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科幻游戏 > 文章内容页

【墨香】行走小西湖

来源:大庆文学网 日期:2019-11-11 分类:科幻游戏
摘要:初中时,学校组织旅游小西湖,印象最深的是划船赏景。顺着堤坝来到水边,租得一只小船,三五同学同乘,悠然地荡着清波,间或击水相戏,笑声传得很远很远。小船先朝右岸划去,那是一片宁静的港湾。绿树掩着农舍,梯田长满禾苗。水牛在岸边悠闲啃草,不时传来“哞——”的一声,农人开门关门时“嘎”的一声或小狗“汪汪”的欢叫,也会传到湖面上来。船行左岸,看到或听到的,却是一番惊心动魄的险景。悬崖绝壁如刀削斧砍,危崖百丈,似乎就要扑下湖来,而水声轰然,越堤而下,令人“两股颤颤,几欲先走”。急速划船,弃舟登岸。回顾苍山依旧,波色徐徐,一阵清风吹来,方得神清气定,慨叹不已。 一   从桐梓县城出发东行六里,便来到小西湖。   登上绿树成荫的拦河大堤,映入眼帘的是一座四米多高的方型水泥纪念塔,塔上刻有当年主建电站的总工程师、北京大学教授陈祖东的《歌石工》。站在堤坝上,抬头远望,只见河水从上天门洞奔流而过,尉为壮观。   初中时,学校组织旅游小西湖,印象最深的是划船赏景。顺着堤坝来到水边,租得一只小船,三五同学同乘,悠然地荡着清波,间或击水相戏,笑声传得很远很远。小船先朝右岸划去,那是一片宁静的港湾。绿树掩着农舍,梯田长满禾苗。水牛在岸边悠闲啃草,不时传来“哞——”的一声,农人开门关门时“嘎”的一声或小狗“汪汪”的欢叫,也会传到湖面上来。船行左岸,看到或听到的,却是一番惊心动魄的险景。悬崖绝壁如刀削斧砍,危崖百丈,似乎就要扑下湖来,而水声轰然,越堤而下,令人“两股颤颤,几欲先走”。急速划船,弃舟登岸。回顾苍山依旧,波色徐徐,一阵清风吹来,方得神清气定,慨叹不已。   二   小西湖的另一重要景观是上天门和天桥溶洞。上天门是自然形成的横跨两山的天生桥,天生桥正中是一个长逾百米的溶洞,在洞口平台上,可俯视洞下奔腾而去的河水,亦可远眺放鹤亭等景观。湍急的河流击打着乱石,在山谷中轰鸣回响。沿上天门洞那条长达数百米的盘山栈道上行,越往上走路越窄,向下望去不禁让人有些胆寒,只能俯身扶栏而上,探访“洞上有洞,洞下有洞,洞中有洞,洞外有洞”的奇景,既让你胆战心惊,又让你留连忘返。   高中时,与同学翻过水坝电站的山背,从放鹤亭寻荒草掩没的小径攀山而行,来到金家岩山腰凹处,览阅“金家寨”遗址。峭壁高岩,地势险要。这是一壁赤身裸体的喀斯特溶岩,湖东南狮子山原有凌空横跨的拱型大桥,是古进连接黔蜀的山衢要道。现仅存石门,横额“天桥”二字;门联上书“圮上授书好寻黄石,天河洗甲大启鸿图”。站立寨门,放眼四顾,湖区景色尽收眼底,上有绝壁悬崖,下临天门天堑,绝壁巉岩无路可通。   毕镜涵在《天门洞记》中说:“如斯洞者,使其列于大道通都,安知不与巫峡夔门,光照史乘。”娄燊在《游天门》中唱道“嵖岈古洞劈空悬,我欲登临望欲巅。手未拿云心已怯,情殷拨雾志仍坚。眼将秋水双双洗,人到春台步步迁。乍觉山头衔落日,归来犹带石花莲”。   天门洞,不仅险、雄、奇,还有那一段段挥之不去的战争烟云。上天门洞洞顶上还有一洞,呈狭长形,可容纳近千人。