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爱情小说 > 文章内容页

【雀巢】身世

来源:大庆文学网 日期:2019-11-4 分类:爱情小说
1.      早春二月,山里的太阳仍然下山很早,才六七点钟,东边山头就见不到一抹阳光的影子;刚才天还蓝蓝的,不多一会大地就灰蒙蒙的暗下来,又一个昼短夜长的日子。   圆圆的一轮月亮挂在东边山角,待耕的田地、山野、村庄、水塘,被一层淡淡的雾岚笼罩着,氤氲着,忽明忽暗,美妙静谧得如童话。掩映在竹树林里的人家,闪烁的灯光像薄云里的星星,错落有致地亮了起来。   散居在村东头的一户人家,突然传来妇人的一阵啜泣。接着,是一个男人的声音:“娃哩,这次出去,无论如何也得弄个人回来啊,倪家就靠你了!”   这户人家姓倪,村中的独姓人家,就两老和一个儿子。   儿子倪强,天性淳朴善良,内敛腼腆而不多言辞。虽个子不算高,但五官长相浓眉大眼,阳刚帅气,按理说,娶个媳妇应该没问题。可是,二十七、八了,仍然单身。究其根由当属自身因素,现在女子不就图个浪漫、时髦和风流的不是,这恰恰是倪强的软肋。再者身居偏僻乡村,缺亲少戚,信息不通,寡有牵线搭桥的人。   当然,幸运之神是公平的,倪强並非没有机会,但他没有抓着,机会转瞬即逝。   那是倪强十八、九岁,刚从农校毕业的时候,远近山村同年龄段的女子还不少,也不乏被倪强的文化、才貌所动的女子和人家,他们直接或托人向倪强本人和倪家传递连理之意。但那时倪强确实太年轻,且性格爱好使然,青春不萌,爱情之门紧锁着,一个个抛来的绣球,都被他一个个抛了回去,父母认为自己的儿子年青有文化,也一味依着他。   日子一年年过去,农村女子本来出阁早,待倪强春梦姗姍来迟时,人家早一个个嫁了出去,燕走莺飞,人去楼空。   转眼二十五、六,倪强父母着急了,四处托人打听寻找,合适的没有,有的又不适合,钱财花了不少,事情却一天天搁下来。   父母岂能眼睁睁望着儿子这样单身下去?听说外面年轻女子多,他们便遏力催促倪强外出打工。   大年十五一过,倪强跟随邻村一伙人出发了。他们先到发展开放的南方,几经辗转来到一个工业发达的城市,被一家五金厂录用,倪强等经培训考核,成为这家五金厂冲压车间合同制工人。   这是南方生产五金产品的一个大厂,工厂规模大,实力雄厚,生产、生活实施齐全,职工福利也好,能在这样条件的工厂工作,倪强感到十分幸运和自豪。毎到节假日和休闲时刻,众多的青年男女和随处洋溢的青春气息,更让倪强压抑不住心中的喜悦。可是,不善言辞又羞于世面的人,很难跨出爱情的笫一步,转眼半年,倪强的个人问题还八字没有一撇。   不料,一次意外的创伤,给倪强带来契机。   那天刚上班不久,人们全身心投入紧张的操作状态。突然,冲压机的一片转动声中,倪强一声尖叫,他的左手食指被车床砸伤了。眼看半个手指皮开肉绽,鲜血直淌,旁边的人还没回过神来,一个女子已经冲到倪强面前,迅速托起他受伤的手腕,又用两个手指紧紧捏着那根喷血的食指。   “倪大哥,坚强点!”女子一边安慰倪强,一边呼叫旁人拿来消毒药水和纱布,她动作熟炼地为倪强消毒、包扎伤口,手指的出血止住了。接着,她又用绷带和纸板把倪强的手和前臂固定在水平位置,悬吊胸前……   说也巧,此时女子的手机突然响了,她从衣袋里掏出手机看了一眼,没来得兰州哪有癫痫医院及回复,就叮嘱周围的人把倪强送往医院,匆匆离开人群。    从受伤到女子冲上前,从她紧急施救到手机铃声响起,迅速离开,这一切,都那么巧合,那么突然,仿佛有谁事先精心安排,倪强和周围的人都目瞪口呆,恍若梦中!   倪强送到医院后,经医生捡查,伤势很不乐观,左手食指粉碎性骨折,血管神经严重损伤。因保指困难,医生建议手术切除一截手指,倪强本人不同意,工厂意见也要求尽量保守治疗,医院不得不将倪强留下来,输液、抗感染,住院观察治疗。      2.      笫二天下班后,几个老乡邀约来看倪强,聊着聊着,就聊起那个奋不顾身,救死扶伤的奇女子,说要不是她眼急手快,处理及时得当,倪强不知要流多少血,挨多少痛。   “哦,想不到你小子还有这分艳福,”同车间的李明调皮地说:“那双纤纤素手把你捏痛了吧?”   “还有这码子事,这不是美人救英雄吗?”一个比倪强岁数小点的小子说:“她叫什么名字,我也想见识见识!”   “去去去,”李明把那小子一推:“癞蛤蟆想吃天鹅肉!”   惹得大家一阵哈哈大笑。   那小子心有不甘:“问问姓名总可以吧?她救了咱老乡,我们总该感谢一下人家啊!”   “说的对,应该感谢感谢人家才是!”众口附和。   “就你鬼点子多!”李明冲那小子一个鬼脸,回过头来看一眼倪强,对大家说:“她叫石英,但很遗憾,听说昨天接到家里父亲病重的电话,当天夜里就赶火车走了。”   “回家了,怎么这样巧?”   “她家在哪里?”   ……   病室里一下安静下来,一种从未有过的失落和愧疚,涌上倪强的心头,直冲他的眼睛、鼻子和喉咙,她,正是半年来,自己日思夜想的女子啊!   但在众目睽暌下,倪强只得强压着感情,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望着窗外,可是,仍然有人觉察到那双发红的眼圈和落寞的眼神。   一位护士走进病室,为倪强换输液药水,打工仔们一蜂窝站起来,回厂去了。   倪强一人躺在床上,眼前全是那女子的身影,如何笫一次见到她,如何笫一次听到别人喊她的名字,如何见她劳动时一边擦汗,一边把秀发掠到耳后,以及不经意间,与她四目相对,笑脸相迎的情景……而昨天两人的偎依,温暖细腻的手,隐含惊慮的眼神,还有那混在一起分不清谁的心跳,更让倪强想入非非!   其实,那女子与倪强就一个操作台之隔,应该不少接触的机会,可倪强就是这样一个人,多少次想走近她,同她好好聊聊,可就脸红心跳,没那个勇气。多少个夜晚,只有默默念着她的名字入睡!   一个个多么难熬的日夜,倪强做梦也在盼望女子早早归来,同时又暗自惦念她父亲的病。   经过十多天的输液和换药治疗,倪强的病情好了许多,手指看来保住了,但伤口反复溢脓不止,医生说多半形成骨髓炎,短时间不可能治愈,只有门诊慢慢换药治疗。   倪强回到厂里,厂领导依据工伤处理条例,考慮倪强是中专生,工作也踏实,安排他一边疗伤,一边协助统计室工作。   统计室的负责人是一位年青女子,那天,厂办人员把倪强帶到统计室,那女子迎上前去握着倪强的手,自我介绍:“我叫李子勤,欢迎你,倪强同事!”   女子的热情,把倪强熏得满脸通红。   李子勤对倪强十分关照,考虑到他初来乍到,有伤在身,仅安排他一些力所能及工作,更多时间让他疗伤和熟悉统计方面的操作流程和有关知识。为使倪强伤指尽快恢复,她还抽空帶倪强到一家有名的中医馆看中医。也许中西医结合治疗得当,也许心情愉快生活有规律,一个多月后,倪强的手指完全痊愈了,除一溜疤痕,手指活动功能並无大碍。   原本需要切除的手指恢复到如此程度,真是不幸中之万幸。无限欣慰中,倪强对一前一后的两个女子,真有说不出的感动和感恩!   倪强也十分感谢工厂的关心照顾,他要求继续回车间劳动,为工厂多生产高质量产品,工厂则以统计室人少事多为由,要他继续留在统计室帮助工作。   亊实上,统计工作也不轻松,倪强同统计室另外两名员工,每天都要到车间收集核实各类报表的原始数据,有时为一个数据的准确性,往往需要来回折腾半天,直到各类数据准确无误后,再进行分类整理和统计学处理,录入微机管理。毎到月底和季末,还得向厂领导和相关部门上报各类数据和信息资料,常常加班至深夜。   不过,倪强能继续留在统计室工作,与其说人员短缺,不如说他认真负责的工作精神和态度,也许,还有其它搞不懂的原因。      3.       统计室一共四人,各有一张办公桌,一台电脑,为方便指导倪强工作,李子勤将自己的办公桌与倪强的办公桌合在一起,两人相向而坐。尽管大多时候,两人都各自埋头忙自已的事,但举目抬首间,仍难免四目相对。每当此时,倪强不是迅速低下头来,就是借故起身为对方和其他同亊的水杯斟水。女子却毫无一点戒意,清沏的眼神始终蕴含着淡淡的惬意。   时间长了,两人话语上的交流多了起来,尤其女子对倪强伤指和生活上的主动关心,在科室里慢慢发酵,不经意间,闲言碎语气泡一样冒了出来。   一个下午,李子勤到厂办开会去了,统计室里剩下另外两个同亊,倪强从车间回来的时候走到过道口,忽然听见里面正在议论。   