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爱情小说 > 文章内容页

【轻舞】拔麦子

来源:大庆文学网 日期:2019-11-11 分类:爱情小说
摘要:我怒目相视,瘪了瘪嘴,向他摆出了一副不服的架势,发出了挑战信号,心想:“看来这拔麦小事儿,还不能小看,输赢就是你我之间的搏斗,它是个战场,是一场战斗,也是一种无声无息的‘厮杀’。作为一名军人,没有退却和畏惧,就是刀山,火海,我也敢上、敢闯。周小发,你瞧着吧?” 过了小满,芒种将至。大江南北,有绿,有黄。绿,绿得绿油油;黄,黄得金灿灿,景色如画。此时,那些陈年旧事,从我脑海里蹦出,不由得勾起了我的记忆……   那是我在部队的日子里,有一年,随着连队在河北涞水执行任务。在那里,正值麦熟季节,我们参加了当地老百姓抢收麦子的爱民活动。   凌晨四点,连队吹响了起床号,战士们整理完内务、洗漱完毕后,就进了饭堂。大家吃完早餐后,夜空中还挂着一弯月儿,朦朦胧胧。   随着一声集合号响起,各排带着战士跑步到了操场。这时,连长一声口令后,说:“同志们,今天我们连队帮老百姓收麦子。这儿收麦子,与南方不同,是用手拔麦子,而不是用镰割,大家在劳动中,要做到严于律己,发扬我军的光荣革命传统,完成好党交给我们的任务!”   我们一路走着,没有人说话,路过一片树林,听到了小鸟儿“叽叽喳喳”了起来,那声音清脆、动听,好像是在跟我们打招呼:“解放军叔叔,欢迎你们!”   我们到了麦地,天已是蒙蒙亮亮。   风,凉飕飕,一股儿一股儿的,那挂在麦梢上的露水珠儿,晶亮晶亮,一摇一摆的,活像个小精灵,把个麦田点缀得好美丽!   看着这金灿灿的麦子,颗粒饱满,它凝结着庄稼人的血汗,散发出阵阵诱人的麦香,真是沁人肺腑。   生产队长把我们领到了田头。他四十来岁,中等个儿,身穿黑色的棉布衫,腰间系着一条褪了色的旧红布带,留一小平头,古铜色的脸,精神抖擞,微微笑着,一边做着拔麦子的示范动作,一边不快不慢地说:“嘿嘿嘿,俺北方啊,兴拔麦子,是祖宗传下来的。这拔,拔麦子,先弯腰,蹲马步,两脚向前同时用力,双手捋一小把麦子攥紧,用力连根拔起,顺着朝鞋帮上一磕,稍一抖土,转身放下。嘿嘿嘿,干这农活儿啊,就这么简单,如此循环着。俺这儿呀,常言说,这拔麦子,一是松了土,二是有利于出土的玉米苗生长,可以提高产量。嘿嘿嘿,听说你们解放军部队要来,我叫人鸡叫三遍就烧了开水,还熬了绿豆汤,解放军同志们,我们老百姓欢迎你们!”   之后,连长下达了命令,一场拔麦子的战斗打响了。   两人一垄,每个战士就像长跑比赛的运动员,一个也不示弱,使劲地拔麦子,拼命地拔麦子。那“沙沙沙”“啪啪啪”声,惊得那馋食的麻雀四处逃窜,连野兔子也骇得跑了出来,惹得战士们一片呼叫,那声音回荡在麦田的上空,好一派热闹景象。   我们在前面拔,老百姓跟在后面捆麦子。这捆麦子是门技术活儿,他们拿起一小撮麦子,分开穗对穗的一拧,打成个结,别在那搂麦子中间,两绺麦杆分开,然后放在地上做“靿子”,再抱二、三把麦子上面,找出那两绺麦杆对折捆起,把麦捆矗立起来,以便风吹日晒。   太阳出来了,温度渐渐升高了,战士们汗流浃背,气喘吁吁,也没有人吭一声,个个忙得笑眯眯,笑得美,笑得灿烂。   我和周小发一垄。他是75年的兵,个高、体壮、力气大,他拔麦比我快,一直在我的前面。我们拔了一垄又一垄,他为了不让我追上他,不拘小节,老是拔了麦子磕土的时侯,总是把那土溅到我的脸上、嘴里、耳朵里、还有衣领里,浑身上下都是沾的泥土。我的脸上时不时地发痒,就无意间伸手抹一下,还是拼命地拔我的麦子。   “喂,沔阳兵(他给我取的小名),咋的,你脸上怎么有血?”周小发掉过头来说。   “周小发,瞎扯,你拔麦子拔晕了吧?”   “哼,我瞎扯,晕了,你叫别的战士看?又是泥,又是血的,仿佛小朋友涂的水彩颜料,像一只大花猫似的。”   “你是大花猫!”我不饶地说。   忽然间,我抬起一双手,一看,大吃一惊,原来自己的手,是被麦杆磨破了流着血,竟然抹到脸上了。   “哼,我的沔阳兵呀,你啥时侯追上我呀?”周小发朝我翻着白眼珠。   我怒目相视,瘪了瘪嘴,向他摆出了一副不服的架势,发出了挑战信号,心想:“看来这拔麦小事儿,还不能小看,输赢就是你我之间的搏斗,它是个战场,是一场战斗,也是一种无声无息的‘厮杀’。