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感人的话 > 文章内容页

【轻舞】收稻子

来源:大庆文学网 日期:2019-11-11 分类:感人的话
摘要:收稻子的过程,艰苦而又劳累,它让我感悟到人生的不易。    金秋十月,秋风送爽。水田里的稻子金灿灿一片,在凉风的吹拂下,沉甸甸的稻穗一起一伏,像是在向过往的行人挥手致意,又象是在催促人们:收获的季节来到了。   是啊,收获的季节来了。   早早的,约摸凌晨四五点钟的光景,妻便叫醒了我。她在厨房摸摸索索地忙活起来。我则把早就准备好的凉茶罐进水壶,镰刀,磨刀石,还有晚上在菜地里摘来的番茄,牛瓜用竹筐装好,绑在自行车后架上。只等妻做好饭菜,吃过早餐就出发了。   妻忙活得差不多了,我们便草草地扒了几口饭,把中午吃的饭菜也一并带上,准备出发了。   村庄和路旁的泡桐树,都还蒙在薄薄的雾中,远处的田野灰朦朦的一片,像一个巨大的盖子一样。头顶上深蓝色的夜空中,有稀稀朗朗的星,在眨巴眨巴地闪烁,显得有些凄凉。各家各户的鸡们,也扯着嗓门,在陆陆续续地一唱一和地鸣嗢着。路是黄干泥巴铺就的土路,因了人多和手扶拖拉机长期碾压的缘故,所以有许多大大小小的沟坎。我和妻骑了单车,一前一后,朝我家的稻田方向驶去。地离家有六七里路,我和妻披着星光,顶着薄雾,使劲地踩着车轮,不多久,便到得地头来。   我是个生手,每年割稻收麦,妻都是主力。她虽然个头只有一米五左右,比我矮了一大截,但她干起活来却比我要能干得多。   田野里静谧得似乎能听到我们的心跳。妻跳下田埂,走到田边,对着我说:“动手啊。快趁早上露气大,天凉快多割点。等太阳升高了,会热得受不了的!”妻开始动手割了起来。只见她叉开双腿,右手紧紧抡着镰刀,左手一把拢起一把稻子,刷刷刷,镰刀从左往右用力一划,一排沉甸甸的稻子倒在了她的脚下,她的动作轻盈而又娴熟,不一会儿,一长条稻子就平平整整地伏在了她的面前。   我也弯曲着身子,直直地立着一双腿,磨磨蹭蹭地舞动着镰刀,人虽说很吃力,可却怎么也割不快。妻把我远远地扔在了后面,她叫着:“快点那,伙计。”还不住地笑侃着:“你老说割稻子是个粗活,没技巧,只要有力气就行了的,今天你可大显一下身手啊?”妻一边说笑着,一边疾疾地跑到我身边,刷刷刷,几下子,把我留下的大片稻子,三下五除二地割倒在地下。我又和妻并排割了起来。这回她割大半厢,只留下一少半给我割。   正忙碌间,忽然,前边稻丛中呼呼呼窜出一个什么东西来,我吓得浑身哆嗦了一下,妻赶紧追上去,边追边对我喊:“快过来,是一只野兔。”我立马追上去,可兔子却已经跑得无影无踪了。兔子没追到,倒把稻子踩得满地倒伏了。   路上的行人开始多了起来,大都是下地来割稻子的人们。东方天际也现出一片绯红来。头顶上的星辰也开始慢慢隐去,一片片淡淡的霞光也弥漫了整个天空。有几只白鹭,也在田里上空盘旋飞舞起来。   妻的浑身上下已被稻子上的露水全部打湿,可她却没有丝毫劳累的感觉。她继续挥舞着镰刀,使劲割着稻子,往前冲着。我却不行了。腰酸酸的,背几乎痛得直不起来了。我对妻说说:“歇歇吧,先喝点水,吃几口牛瓜,换把镰刀,再割吧。”   妻便停了下来,解开挂在身上的水壶,举起来,咕噜咕噜,一口气喝下大半壶,又把一个牛瓜拿在手心,咚咚咚,几下子就捶破了,然后递给我一大半,吱嘎吱嘎地吃了起来。   我们一直割到中午十二点多钟,这时的我,累得满浑身酸痛难忍。急急跑到路边的泡桐树下,拿出茶水,拼命地喝了起来。时令虽然是秋季,但中午时间却是空气干燥,太阳也是炙热滚烫的,稻子经过太阳一烤,也是热气喷发,叶子和草渣扎得人浑身又痒又痛。   妻子身上的露水早已被太阳烤干,但汗水却又满满地浸湿了头发和上衣。   我们拿出带来的午饭,坐在泡桐树下,一边吃一边凝望着远处的田野,远处,棉花地里的棉花开得白花花一片,有农人顶着烈日在采摘;更远处有一片高梁地,火红的高梁穗子也在阳光的照射下,鲜艳夺目。路边的小草依然茂盛地生长着,丝毫没有因为秋的到来而褪色。泡桐树上,有几只秋蝉在拼命地鼓噪,秋的颜色五彩缤纷,令人遐想。   割完了稻子后,接着就是捆稻子和拉稻子了。   捆稻子是一个很吃力的过程。