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故事会 > 文章内容页

【江南】折腾的青春

来源:大庆文学网 日期:2019-10-29 分类:故事会
站在回忆的街口,再次回望那些平平仄仄的时光韵脚,我才读懂了青春。兜兜转转,翻移腾挪,恍然惊觉,原来青春就是一场盛大的单人旅行,可以铭记,却不可重来。可以折腾,却不可辜负。
   ——题记
  
   【一】
  
   “爸爸,你回来,求你别走……”我一边声嘶力竭地哭喊,一边踉踉跄跄地跑到他跟前,紧紧抱着他的双腿,试图作最后的“垂死挣扎”。
   他低头不语,冷冷地将我一把推开。一句轻微的叹息从我头顶飘过,继而传来一阵行李箱被拖动的声音,从门口到楼梯,渐行渐远。我步步紧随、穷追不舍,却只能看见那个男人远去的背影愈加模糊,最终变成一个小小的黑影,慢慢地蠕动,蠕动……
   “关希羽,给我起立!上课睡觉,像什么话!”半梦半醒之间,我分明听见了语文老师那熟悉的嘶吼声,仿若远在天际,却又近在咫尺。
   “关希羽,你来背诵下刚才学习的《兰亭序》!”老师冷冽的声音再次从讲台上飘来,此刻的我,意识刚从梦境中清醒过来,先是愣了几秒,继而抬头看向老师,对上了她满是责怪的神情。但我却没理会她,不假思索地丢下两个字:“不会!”
   “给我滚出去,背不会,不准进来!”她彻底怒了,像个崩溃了的疯子,与往日讲课时的柔声细语大相径庭。教室里,死气沉沉,我在众人嗤之以鼻的目光下,心安理得地走了出去,丝毫不觉愧疚。
   如此对白,如此场景,在我的学业生涯里早已屡见不鲜。我是老师眼中的“问题学生”,上课睡觉,吸烟打架,沉溺游戏,挥金似土,俨然一个不学无术的痞子。所有老师提起我,都会摇摇头,丢下一个朽木不可雕的表情。然后暗地里含沙射影,告诫同学对我应远而避之,生怕有人跟风效仿,沾染了我的恶习。我不知道我的罪行有没有达到人神共愤的地步,但我知道若没有母亲每年上交的几万块的赞助费,想必我早已被学校一除为快了。
   此刻已是暮色时分,偌大的校园里冷清得让人瑟瑟发抖,路两旁梧桐树叶子被风吹落得稀稀疏疏。时值深秋,天也转凉了,我本能地裹紧衣领,径直朝前走去。
   到了学校门口,我拍了拍那个坐着打盹儿的门卫大叔。他下意识地颤了一下,看见是我,脸上立即堆满了猥琐的笑容。如往常一样,我丢给了他一包中华,然后指了指门口。他便欣然会意,赶紧从腰里掏出一串钥匙开了门。
   走出大门,随手点燃了一根烟。看着烟头在黑暗中明明灭灭,顿觉像极了自己单薄的青春。没有绚丽斑斓的色彩,只有几道暗淡而又模糊影像在黑色幕布中上演。站在清冷的街上,眺望着这个城市的万家灯火,却看不清哪女性癫痫的治疗方法有哪些一抹灯火才是自己的家。或许于我来说,家早已不再是避风港,而是一道深深的伤口。
   还记得在我的童年记忆里,最深的一副画面就是黄昏时分,我手里紧紧攥着一张奖状,蹦蹦跳跳地想象着父母将有怎样惊喜的表情。只是下一秒,却在门口看见满屋狼藉的场景,书桌、椅子、台灯等家具被推得东倒西歪,衣服、书籍、碎玻璃遍布各个角落。
   我躲在门口,沉默地看着。父母两人在尽情地争吵对骂,时不时对彼此拳脚相向,摔碟砸碗的声音此起彼伏。两人愈吵愈烈,一个小时过去了,没有任何人抬头看我一眼。我无力地抽泣着,那种感觉就像自己置身于一个冰冷的地窖里,四周漆黑一片,荒凉和无助弥漫全身。我蜷缩在角落里,双臂紧紧抱着自己,渴望听父母再叫一声自己的名字,只是如此简单,却成了奢望。
   以后的日子,他们一发不可收拾,争吵声纷至沓来,愈演愈烈。终于,在我十岁那年,父亲强行推开了大哭大叫、连拖带拽的我,然后头也不回地离开了这个家。从此,他在我的童年里彻底消失了,我的幸福也在此刻终结。
   我开始性情大变,成了一个彻头彻尾的坏孩子。我染黄了头发,打了耳洞,看见漂亮的女孩子就会吹很响亮的口哨。看着她们一边骂我流氓,一边惊慌失措逃离的样子,我笑得几乎留出了眼泪。
   想起在小说中看到的一句话:青春,是用来折腾的!是啊,多么美妙的一句话,用到我身上真是恰好不过。
  
