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茶艺 > 文章内容页

【柳岸•美】子墨

来源:大庆文学网 日期:2019-11-11 分类:茶艺
一   写这个故事或是想到这个故事的时候我总是很凌乱,远没有当时正在进行中的平淡,从第一次认知死亡到每天的一个报备,就像每天的吃饭呼吸空气一样的平常,那份珍惜里汲取的养料让我足以面对所有的疼痛,包括死亡,说实话现在想起来我也不懂那是什么样的一份感情,那种天外来的优惠究竟会具有怎样的魔力,因为没有奢求也没有索取,就更加剧了幸福的筹码,多的是因为对方的福而福,乐而乐,他时时鼓励我好好的爱家人爱孩子爱老王,我看他欣欣的携妻抱子!呵呵,一种很奇怪的网友关系,但在网络也是很独特的一份温馨。知道在遥远的远方有个不一样的人在看不见的地方用别样的关心珍惜自己的幸福是一缕点缀生活温暖的阳光。   子墨的名字是凭添的,但这个人的故事是存在的,之所以把它写出来是看到娟子的欲语又止的纠结,是想说不管承不承认,有些人在心里总是有些特别的,每个人都会有许多的朋友,但有一个人,或许他的位置别人再怎么都替代不了,越是挣扎他越是存在,可是这本来就是很普通的事,只要尊从内心便是,好好的用心给心一个维护就好,狼烟的背后再珍惜的感情也会是面目全非的彼此。   看多了网事里的吵吵闹闹,无论是怎样的一份友谊和感情,夹杂了太多的控有和不信任,它的结局就只有支离破碎。可以有委屈,可以诉求,但度和理解是良剂,要不再多宠腻和疼惜便也都会是伤。   记得阿静问我,“姐,你说他爱我吗?”那个他当然指的是阿静心中那个不一样的人,可是爱不爱有那么重要么?   我告诉阿静,你用自己的心问自己的心就好,然后它会告诉你答案!然后她涛涛的告诉我,他为她做了很多事,包括每一个微笑。那不就得了吗。得到了快乐之后你还想奢求什么,这样的我们又能给对方什么,只能是微笑的微笑了。   阿静却又委屈的说可他现在不爱我了,她的脸上充满了失落和不甘。“凭什么人家一定要爱你?拿他的好一次次恣意把它变成伤害他人的利器时,他又怎么再付的起这份无私的好?”   “姐,我在你眼里真这么坏吗?”   “不是坏不坏的问题,我都不知道自己坏不坏,怎么评判你坏不坏呢?有许多的事是该不该的问题。破丫头。”我先打出笑脸让她确信无害,再说出自己的感知。   这个故事也真实,阿静是我喜欢的一个网友,但是她的友谊的处理让她失去了她想珍惜的一份友谊,这在她的网络或是生命中都会是一道伤。      二   扯着扯着就有些远了,我还是说自己的故事最好,不伤人也无伤己。   子墨是一个理智而又平淡的人,对家,妻与子,有着极重的爱与责任,每次的听他提及都是满满的疼惜与爱,这也是我对他的好感和敬重,把自己隐藏的痛肢解是听了他说的一个故事后的一个稍不忍的喷泻。说完了,我马上就后悔了,这与我的网络初衷大有违背,我更多的是喜欢用温暖的文字散发温暖。   但我也不否认我也有一份渴望的懂或惜,而子墨又恰恰给了我那样的感觉,跟他说话总让我很舒服,这里可以是一个舒心的港湾,没有没完没了的责任义务甚至病痛,没有那种生不生死不能死的纠结。   第一次听他的电话时,是星星月亮都很亮的夜晚,我们都在工作间隙,他说想唱一首歌,缘分被他从话筒传过来,月亮照在身上真的很温暖很温暖。这是不是男女的暧昧我不懂,可是我很享受那种温暖。因为他无伤也就至纯了,我常常是那样的想的。   当然也不可能总是那样的温情的,是人都会有矛盾的时候,随着心灵的贴近也会自然滋生些小情绪。汉语言的文字最大的魅力就是你带有不同的感情,它就有不同滋味,看过许多的网友争斗其实只是为了一句话,也就想到了自己也曾有的幼稚,不过我的可教化让我也有些小自豪的。   “滚!”   那个冷冰冰的字眼出现在屏幕的时候,月儿的眼睛里正是开出花的灿烂的那一刻。收起笑容,打个冷颤,我又看了它一眼,再读,“滚!”这是多大的厌恶啊!我赶紧翻出所有的语言,那些笑语还在眼前,还在耳边,而且并没有发现什么有唐突的语言啊?可是,可是真是“滚”啊!   那么好,我收起要滴出冰的冷,然后告诉自己:离开吧!既然是生厌了,那么就留下好,留下祝福,大家默默天涯也好!我想了想,要不要删除好友,可是手伸出伸进总也按不下删除。我再告诉自己,即使不见也不要抹杀吧,让他留下,为了曾经的那些温暖就好。   “为什么不说话?”   荧屏很奇怪,居然这个时候还有这样的对话,“你怎么了?还好吧?是不是又疼了?”   “没有。”看着突然的急切,眼泪自然就下来了,“你不是要我滚吗?”   “嗯,怎么了?