一般有经验的农户都是在早上或下午捆。因为早晚田里露水大,稻穗不会因太阳强烈而脱落,中午太阳光强,稻穗干燥松软,极易脱落,浪费严重,所以农人们往往都是要避开中午时间捆稻子的。   为了节省时间,妻一个人捆,我则扛起冲担往路上担稻捆。一担稻捆大都在一百斤上下,我挑着沉甸甸的稻捆,一闪一闪地在窄小的田埂上行走着,身子一下子左摇摇右晃晃,稍不小心,就会跌到田里面。   妻捆得很快,很结实,不一会就捆了一大片地的稻子,看我趔趔趄趄的样子,又好笑又心疼,马上抡起冲担,和我一起挑起来。沉甸甸的担子压得她气喘吁吁,汗流满面,可她却头也不抬一下,只顾往前走。   挑完了稻捆,就准备往家里运。为了多拉些,我们把板车四边用木棍扎成一个口字形的大架子,便于堆放稻捆,妻在地上一捆一捆地往板车上递,我则在板车上认认真真地码着稻捆,如果码得不结实,路稍稍一簸箕,稻捆就会掉下板车,甚至整车翻倒在地,既浪费稻粒,又要重新装车,既吃亏又费时间。妻矮小的个子举起二三十捆稻捆,累得满脸通红,但她还是坚持着。没有一句怨言。   车装好了,我们便往家里拉。我双手紧紧地握着板车把手,妻则用一根长长的麻绳,一头拴在板车的横木上,一头缠在自己的腰部,双手紧紧攥着麻绳,使出全身力气拼命拉着。路上有许多装稻子的板车和手扶拖拉机,堵在路中间,我们走走停停,停停走走,这一趟拉回家,差不多耗费两个时辰,几亩地的稻子,我们拉了整整两天。   这次机会还好,既没碰上下雨,板车也没爆胎,如果像上一年碰到了两个倒霉事的话,不知又要吃多少冤枉亏了。   稻子拉回家以后,就开始铺场。我们把禾场上用竹扫帚打扫得干干净净,以免有碎石碎渣混入稻粒里面。   铺场的时候,稻子不能铺得太厚,也不能太薄,太厚了,手扶拖拉机碾压的时候,压不干净,浪费稻子,太薄了,又容易把稻粒碾碎,也是浪费,我们拖着重重的稻捆,散到禾场各处,然后,又一捆一捆地解开,均匀地往地上铺,紧张而又忙碌,因为碾稻子的时候又要太阳烈,太阳烈了,稻穗就张得开,而且松软,车子才好压,并且压得干净。   隔壁的堂叔开来手扶拖拉机,帮我们压起稻子来。压过几遍后,我们又开始用扬叉翻动稻草,稻子经车子碾压过后,上面的一部分稻粒已经脱落,而底下的却依然附着在稻杆上,压过的稻草,杂叶,碎片很多,所以翻动的时候,灰尘扬得满身都是,又痒又扎人,头顶上火辣辣的太阳又烤得人生疼,像在蒸锅里一样难受。   稻子碾压好后,又开始用扫把扫稻粒上的杂草枯叶,然后,把稻粒全部拢堆,如果老天爷开恩,来一场大风,便可以顺顺利利地扬干净。可是我们收稻子,却总是没有碰上这样的机会。   妻手执木锨,铲起一锨稻粒,往天上使劲扬上去,哗哗啦啦,稻粒在不远的地方洒落下来,杂草和稻粒溅了一地,根本没有分开,妻又试了老半天,可却还是老样子,杂草跟稻粒还是一个囫囵儿,没辙了,妻只得和我到屋里抬出风车,又一筐一筐地把稻粒往风车上倒,妻摇着风车把,我则不住地用木棍在风车上捅。因为杂草太多,风车的口又小,稻粒根本出不来,所以只得用木棍边捅边车了。   天渐渐黑了下来,各家各户的大门吱呀关上了,人们已经准备洗澡休息了。这一大禾场稻粒,我和妻一直从早上忙到转钟三点多钟,累了,就喝口水,饿了,就扒几口现饭现菜,妻脸上显出疲惫的神色来,而我时不时在草堆旁边眯起瞌睡来。因为我们要赶在天气没有变之前,把这些稻粒全部完完整整地归仓,所以再苦再累也得忍了。   经过一个礼拜的忙碌,几亩地的稻子终于整的圆圆满满干干净净地颗粒归仓了。我和妻总算可以喘口气了。看着这满满的沉甸甸的稻粒,我和妻虽然觉得有些累,但却有一种收获的喜悦和激动。   艰苦地农耕生活,使我深深地感受到庄稼人生活的不易和辛劳。小时候读李坤的《悯农》:“锄禾日当午,汗滴禾下土。谁知盘中餐,粒粒皆辛苦。”哪里知道个中的甘苦?只有亲历过农事的艰辛,才能真正体会到农人的不易和辛劳。   其实,人生也如这收稻子一般,只有付出了艰苦的劳动和汗水,才会有那满满的沉甸甸的收获。 日照有专业治疗癫痫吧的医院吗武汉治疗癫痫病去哪家医院看能好黄冈的羊癫疯医院那个专业哈尔滨癫痫病是怎么得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