   【二】
  
   长城网吧里依旧人满为患,不时有噼里啪啦敲击键盘的声音传出。即便这里灯光昏暗,烟雾缭绕,被各自刺鼻的味道充斥着,但这些人兴致却依旧不减。
   “呦,哥们,什么风把你吹来了?话说这些天死哪去了?怎么不见你的游戏号有所长进?”我刚走进去,就听见角落里的阿强扯着嗓子对我嚷嚷。
   “嗨,别提了,没被风吹走,倒是又被老师赶出来了……”我稳了稳情绪,在他旁边坐下。看到他桌上摆满了烟头和泡面盒子,我就知道他又好久没回家了。
   这家网吧里常年驻扎着一些沉铜陵市有专治癫痫病的医院吗溺网游的人,阿强便是其一。他个头很矮,身体瘦弱,一年四季剃个光头,像极了《熊出没》里的光头强。他是个街头混混,整日游手好闲,不是抽烟喝酒,就是打架赌钱。仍记得与他初次相识的场景,当时的他正被一群混混围攻殴打,我恰巧路过用几千块钱帮他还清了债务。从此,他便对我感恩戴德,嬉皮笑脸一口一个兄弟地粘着我。
   我一直觉得阿强在某些地方和我是相像的,譬如我们有相差无几的年纪,譬如我们同样是青春里迷失的孩子,譬如我们有一个共同的名字叫“混混”。当“混混”遇到了“混混”,不得不说这是一场缘分所致的冥冥注定。尤其在得知阿强是个孤儿的时候,我的心莫名地颤了一下,一种同病相怜的惺惺相惜感油然而生。
   从前的我,每当夜深人静时,内心总是五味陈杂,说不清什么滋味。家庭不和,父母离异的事实像是一粒种子,根深蒂固地长在我心灵之上。如今和阿强相比,突然觉得我们是不一样的。至少我还有一个做房地产生意的母亲,她虽不能给予我一个完整的家,但至少她是爱我的。当她将一沓沓的钞票递到我手上时,那背后又隐藏了多少心酸,或许不是我能理解的。
   “哥们,我最近不知走了啥狗屎运,收获颇丰。昨晚打一个BOSS爆了一个绿色弓箭,加攻击1000。立马升到160级了,还爆了一本技能书,连那个最难搞定的漫天箭雨都拿下了。嘻嘻,看在你是我救命恩人的份上,我可以施舍你几个升级宝石……”阿强眯着眼睛盯着屏幕,嘴里一直喋喋不休。
   若是往昔,听到这些话我一定会欢呼雀跃,一定会迫不及待地想一睹宝石风采。而现在,我却沉默了。让我沉默的不是别人,正是我几个月来想见见不到、想忘又忘不掉的田小渔。这个与我一网之隔的女子,在沉溺了整整一百八十天以后,又奇迹般地归来了。看着眼前跳动着的熟悉头像,一种失而复得的欣喜涌上心头。是的,我从来没对她说一句暧昧的话,但是她在我心里的位置却比任何一个人都重得多。是她,让我有了心灵慰藉和精神依托。是她,让我知道生活不是一条暗涌的激流。
   此刻,田小渔的再次出现就如一粒石子投掷在了我的心湖之上,激起了内心的层层涟漪。那些久违的记忆瞬间变得鲜活起来,如一部旧电影,无比清晰地在眼前回放——
   那是一个阳光明媚的下午,当我和阿强在游戏中奋勇厮杀时,一个叫做半亩方塘的女玩家闯入了视线。她一席转职时的装备,显得些许别致。许是那些身着彩冠华裳,手握绮丽武器的女玩家看多了,这个不施粉黛、布衣素裙的女玩家就显出一些与众不同来。且最令人匪夷所思的是:面对练级区的丰厚经验,她却无动于衷,只是不停地四处游走,穿梭于云雾缭绕的山峰和绿水青山的小岛之间。
   好奇心像火炉上沸腾的水,一股强烈的力量驱使着我向她走进。打招呼、问好、聊天……一切来得如此迅疾,却又如此顺理成章。她说,她喜欢在游戏里看风景,更多于打打杀杀的对决。因为这里有梦幻的峡湾深海,有辽阔的雪地草原,有飘渺的仙山楼阁……这是一个别样的世界,没有疾病和痛苦的纠缠,能让人忘记现实中一切的不愉快……
   一翻交流之后,两个人已没有最初的陌生疏间,倒像是知无不言的朋友。后来,每每在游戏里遇见,我们总会有一搭没一搭的聊上几句。依旧是游戏、闲聊,偶尔开下玩笑,然后彼此相视一笑,温暖在心间流动。我会告诉她,我和阿强又打了几次架。也会告诉她,某某老师又被我气得差点吐血。偶尔也会提及我那个支离破碎的家和过去种种不堪的回忆。而她,从不躲避也不打断,只是浅浅地微笑,安静地聆听。
   时间久了,竟成了习惯。我开始愈加喜欢将心事诉与她听,我开始贪恋着这种有人懂得的感觉,我开始记住了这个人,同时也记住了这个名字——田小渔。
  