你又不舒服吗?又没有叫医生,老王又不在身边,你得多注意自己。”   “我没事,只是你叫我滚,我就不知道说什么了啊。你不会是当滚是什么好词吧?”我突然再把滚从嘴里读了一遍,居然有了不同的解读。   “怎么了,有什么不对吗?呵呵,我平时说话都那么说的,只是第一次对你用了,你不会不舒服吧?嘿嘿嘿嘿”   “滚,滚,滚,滚……”   “哈哈哈哈哈哈……真生气了么?   在一连串的声语之后我突然发现原来它不是我理解的那个意思,“呵呵,你可真怪癖,真以为滚是好话吗?”   “呵呵,有什么别生气,有些事要说了我才知道,你不喜欢以后就不说了,记得有火冲哥发,哥皮糙肉厚的耐火得住,别跟自己过不去!”   “滚滚滚!我多说两个算报复了,真服了,有这样的口头禅。”   顿了顿,荧屏再闪:“月儿,答应我,好好的照顾自己,这辈子哥不能照顾你,那么下辈子让我来照顾你好吗?下辈子要记得我哦,我不能保证可以给你很多的物质,但我会好好的照顾你,不让你受这么多的伤……”   所有的后悔便一刻崩溃,我后悔不该用自己的故事使人悲伤,因为我明显的感受到了一种伤痛在光屏间弥漫。   我笑笑再笑笑,然后再伸手敲上一行:“谢谢子墨哥哥,谢谢你听我的故事,呵呵,不过来生从来都是骗人的,我不喜欢来生,我只想今生好好的活,好好的尽自己责任和义务,若真有来生来世,我就做花做草做云做风但不做人。因为我好累,下辈子我只想为自己活一次。”   我不知道那是什么,可是那时开始我的故事就有了个子墨,一直延续到一个秋,再一个秋,再再一秋……直到现在我依然站在这里。虽然我今天急匆匆的爬山是因为我想到了这个故事,但我的心里依然充满了感激。   “你好么?今天痛没痛?”每次病痛来临时,总会有轻轻的含在嘴里的话。我总是淡淡的笑。给他回报以吃饭,睡觉。不经意的某个瞬间,他都会像个无所不能的神仙,莫名其妙的蹦出来,给我灿烂的笑。   默默红尘里,我们都是生活在烟火中的普通的再不能普通的两个普通俗物,每次码字码累了,都会有一双深深的眸,鼓励你勇敢的前行,和你细数窗外的阳光又再缚那几许花枝。   细细碎碎的阳光,在我的掌心开出美丽的花瓣,附于心,又付无心。   “恋爱了吗?”总有不同的声音在敲响。   我轻轻的笑:“不是”!知道那是我的心在笑,但无关爱情,甚而更圣于爱情。      三   我一直诚诚的祈祷,希望有那么个人,可以把心事,把伤痛,把一切的一切,一古脑的塞给他,和他分享,然后,我写我的故事,他续他的世界。这只是虚驾于空灵的东西,无关于爱情,又甚于爱情,或是介于灵魂的东西,属于我莫测心灵的神。   但是对面的他竟然让我撕去了甲壳,鲜血淋淋的站在那里。对面久久的沉寂更是让我加深了罪孽感,这不是我想要的,不是!我一遍遍自责的时候,光屏闪了闪:“月儿,我一时有些失语,我得找些酒,我得把眼角的泪掩盖起来,这是我父亲离开后我这辈子的再一次流泪,我不知道说些什么,你这丫头痛到我了。”   也许好久,也许一刻,到底多长时间我忘了,因为我那时的身体的支点本就在痛苦中,再加上撕裂伤疤的时候除了把悲伤扩散给别人,自己得到的也是再经历一次的痛,何况那个角落孤独外人根本无法涉足。   当光屏再次闪烁,我擦干泪看到的是下面的话:“月儿,好好的!为自己也为家人你得好好的,唉!我也不知道说什么了,月儿,若真有来生,答应我,让我来照顾你,我虽然没有很多钱,但我至少可以让你衣食无忧,可以让你不再遭这么多罪。你要记得我。”   说不感动这样的语言绝对是骗人的,虽然我们都是冷静的人,但至少那一刻他给与的那些话是我那时生命里的一个光点,我不摇头也不点头,我只有更多的眼泪,我知道这个世界我有我的圈,在这个圈里终老是我的命,也是我的一生的完美,我不怀疑,也从没想着要逃跑,可是他给的这份温暖是具有穿透力的,至少当我独自面对死亡的时候它是笑的力量,所以除了感激,那份独特便住在了心里。   每次把自己放逐于山林,走进大山大自然的清凉让我能更好好的审视自己,那个叫子墨的男人他给的阳光,是月儿走过生命灰色的一道生死线,他教会月儿在生死间如何可以谈笑风声的珍爱阳光,珍爱亲人以及珍爱每天,疼痛的时候,悲伤的时候,只要有那样的火焰在跳动,一切都不再是一份煎熬。   不管他现在在何处,我感激他给的长情里让我可以现在这样淡然的笑着,那份暖我正满满的揣着再把它散发给更多的人!这也是网络的一种神奇和无伤,它都可以是一种正能量。 黑龙江癫痫哪治的好癫痫病如何治疗能好甘肃治疗癫痫的医院哪家好宝宝得了癫痫病怎么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