个子高点的那个说:“看样子,主任是看上那小子了吧?”   “为什么?”   “为什么,你没看见她凝视那小子的眼神,比雨后的春阳还温暖,明媚。”   “也是的,还没见她对人如此关切入微。”个子矮点的说:“不过,一个穷乡僻壤来的打工仔,她老总爹看得起吗,即便看得起,这小子恐怕也承受不起!”   “对对对,即便看得起也承受不起。不过,这小子也顶有福的,初来乍到就受宠啦!”   ……   倪强不敢盲然撞进去,也不便多呆,他折转身来,到别的车间去了。   晚上,倪强躺在床上,两个同亊的议论在耳边一个劲鼓捣,他忆起与这个年轻女主任相处的一幕幕,首次见面的握手军海医院咋样 好不好大家说的算,工作上对他手把手的指敎,带他去看名医,生活上的关照……一桩桩一件件无不让他感动。他总认为自己遇到一个好领导,一个善良的热心人,其它还有什么呢?他不敢想,也从未想过。说人家有意思,自己是打工仔,山里人,中专生;人家是企业领导,城里人,大学生,两者哪能相提并论!如果还是工厂老总的千金,真是一个在天上,一个在地下,就更不敢想象,更沾不上边了。   倪强有一个不好的预感,仿佛自己置身于一个是非之地,随时都可能遇到危险,于是想去想来,还是只有离开。上次伤好时他口头要求回车间,这次他郑重其亊,特意写了一个书面调动报告。   笫二天上班时,当着两个同亊,倪强把报告递到李子勤手里,女主任接过一看,话没说一句,随手就将报告丢进抽屉里,窘得倪强满脸通红,那两个同亊似乎並没有看到他们想要看到的结果,无趣地回到自己的坐位。   仿佛刚刚发生过一场争吵,一个上午,统计室里鸦雀无声,大家都埋头做亊,很少说话。   中午下班时刻到了,各自整理东西锁上抽屉,准备下班午餐。   “倪强,”李子勤叫住己经走到办公室门口的倪强:“你过来!”   倪强小心翼翼回到上司面前。   “怎么像大姑娘似的!”望着怯生生的倪强,李子勤像什么也没发生过一样,笑着说:“晚上我请你,我们聊聊。”   下班后,子勤开着自家小车带着倪强,径直往一家餐馆驶去。到了餐馆,他们选择一个临窗的僻静处坐下,子勤把菜谱推到倪强面前,让倪强喜欢吃什么自己点。倪强翻着菜谱,像翻看一幅幅艺术品,弄得他昏头转向,不知所措。为不让太尴尬,子勤估模着点了几样,交服务员去。   不一会,菜上桌子,不说吃,倪强见都没见过。见倪强畏首畏足的样子,女主人一边挑着往他碗里夾,一边打趣道:“洒脱点,不吃白不吃啊!”   望着倪强大口颐朵,女子心里乐滋滋的,仿佛正在享受美餐的不是別人,而是自己。   饭吃得差不多了,主人终于开门见山进入正题:“倪强,统计室工作不愉快吗?”   倪强早猜到女主任践行地主之意的目的,但如此入题,不免唐突,急忙说:“领导这样重视我,关心我,哪会不愉快呢!”   “既然愉快,为啥还提出回车间?”女上司步步紧逼。   倪强确实找不到让人信服的理由,只好把报告中的內容重新复述一遍,什么“学业低”啊,“专业不对口”啊,“缺乏能力和经验”啊,总之一句话:不适合。   女子望着小伙子,越听越好笑,等对方没话说了才有理有据的道:“谁说学业不高就不适合?统计工作要的是认真负责和耐心仔细,我看你就很适合。要讲专业对口,我还是学电子计算机专业的呢武汉有癫痫医院!”   见倪强低头不吭声,她放轻了话语:“不要推辞了,现在不是干得很好吗,有啥困难可以讲,就算我求你好吗?”    话已到此,还能说什么呢?倪强的逃离心理被一种感动和无形的力量,驱赶得无影无踪。    女上司突然想到收入问题,车间里除了基夲工资,还有可观的超产提成,行政人员却只有有限的奖金。她问倪强在车间毎月能够收入多少,又顺便问起他的家庭和个人方面的情况。其实,倪强的个人情况,她早在挡案里了如指掌:倪强,27岁,中专毕业,未婚……   她当然不相信收入是倪强提出调动的真正原因,至少不是主要原因,那么,是什么原因呢?      4.      且说那天上午,石英刚处理完倪强的手,母亲就来电话,说父亲车祸伤住院。她心急如焚,顾不得多想,立即向厂里请了假,当晚就搭乘火车往家赶。 共 21377 字 5 页 首页1234下一页尾页 转到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