   【三】
  
   “小羽子,在吗?”此时,田小渔的QQ头像在疯狂的跳跃着,一下一下撞击着我的心。
   “在,我一直在,消失了这么久,你去了哪里?”我俨然有些激动,以致打字的手略微有些颤抖。
   “我去了……哎,不说也罢,相信你以后会明白的……我这次是专门来向你告别的……”田小渔欲说还休的样子,让我癫痫病什么引起的心底涌出一种不祥的预感,我隐隐约约觉得,一定有什么不好的事情发生了。
   “告别?去哪里?你在搞什么?”我开始急了,敲下一连串的疑问发送过去。
   “因为不知道从何开口,所以我把想对你说的话写进了博客里。也许看后你就明白了,感谢在我最阴暗的岁月里,还有你的不弃陪伴。此生,有缘,再见……”说完这句话,田小渔的头像立即暗了下去,任凭我如何歇斯底里的呐喊,却再也没有任何回音。
   此刻,我用颤巍的双手点开了那个博客链接,映入眼帘的主页界面是一幅深秋残荷的水墨画,映衬着“心在山水间”五个楷体字,看上去很是清新淡雅。博客名称是“半亩方塘”,她的头像是一个抱着狗狗的笑靥如花的清秀女孩,齐肩的短发,白皙而清纯的面庞,明亮而伶俐的眼睛,显得俏皮可爱而又文雅得体。只那么一眼,我就知道她是那个让我朝思夕想的田小渔,样子跟我想象中的相差无几。其实身边的莺莺燕燕多如过江之鲫,但只有这个看似平凡实则与众不同的田小渔,能让我轻易地牢记心间。
   打开博客列表,里面全是密密麻麻的博文。从2005年至今,博文内容几乎每日一更,少有间断。或散文,或诗歌,或小说,文笔清新淡雅,情感细腻善感,大多以生命和青春的思考为主题,字里行间充满了感恩和坚忍。令我印象最深的当数《写作,不是一场表演》和《提前的祝福》。这两首诗歌带着青春气息而来,有一份渴望,有一份透彻,更有一份淡然,寥寥数语竟有一种直抵人心的力量。
  
   《写作,不是一场表演》
  
   有时因为别人都不再写作了
   而我依然在写
   我感到骄傲
   我觉得自己有天分
   我喜欢别人对我说
   我爱读你的字
   但其实这些不都是次要的吗
   写作是我自己的事
   是我不能
   也没有办法停止的生活方式
   写作不是一场表演
   不需要喝彩
   只是如吃饭喝水一样的必需
  
   《提前的祝福》
  
   倘若世上从来未有我
   那么又有什么遗憾
   什么悲伤
   生命是跌撞的曲折
   死亡是宁静的星辰
   归于尘土
   归于雨露
   这世上不再有我
   却又无处不是我
  
   鼠标不停地点击,尽情将自己放逐在田小渔的博客里,跟着她的文字时喜时忧,试图在字里行间寻觅到一些蛛丝马迹。终于,看见了一篇名为《生命最后的绝唱》的博文,那也是一封写给我的信。
   “小羽子,你知不知道,每次听你倾诉你的心情絮语,我都无比羡慕。哪怕彼时的你是痛苦的,是迷惘的。即使正对着现实咬牙切齿,抑或对命运埋怨不公,但你至少可以掌握自己的喜怒哀乐。而我,则不能。或许你不知道,在这个世界上,有一种叫做肺动脉高压的疾病,它被称为“心血管病中的癌症”。至今无法治愈,只能靠昂贵的药物维持生命。而这种疾病,恰恰在我出生时降临在我的身上。
   “你想知道我几个月前去了哪里么?其实,我一直住在医院里。医生说,我不能再去教室上课了,也不能对着电脑写字,玩游戏了。只能乖乖地躺在医院接受治疗,否则,很可能再也没机会参加六个月后的高考。我想读书,我还要考北京语言大学中文系,这是我多年来坚守的梦想,我怎甘心就此放弃。所以,请原谅我之前的不辞而别。
   “有人说鱼的记忆只有七秒,七秒之后它就不记得过去的事情,一切又都变成新的。如若我是这样一条鱼,该有多好。我的时间就可以长一点,长一点,再长一点……哪怕只是短暂的七秒钟,至少让我有足够的时间去追赶梦想的脚步。我爱那些有生命的文字,仿佛可以听见灵魂在动情诉说,放肆歌唱。我多想写一本书,交予未知的自己。然而,怕只怕梦想太远,时间太短。可是,我知道我爱文字,虔诚地爱着,仅此而已。
   “尽管如此,我却从不责怪命运。我知道生活是美好的,时间是短暂的,青春是可以折腾却不能辜负的。我不会顾影自怜,也不会忧心戚戚,我只会倾尽最后的力量,去拥抱仅有的每一份每一秒。亦如我博客中所写:‘花田里的文字,不是生活真实的热闹,是飘在半空的寂寞。我爱那凌空的寂寞,因寂寞而冷静,而人却不能够不用双脚去行走。生活终究是热闹的,世俗,喧嚣,甚至肮脏。但这就是我所眷恋的生活,我不该拒绝它真实的面目。’

共 7226 字 2 页 首页12
转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