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感人的话 > 文章内容页

【山水】山中滋味_1

来源:大庆文学网 日期:2019-11-4 分类:感人的话
无破坏:无 阅读:2375发表时间:2016-07-14 15:10:56 摘要:可何处无纷扰,何处无繁杂呢?实在是说不清楚,远方究竟有没有,我也不大确定。但,我却清楚地知道,在外漂泊,至少还能有想象的余地,还能自欺地认为,生我育我的家就是那样的存在。一旦从忙碌和疲惫中抽出身来,会感觉离它真的很近。可真要回到故里,就不得不忍受无尽的纷扰和繁杂了,而这时候,人是无处可躲的,连想象的余地都没有。是的,在外漂泊总是要胜过在故乡漂泊的。 一   去年的腊月二十三,实在是受不住乡人的议论,受不住父母的苛责和央求,一个人,偷偷地逃到了山里,在山里的老屋住了些时日。   居住进山中后,顿时就发现整个世界都不一样了,眼睛亮了,耳根子清净了,整个人也如天空中还在飘摇的白雪一般,轻了,也白了。   每天,一大清早起来,须穿过竹林一方,然后沿着山路走一段,田埂走一段,再跨过一道沟渠,太阳全了,就能取得上水了。   水是从石头的缝隙里冒出的,仿佛是珠玉一样,成串成串的咕噜咕噜涌出,潺潺汩汩地汇聚到大青石下的丈方小潭里。   至于潭中的水,则是青翠可观、玲珑剔透,正如一枚高绿的玻璃种配饰,莹莹有光,不染纤尘;又仿佛是伊人的笑眸,只消微微一闪,便有了三秋的情深。   从青石的上方往下看,水中的鱼儿烝然汕汕,空游无依;青苔、荇藻,交错纵横,招摇婆娑;还有那细石的纹理,更是可以看得分明,或凸、或起、或曲、或折,确是一个纤毫毕现。   但是,倘若凑近些细看,水中的鱼儿却又立即往来翕忽,倏然远逝,遁藏到水中的石头底下。只有待到脚步声住了,人映在水中的影子不动了,它们才会小心翼翼地探出头来,瞅一瞅,瞧一瞧,然后轻快地三进三出,确定没了危险之后,顿又烝然罩罩、欣然陶陶了。   而此时,人也会情不自禁地静了下来,不管是身体,还是意志,甚至是灵魂,都好似融进了这方绿水之中,没有丝毫的尘垢与喧嚣。      二   在南方,是很难留住霜雪的,即算是人迹罕至的山中,也留它不住。一到午间时候,山岚渐渐被阳光灼得火热,那掩藏在树荫底下的山路上的可怜霜雪,也将在山岚的轻吻中尽消溶解。自然地,山道就泥泞难走了。因而,此时适宜居家看书,不宜外出行走。   看书,也无须字句推敲,锱铢必较;适宜通其大略,览其体要。元亮言:“好读书,不求甚解。”这是十分高妙的。老庄里的“无为而为,方为大为”,说得就是如此。假使当年元亮曾涉足过佛经禅理,大抵也会留下一句:喜堪无色无味之相,方悟菩提了道是真。   一旦入得了此番妙境,或茶或酒,就无关紧要了,即使是一碗清水,也是可以照见神明的。而这时候,或行、或走、或坐、或卧,皆可随性任由,并不会有人苛求责备。   也只有这样,人才能读得些好书,入神地读些书。这时候,书中的黄金屋、书中的颜如玉,才会一一浮现、一一分明。读书,也就有了澡雪精神的效能。   当然了,读书也并非是唯一之选。大可操弦、鼓瑟、习字、作画,甚而是逗逗鹦鹉、高卧云床,都是极为相宜的。   通常,若是无心看书了,我都会从柜子里拿出棋坪,摆上黑白棋子,与自己好好较量一番。一手执白,一手执黑,一方守,一方攻,心思全在三尺棋坪之间来回逡巡。   倒不是因为寻不到人,而是与人对弈,终会有个输赢,心中难免会有胜负的欲念。而与自己对弈则不然,无胜、无负、无怨、无求,大多不会输赢太多,甚而常常能出现长生共活的局面。况且,纵然有了胜败之分,也无须劳神烦忧,毕竟胜过自己的,仍是自己,人哪有跟自己过不去的呢?      三   山中还是有烟火的。小孩癫痫治疗费用   每当夕阳渐陨、暮色四合的时候,月出东山而清光细,云近西岭而晓烟斜呼和浩特哪家医院看癫痫病较好,总会有一阵阵锅碗瓢盆碰撞的清脆妙音远远荡开,在山林的上空婉转悠扬,空廓嘹亮。   而炊烟一升起,端己和季常就该往回走了。   炊烟,那是人世间最为广阔的宁静。一旦炊烟彩带似的袅袅升起,山,顿时就明了;水,也立即亮了;空间里的天云风露、鸟兽虫鱼,也就有了温度,有了灵魂,有了意境。