同治三年(1864年),县城百姓躲进洞内以避石达开部,据守此寨的团练武装曾与石达开喋血苦战。1935年1月,中国工农红军北上抗日,路过桐梓,当时城内军阀、官僚将财物藏于洞内。红军攻破天门洞,将财物分给贫苦群众。   三   据史料记载,此地原无湖泊,1938年,国民党兵工署四十一兵工厂迁移到这里,为解决电力,筑堤蓄水,形成水面一百多亩的人工湖。该湖四面环山,层峦叠嶂,天门河东水西流,穿峡破谷而去。因湖光山色艳丽,遂仿效杭州西湖设景,湖中安置三个石塔,名“三潭映月”;湖岸广栽杨柳,经常会听到浓荫深处呖呖莺啼,名“柳浪闻莺”;坝首建方形纪念塔,夕阳西下,塔景横斜,俨然如“雷峰夕照”。人称“桐梓小西湖”。湖中原建有湖心亭,山丘高处建有望湖亭、放鹤亭等,被誉为“一湖西子水,半壁桂林山”。   该电站于1941年初步建成,1945年首台机组发电。电厂的建设解决了西迁至此的国民政府军政部兵工署第四十一兵工厂生产用电。两台来自美国的庞大的发电机组,由陈纳德将军的飞虎队运输,一美国空军少将亲自开飞机穿越喜马拉雅山系的一个著名的“驼峰航线”,打破了世界飞行史的纪录。中国工程师学会及水利工程学会会员、北京大学教授陈祖东总司工程之事,清华大学、浙江大学、东北大学、西北大学、工业大学的工程技术人员参与设计和安装。这五所名牌大学的校徽与陈立夫等国民政府诸多要员的题词在电厂建成的同时一并镌刻于洞壁。   2009年夏,我有幸陪同北京警官进入电站内部参观了一次。电站主控室是一栋橙色欧式风格的小楼,老远就听得到发电机“嗡嗡”的运转声。电站看上去已经很陈旧,电站两旁,左右两座厢房对应而立,左厢房为机电房,右厢房是职工宿舍,辉煌的过去早已沉入史海。此时的水坝电站,墙体上缠裹着各种草藤,厂房外,参天大树郁郁葱葱,将电站裹在了绿叶之下,电站外面,一片绿意盎然的田园风光。电站入口的一方石碑,被茅草掩盖,电站工作人员扒开茅草和苔藓,依稀可见陈立夫“入天门巧夺天工”的题词。   天门河电站至今已近70年,被称为地下溶洞里“运转着的文物”。是贵州省第一座发电站,是我国历史上建成最早,且一直使用至今的中国唯一地下溶洞水电工程。当年在这里生产的大量中正式步枪和捷克式轻机枪,成为前方将士奋勇杀敌的重要武器。天门洞水电站既是中国人民不屈不挠坚持抗战的历史见证,还是世界人民团结抗战的历史丰碑。   踏着遗址旧迹,水声轰隆,电机嗡嗡,耳边似乎还在回响那一曲曲英雄壮歌!   四   行走湖畔,最让人感怀伤时的,还是那段张学良将军在此幽禁的历史。这里的一山一水,都曾陪伴张将军读《明史》、练书法,垂钓消遣,度过了两年多的寂寞时光。   1944年9月到1946年11月,张学良将军被幽禁在此,住在湖西北半山一幢西式平房里,在赵一荻女士的陪伴下,张学良将军读《明史》、练书法,湖畔垂钓。并在小西湖南端柳荫下亲手建平台、搭草棚,名曰钓鱼台。桐梓籍作家庞本驹先生的历史小说《少帅贵州历险记》,将这段史实演绎得悲愤壮观,至今读来,仍觉荡气回肠。对张学良将军在桐梓小西湖幽禁的史料,我查阅过大量资料及奇闻传说。其中,《宜昌日报》的一段史料,摘录于此,以资鉴查。   《宜昌日报》记者于2005年7月在三峡坝首秭归县茅坪镇向家坝,找到了当年在小西湖看守张学良将军时任贵阳宪兵独立第二营三连二排排长的谭烈先生。   