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传统国学 > 文章内容页

【墨香】永远的温暖

来源:大庆文学网 日期:2019-11-11 分类:传统国学
摘要:如今的父亲已须发皆白,老态龙钟。慈眉善目的父亲独自守着老屋,在家乡的山村里守望着他的儿女归来,白发和皱纹是岁月的延伸,当儿女长大,父亲就变成了一个似乎可有可无的老人……想念父亲那不再挺拔的身影,我知道,往后生活的重担,以及人世的沧桑,都需要我自己去承担。 下班已经深夜了,匆匆忙忙洗漱完快要熄灯睡觉时,我突然有些想家,想念千里之外的家人。   我拨通了那串熟悉的号码,父亲为我的深夜来电吃了一惊:“出了什么事?”我赶紧说:“没事,只是刚才很想家,想和您说说话。”“你呀,都深更半夜了,还说什么话。”父亲宠溺地怪着我不合时宜的来电,但言语中却掩饰不住意外的欢喜。   我怕惊醒了熟睡的孩子,就小声小气的和父亲你一句我一句地说着,父亲说家里都好,他身体还行,外孙儿也平安,要我别惦记家里,好好上班、好好照顾自己,最后爸说:“时间不早了,你快睡觉吧。”我说没瞌睡.父亲停顿了一下,我猜是望了一眼墙上那座老钟,又说:“对了,你明天上班穿厚点,你那边要降温。”我有些不信:“你怎么知道呢?”“从电视上看到的。”父亲说完才挂上了电话。   放下电话,我久久无法入睡,一份久违的温情,让我禁不住流下眼泪,都记不得是哪天给父亲打过电话,每天忙忙碌碌,有多少时间与心力会留给正需要亲情温暖的孤独的老人?然而千里之外,父亲却还时刻关注着我这边的阴晴冷暖,这是一份多么深厚的父爱!   曾经,父亲是一堵高墙,为我挡住猎猎的风;曾经,父亲是一棵大树,为我遮住冷冷的雨;曾经,父亲是我眼中的英雄,在世上无所不能;曾经,父亲是我心中的神灵,能带给我向往的一切……   如今的父亲已须发皆白,老态龙钟。慈眉善目的父亲独自守着老屋,在家乡的山村里守望着他的儿女归来,白发和皱纹是岁月的延伸,当儿女长大,父亲就变成了一个似乎可有可无的老人……想念父亲那不再挺拔的身影。我知道,往后生活的重担,以及人世的沧桑,都需要我自己去承担。   与父亲深夜通话的第二天,原本睛朗了一段时间的天气忽然渐渐变凉,果真吹起了风,还飘起了稀稀落落的雪花。站在窗前,看着窗外雪花飞舞,我不知道家乡那边天气如何,但我知道,父亲总会站在老屋窗前望着儿女的方向,为我们祈福平安!父亲老了,不能再为儿女撑起一片天空,但千山之远,万水之隔,父亲仍能为女儿送来温暖的呵护,有这个宽厚如昔日父亲臂膀的呵护,我的每一个日子都会晴空万里,灿烂如花! 石家庄哪个医院治癫痫病好呢哈尔滨治疗癫痫病洛阳可以治疗癫痫的医院哪家好长春治疗癫痫病医院那个好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