因为,炊烟一出,就有了无限广袤的视野,就有了任意东西的惬意,就有了朴实醇厚的滋味,就有了甜蜜温馨的念想。   那炊烟的下面,终究是凝聚了温情、感动、真善与诚美的存在啊!   是的,炊烟的下面是家,或更该说,那是我一直苦苦追寻而不得尝的家江西哪些疗法治疗癫痫。永远如梦幻泡影一般,在我灵魂的高空中忽上忽下、忽近忽远,驱使我鼓起浪迹天涯的勇气和魄力,又让我在漂泊江湖的途中饱尝苦楚与煎熬。   说实话,我是极其欣羡端己和季常的,他们不需为名利是非而忙碌,也不需为纷扰繁杂而烦愁。春夏的时候,播下一些口粮,秋天一到,就收拢回家;倘若还差些油盐酱醋、笔墨纸砚,就往山里寻些药材,或者画一卷画、写一幅字,拿到山下去交换回来。要是好友不辞辛苦地从远方赶来,就粗茶淡饭招待之,不必装模作样地扫榻相迎,也不必虚情假意地推杯换盏。特别是每天寻药采风归来,吃着老伴精心制备的可口饭菜,跟她谈论些诗词义理、医农花曲的话题,或是简单地说一些体己的话,心都会特别的熨帖,就像是每天打水都要到的那潭绿水一样,宁静祥和,不染纤尘。   端己说:“这辈子最正确的决定,就是逃离那四四方方的城,远离那没有信仰、没有格调的高品质生活。山里固然是清贫了些,但它却有着远高于城市生活的平凡和真实。”   是的,在贴近自然的环境中,人的灵魂和肉身是合为一体的,不像在城市里,抬眼所见,人都是变了形的,灵魂尽在遥远的高处飘荡。听着他满足又惬意地侃侃而谈,除了羡慕和苦笑,我实在找不出任何语言来表达我那掩藏心底的苦涩和无奈。      四   既然是在山中,自不能见得酒绿灯红、管急弦凑,即便是灯火阑珊,也是绝无可能的。惯见的,还是统一的清与寂,并不是人们想象中的那般风致静雅。尤其是在淫雨霏霏的深夜里,整个世界都被在风雨里飘摇,人局促于一室之内,会极度地渴盼安宁,渴盼温暖,渴盼懂得。   因为,空间实在是太过逼仄了。抬眼,只能见得一豆灯火忽闪忽闪的,时明时暗;侧耳,也不过是闻得那外间的夜雨声时急时疏、时有时无,在空阶的琴弦上铿锵顿挫,这片小天地顿时就陷入了统一宁定的寂境之中。不管人愿不愿意,都只能默默地定在原地,任由思绪自然而然地蔓延疯长。   此时的思绪,是极为敏感和活跃的。它与孤独对立,又与喧嚣有别,和一种传承了几千年的安全感拌合在一起,凝聚成对人世间的温情和真诚的眷恋与企盼。人也就不由自主地联想到了诗意,联想到了家园,联想到了坎坷艰难的人生境遇。   这时候想的家,是非常纯粹的。在那儿,没有纷扰,没有繁杂,只会有温情软语,不会有苛求责备;只会有宁静详和,不会有防备紧张。而且,想象中的情景,也尤为简单,通是些陪家人一起吃吃饭、聊聊天、散散步的简单画面。可是,就这些简单得不能再简单的画面,都能让人痴痴迷醉;若是想起了与父亲共调一曲的场景,或者是想到了静静地看着母亲挑针引线的场景,必定会陷得很深很深,甚而是不可自拔。   然而,想象终归是想象,短暂的忘却,终究是抵不过眼前的纷扰。一旦念及而今,念及那永无彼岸的孤苦又艰辛的漂泊旅程,立马又恐惧了起来。家终究不是想象中的那个家,它仍是有纷扰的。只要它还在尘世,就会有人事,就免不了他人的议论和评价,就免不了在无谓的攀比中不断苛求和责备,就免不了为了满足家人的小小虚荣而奔波忙累。   可何处无纷扰,何处无繁杂呢?实在是说不清楚,远方究竟有没有,我也不大确定。但,我却清楚地知道,在外漂泊,至少还能有想象的余地,还能自欺地认为,生我育我的家就是那样的存在。一旦从忙碌和疲惫中抽出身来,会感觉离它真的很近。可真要回到故里,就不得不忍受无尽的纷扰和繁杂了,而这时候,人是无处可躲的,连想象的余地都没有。是的,在外漂泊总是要胜过在故乡漂泊的。   故而,浪子的一生,通要行在路上,终要忍受无尽煎熬和苦楚来维持家的纯粹。虽然谈不上会有个好的归宿,却不会太差。或许,待到人间的欲望尽皆消亡,又或者是孑然一身再无挂牵的时候,人才能真正地享有那份宁静和纯粹吧!      共 2926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转到页 订阅(654)收藏(654)-->评论(12)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