谭烈回忆说,当时驻守在天门洞的部队是独立第二营第三连,该连有三个排,一排和二排驻守在小西湖看守张学良将军,三排驻守在息峰看守杨虎城将军。当时安排在张学良身边的特务队分为三组:警卫、随护、巡查。各自的职责分别是:警卫组负责守卫张学良的住所;随护组负责跟随张学良,他到哪里,“随护”就到哪里;巡查组负责掌控专门配属给特务队的宪兵连,以保障张学良住地的“安全”。特务队还配有50支手枪、2支冲锋枪、2支自动步枪,少量机关枪。张学良将军的住处四面环山,树木青翠。然而,就在这个被张学良感慨为“四面环山山映湖,一泓清水水连天”的小西湖畔,仿佛世外桃源的住处四周山头上、山垭口、古树间,均隐蔽地安插着4个固定哨所和碉堡,每个哨所里有6个宪兵,每个哨所之间距离有1里路左右。   自从西安事变,张学良送蒋介石回南京后就一直被囚禁,前后被关押在奉化雪窦山、安徽黄山、湖南的苏仙山、凤凰山,几经转辗又来到贵州。1941年5月,张学良被囚禁在修文县阳明洞里突患阑尾炎,被“送”到贵阳就医。其后,又被囚禁在黔灵山的麒麟洞内。但这里地处贵阳城边,蒋介石不放心他的“安全”,只待了半年,就把他们转移到了开阳县刘育乡。日军攻占独山,贵阳告急,蒋介石不放心,下令又将他们转移到黔北山区桐梓县天门洞。   张将军住的是一栋五间的平房,房屋四周,都围了竹篱笆,篱笆外又安装了铁丝网。平时不准任何人进入警戒区。他和赵一荻小姐占用靠边的两间。看守张学良的国民党特务队长刘乙光一家及一直跟随赵四小姐的女佣吴妈住另外三间。张将军的住房,除看守特务外,不准任何人出入。张将军出来散步、钓鱼,都由刘乙光带领特务跟着。   刘乙光是湖南人,黄埔军校四期毕业,曾参加过北伐战争,后调到军统局工作,军阶至少将。他担任过蒋介石的侍从室警卫队队长以及军统局特务队队长等职。刘乙光外表斯文儒雅,其实对人非常严厉苛刻,有“希特勒”、“德国人”的外号。刘乙光于1937年接任原来看守张学良的特务队长周伟龙,“跟随”在张学良身边,直到1962年才离任,看守张学良整整25年。   刘乙光规定,执行内部警戒任务的特务,白天须站在张学良住房十丈左右的位置,晚上则移至寝室窗外和门口;外围宪兵白天在远处站岗,夜晚则移到特务们白天所站的位置放哨。刘乙光还将他的妻子儿女也带来同住,全家人还“陪伴”张学良吃饭。借此机会,张学良的一言一行,都受到了刘乙光的监视。张学良的自由活动区域只有200米,且只限于白天,黄昏以后便不能走出屋门。在特务的警戒范围外,宪兵连的士兵们三步一岗,五步一哨,彼此相望,形成一个包围圈。   张学良兴趣、爱好很广泛,知识也非常丰富。开汽车、驾飞机、骑马、射击无所不能。但在被囚禁的漫长日子里,生活十分单调、乏味,钓鱼就成了他最大的娱乐活动。小西湖虽小,但清澈明静,碧波荡漾,最可垂钓。每天上午吃过早饭和下午的两三点时,张学良将军就独自走出住房,划着小船来到湖中小岛,登上岛上唯一的草亭,开始钓鱼。不论天晴下雨,他都要去岛上钓鱼,这是他生活中不可缺少的重要生活内容。特务和宪兵们就跟在他的后面,张学良一钓就是几个小时,一天的大部分时光,就在竿头度过。有时候张学良将军能钓到不少大鱼,但他自己不吃,而且钓鱼时,他很少说话,没有人理他,他就决不会理别人。一排的排长程耀旗有时也坐在湖边陪他钓一两个小时的鱼,张学良将军还夸他挺有耐性。