作为一名军人,没有退却和畏惧,就是刀山,火海,我也敢上、敢闯。周小发,你瞧着吧?”   这时的我,就像听到了冲锋号,忽地从战壕里跳出,打开了枪剌,端着枪,冲向敌人阵地,近距离地“厮杀”了起来。我咬紧牙,就像“疯”了似的,拔呀拔,拔呀拔……无形中就冲到了周小发前面。   “沔阳兵,你,你‘疯’了,泥土都溅到我脸上、嘴里、耳朵里、满身都是,你慢点儿,好不好,慢点啊?”周小发很生气地说。   “嘿嘿嘿,周小发,周小发啊,你也有吃泥土的时侯了,啥滋味呀?是甜还是苦啊?你啥时侯追上我啊?”我掉着头眨着眼睛调侃着。   “哼,你个怂兵,算我小看你了。”   很快,到了晌午。连长吹了声长哨,停止了战斗。   集合了,战士们的脸上,都成了大花猫,每个人提起鞋抠里面塞的土,你看看我笑,我看看你笑。有的战士在没防备之意,一个战士捏着手中的泥就塞进了另一个战士的嘴里,就引来一场“厮杀”风波,在田埂上翻来滚去,引起大家捧腹大笑。   拔麦子的时侯,战士们的手都被磨破了,手上沾着血都凝固了,斑斑点点,点点斑斑,有大一点的,有小一点的,都变成紫色了。脖子和手臂也被麦芒剌得红肿,又痒又痛,身上衣服就像在水里捞起来的一样,没有一个战士说痛、说累、说苦,仿佛钢铸似的。   乡亲们提着土茶壶,用个大碗,把茶斟得满满的,挨个递给我们手里,说:“解放军同志们,辛苦了!辛苦了!你们是我们老百姓的亲人!和我们心连心啊!”我们喝着茶,心里痒痒的,美美的,甜甜的。   我们回营房了。大家跑到澡房洗了澡,也洗了衣服,找卫生员擦了红汞,包了伤。吃过饭后,睡个午睡,那下午就是训练和学习了。   在训练和学习中,有一节课是班里自由学习讨论。讨论来讨论去,我们班有个关中兵(渭南人),讲起他家乡女人看麦熟的故事:我们家乡啊,俗话说:“麦梢黄,女看娘呀!”这种风俗辈辈沿袭。关中的婆娘看见麦田里的麦梢黄了,她们啦,就各自想起了自家的娘,和娘家所有的亲人,还想到了娘家的麦田,娘家的麦梢是不是也黄了啊?于是,她们在家里就忙碌了起来,发面、蒸大馍、烙锅盔、做点心、煮鸡蛋,这时侯自家的杏子也熟了,也摘下满满一篮。然后,将自己打扮一番,拿着小镜子左照照,右照照,再喊来小姨子,说:“芳啊,来,看看我,漂亮不?”   小姨子嘴也甜,说:“嫂啊,漂亮!漂亮!要是哥看到了,准喜坏了!”   “死丫头!”嘻嘻一笑,就带着礼物回娘家。   到了娘家的门口,喊着:“娘啊,爹啊!”院子里的大黄狗“吱吱”地“哼”,上前来嗅着,眼睛发呆。娘迎了出来,抬起脚踢了它,使了个眼色,它摇着尾巴走了。娘领着女儿进了屋,接过礼物放到了桌子上,说:“兰儿呀,你回来了,好,好,娘正想你呢!”   女儿一把抱住了娘,说:“娘啊,您好吗?”   “娘好着呢,你娘好着呢!”娘的眼眶流出了泪。   女儿喊着爹,一起去看娘家生产队的麦田,走在田梗上,爹说:“今年的麦子比哪一年好,黄的早,过两天就收麦子了。”   风吹着,阵阵扑鼻的麦香味儿,沁人心脾,女儿的脸上笑开了花。   麦熟季节,在我们关中的田野上,到处闪耀着女人回娘家的身影。   听他讲完,我们就议论开了,都说着,这是一幅充满浓浓乡情味,亲情味,柔情味,美好温馨的画面。   据当地老百姓讲,这拔麦子一般选在上午,因夜间的露水润湿了麦子,不容易散落,麦杆也柔软,拔的时侯轻松。要是到了下午,酷热难挡,干活就会很辛苦、很累,再就是麦子经过风吹太阳晒后,干枯了,就容易散落,麦杆也容易伤手。北方麦熟时节,都是上午拔麦子,下午抢收、抢运,运到打场上。再就是铡麦,铡下麦蔸分开,晒麦,用碌碡碾压、翻场、收场、扬麦、进仓几个环节。   我们连队,在附近的几个生产队拔麦子,持续了好几天,都是清早出去,中午回营区,下午搞训练和学习。虽然累、苦,疲惫,但磨炼了人,说明了革命战士的一颗心永远是红的,无私地奉献给党、祖国、人民。   多少年过去了,那当兵拔麦子的场景,我一想起,还是甜甜的,温暧的……   郑州能把癫痫病治好的医院在哪里?武汉治疗癫痫的处方湖北专治癫痫病医院是哪家武汉羊角风治疗办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