连接。
   “这个人好面善?”像是自语,更像是在询问,蓝天在柜台前,盯着自顾以茶下酒的宋桥,问着一旁同样疑云满布的调酒师阿飞,而后者,似乎并不想回答他的八卦。
   “来点什么音乐呢?还真有点难以选择哩。”对于阿飞的冷漠,蓝天似乎早已习惯,烦恼着该为顾客配一段什么音乐才好。
   “算了,去问下冰姐吧。”纠结了半天,蓝天最后还是决定去找他们的老板,也是这间与的酒馆的冰山美女老板刘颖。
   不武汉控制癫痫的药物过,不等他有所动作,音乐已经响起来,是一首经典的老歌《最熟悉的陌生人》。看来,冰姐已经为他给出了答案。
   其实,在宋桥进门的时候,刘颖便看见他了。而在看到宋桥的第一时间,刘颖的心便猛地揪了起来,泪水也忍不住在眼中打着转,随时会流下来。
   七年了,没有人知道这七年她是怎么过来的,也没有人知道,她苦苦的坚守着这间与的酒馆,究竟是为了什么?五年前,当得知叔叔将要卖掉酒馆时,她毅然从叔叔手中接下了这间酒馆,并一直坚持着从陕北山区定购,以原始工艺酿制的最正宗的小米酒,作为此酒馆的主打招牌。虽经营维艰,难得一直坚持下来,小有起色,成为一道独特迷人的风景,已然是吸引了不少的回头客。
   而她之所以如此坚持,起因,竟然全在宋桥。想当初,宋桥在向她求婚之后的第二天便不辞而别,了无音信。她与家人四处打听,最终才辗转从一个熟人那里得知,宋桥在去单位的途中遭遇车祸,因脑部受伤,成了植物人,最后是他的父母接了回去,从此失了联系。尽管她也曾去过宋桥老家寻找,不过因为只有一个大概的地址,无法进一步细致查找,最终只能是无果而返。
   刘颖也是忍住了来自家里亲朋的巨大压力,拒绝家人的好意安排,从此把自己冰封起来,一心地经营打理着这间酒馆,只为有一天能够奇迹出现,让她再次等到宋桥的到来。便如今日,她所等候的他,终于来了。
   看着他习惯地点了小米酒与茶,她知道他还不曾忘了,他们最初的相识,哪怕已然过去了那么久,而他,原本是不会喝酒的。
   “先生,喝杯茶吧,可以解酒的。”那天,宋桥第一次到酒馆里,似乎满怀心事,却也不胜酒力。而其实,他也是第一次喝酒。在离开家乡几年,居然在这里见到了父亲平时最喜欢的小米酒,宋桥便忍不住点了一瓶。一个人喝着喝着,竟然全部喝了下去,此刻已是有些迷糊微醺,并不曾看清为他送茶的那位女服务员模样。
   只是后来,当宋桥一次又一次地来,一次又一次地点了小米酒,总有一位女孩,为他送上一杯温热清香的花茶解酒。他也渐渐地认识,并迷恋上这位容貌清新,一直带着微笑的女孩,知道了她的名字,知道了她在这里是帮忙她的叔叔。而在不知不觉中,刘颖的心里,也渐渐地有了这个名叫宋桥的男孩,尽管有些自卑,怕他会瞧不起自己。而他的阳光帅气,山里孩子特有的朴实敦厚,却令她欲罢不能。直到有一天,他拿出一枚地摊上五元钱买的戒指,郑重其事地带上她的手指,刘颖知道,他就是自己今生所要等待的那个人。
   刘颖打开抽屉,一枚银色的戒指静静地躺武汉的癫痫病医院怎么样在里面,那正是宋桥当初为她亲手带上的那枚戒指。此刻,刘颖再次把戒指拿出来,带上,她站了起来。重庆治疗小儿癫痫病哪家好r />   宋桥一直在努力地回想,那些被他无意中封存的记忆,此刻似乎有些松动的迹象。然而,似乎还不够,还需要更大的推力。宋桥再次地端起酒杯,一口气灌下去一大口,有些刺痛的感觉,从喉咙口往下,一番酝酿之后,又直冲向他的大脑,猛烈地撞向那道封印。宋桥紧闭的双眼激烈地转动着,他仿佛身陷水中,正拼命地往上挣扎,他想要抓住了什么,而下一刻,他抓住了什么。
   宋桥感觉自己抓住了一只冰凉的小手,似乎受到了惊吓,那只手猛地想要缩回去。宋桥把另一只手也伸了过去,他的两只手紧紧地抓住那只手,生怕一个不小心,那只手便不再了。
   “嘶!”刘颖被宋桥用力握紧的手弄得手腕生痛,虽然她极力地压抑着,还是忍不住叫出声来,也惊醒了一旁的宋桥。他睁开了有些通红的双眼,便看到一个女子,正站在他的面前,而他的双手,却抓着女子的手腕。
   “对不起,对不起。”宋桥赶紧地松开双手,不过,下一秒,他再次地抓住了对方的手,紧紧地盯着刘颖的脸,有些不敢相信地:“颖,是你么?”
   “嗯,嗯,是我,桥。”刘颖此刻再也忍不住,眼泪带着久久的思念、重逢的喜悦,冲出眼眶,滑落她的脸颊。

黑龙江中亚癫痫病医院提醒lass="flip">共 2751 字 1 页 首页1
转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