每天吃过晚饭,只要不下雨,张学良将军就会沿着小西湖走一圈,他走在最前面,紧随其后的就是赵四小姐赵一荻,再后面就是国民党特务刘乙光,最后面的是宪兵连长李健武,最后才是宪兵排长。将军散步时,执勤的全部撤走,但打球的、玩扑克的、下棋的、闲逛的并不回避。   张学良是一个精力充沛、兴趣广泛的人,处在没有尽头的囚禁生活之中,他的苦闷难以言表,为了消除苦闷,有时也与看守自己的特务下下象棋,打打小牌。但他在打牌时他也注意掌握分寸。他知道,赢多了特务们会不高兴,输多了怕会引起误会,以为是变相收买他们。谭烈老人还听特务们说,张学良将军特别会玩扑克牌,能玩50多个花样。   那时,张学良将军表现出对政治上的极大冷淡。一次,宪兵独立第二营营长丁挽谰从贵阳来看望他,谈话中,丁挽谰问及张学良对时局有什么看法时,张学良马上正色说道:“我不懂政治!”丁挽谰讨了个没趣,下午便灰溜溜地离开了天门洞回去了。   1946年底,军统特务对张学良的监控也比从前更严厉了。有时甚至连赵四小姐跟随张学良到天门洞附近的河边散步也被取消了,最大的自由,就只允许赵一荻陪张学良在洞前打一个小时网球,每天余下的时间,她们俩人就被关进天门洞里,点着油灯埋头苦读《明史》。或许,将军是想从史料中洞察时局。1946年11月,张学良由桐梓县天门洞被押解到原中美合作所松林坡戴公祠后直飞台湾新竹县竹溪口。张学良在大陆的囚禁生涯结束。   五   将军去后,原贵州省教育厅长、邑人谭星阁来此游玩,见钓鱼台空空如也,感触尤深,书楹联于钓鱼台:“这道岸,并非圯桥,偏有授书来少帅。那条河,尔名渭水,岂无垂钓不太公。”1981年,前东北军部属段少勋(后为中共遵义地委统战部长)来此地寻游,见此情景,心潮起伏,写下两首五言绝句:“钓台何处是,三潭留残痕。功过谁评论,秋水鉴古今。” “古都称兵谏,青史耀光辉。山河还旧我,将军何日归。”桐梓县公安局副局长辜昊成先生,浏览小西湖后,作下《天门洞怀张学良将军》:“轻风漾湖水,长烟卷天门;高空悬紫燕,绝壁伫游人;忠肝撼骊阙,丹心照杳冥;千古悲风冷,负荆石头城。”将军虽去,青山留名。无数骚人墨客,都曾到此感怀吟咏,留下文章;不少摄友播客,到此“捕风捉影”,上传网络,分享风光。近年,在桐梓县政协工作的龙剑先生,筹资十余万,自费到沈阳、新疆、西安、南京和张学良故乡辽宁台安等地,收集了近400张图片和5万多文字,建立《张学良将军展馆》,不少珍贵图片首次在公众面前“露脸”,供人们参观、缅怀。   那天与贵阳的朋友闲聊,他问我,张学良是否真在小西湖幽禁过,我顿时大吃一惊。让我联想到近年来越演越烈的“夜郎古国”之争,让人既受伤又无奈,那么,千年之后,有谁能为这片土地留下点什么呢?有几句文人的词章传诵,有几名书家的墨迹留存?   令人欣慰的是,桐梓县已出台规划,将在天门河库区建成一座水电博物馆,并对小西湖、张学良将军幽禁处,以及水库大坝进行整体规划、发展旅游。   “若把西湖比西子,淡装浓抹总相宜”。久违的小西湖,我们等待你的漂亮转身……   癫痫病的人寿命有多长武汉癫痫病最主要的治疗办法北京最好治癫痫病的医院武汉癫痫怎么治效果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