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QQ签名 > 文章内容页

我本俗人,奈何尘世那么清雅脱俗。

来源:大庆文学网 日期:2019-8-24 分类:QQ签名

  又是一年山花烂漫之时,她耳边又响起他的话:我本俗人,奈何这尘世那么清雅脱俗。

  他是一个人来村子的,什么也没有带,就那么两手空空的来,村里的人都以为他是来探亲的,却不晓,他竟是下乡的知青教师,她还记得当年,她问他为什么都不带一点东西,他说:有些东西,就算你准备齐全,她也不一定会是你能拥有的,既然如此,我为何偏执这虚假的准备。

  那时,她十岁,她不懂,只能歪着脑袋傻傻看着他。

  他的到来,在这个小村庄还是带来很大的波纹,至少大家都知道他的到来,孩子们可以上学了。

  自从他来了之后,她开始有了很多不懂,比如,在黄昏后,她在阁楼听到他在说:夕阳下的路,连回家的欲望也被映成苍凉。指尖滑落在眉宇,轻轻一闭眼,记起的全是破灭的执着。

  那时,她十三岁,她还是不懂。

  农村的日子很长,每天供人消遣的节目没有几个,其中还算好的,就只是看看满山的山花盛开吧。

  三月的山,很翠,也很美,到处都是无名的花在盛开,你无法言说这一种唯美,当风缱绻过发梢,到处是一阵阵花香,他带着全班的同学,组织了一次踏青。那天大家都玩得很开心,她也看见了他唯一一次的笑脸,真难得啊,她感叹着。

  在回去的路上,她走在后面,意外在他刚才站着的地方发现一行字:花落下的一曲,奏响了离别的又一章。回首处,山花烂漫,流年却成痴妄。

  她不懂,她只是悄悄记下了这一行字,等回学校再问他,为什么他喜欢写和说那些奇怪的话和字。

  在学校,她问了刚才那个问题,他笑了笑,手轻轻摸了下她的刘海,语气有些苍凉说:我喜欢一种花,那种花只开在殉葬的边上,你能明白我想这种花时的感觉吗?

  对于他的答非所问,她早已习惯了,以前,她也问过差不多一样的问题,他那时说了一句莫名其妙的话:有些故事,回头也找不到一点的痕迹。

  对于他这般的跑题老师,她很多时候很无语。

  她以为他很喜欢花,第二天,她就带他去后山的油菜花,她以为他会开心,不料,他说:容我搁浅记忆,任花开花落,也与我无关。

  败笔,她是这样觉得的。

  那时,她十五岁,她开始有一点懂了。

  五年,说长不长,说短也不短了。

  他来到这个小村庄已经五年了,虽然他很喜欢这里的简朴和安谧,不过,他还是忘不了都市的尘嚣,或者说是忘不了都市中的那个人。如今的那个人还好吧,他心中微微颤抖,手禁不住在苍白的纸上写下:夜下情缠诉终老,枯瘦相思终未老。

  冷夜浸苍颜,伤秋竟未成,回眸终夏不休,空收一宿旧雨,今朝泪许滂沱。她人昔年不记,我犹依稀听离歌,醉又一场韶华梦。

  他生病了,第一在小村庄里生病,那天正好是那个人的生日,在前天晚上,他坐在屋顶,晒着月光,手里捧着农村的米酒,一口抿一口喝着,抬头看着这无垠的天空,他突然发疯抓着自己的头发,低声抽泣了起来,过了很久,他才擦去眼角的泪花,对着月亮,凄凉说:我用词太凄凉,等那月光落下一刹好凄清。这种你说的结局,是彼此都安详没有悲伤的假象。而这月光把世间照得太飘渺,那些爱恨也变得渺茫。我不需要天地的长篇,只要你在身边这一页的终章。难道都只能可望不可求吗?

  他在屋顶睡着了,而且着凉了,还是她早上发现的。农村的女孩一般很大力气,十五岁的她,就可以勉强架起他回到房里。

  她第一次进入他的房间,因为,在他来村子这些年,从来没有一个人进过他的房间。

  对于他的房间,她也是好奇了几年,今天才乘他之危,踏进这个五年最神秘的地方。

  里面的东西很整体,没有一丝凌乱的感觉,摆设也极其简单,不过,墙上却贴满了一张张少女的照片。

  照片里的女人很美,笑得很甜,仿佛那扬起的眉梢,就是一道阳光,十五岁的她,有点知道,这个女人,可能就是他的女朋友。

  请了村里的大夫为他打了针,他才幽幽醒来。

  他醒来的很突然,她还在为他整理东西,并没有发现身后的他已经醒来。

  轻轻一声咳嗽,吓了她一跳,待转过身,才发现老师正在看着自己,她有些不好意思,有些诚恐对着他说歉意。

  他并没有怪她,他已经猜到经过。

  她不知道他那晚经历了什么,只知道后来,他似乎改变了很多,从来没有开放的房间,逐渐被同学踏进,他说,风铃的独白,是尘沙谢在风中的错觉。我的想念,亦已没人回答。从此,我与这世间无缝,不需要那所谓的曾经做点缀。

  他真改变了很多,他的脸上从来没有那么多过笑容,却在某一天挂满了脸上。

  对于他的这种改变,她和同学都很很奇怪,有那么一天,一个同学好奇问了他这个问题,他在黑板写下了一行字:回忆定格,画一卷悠然,岁月转身,泛黄成旧章。

  那时,她已经读六年级,那年已经十六岁,对于曾经不懂的文字,如今,她已经略懂了很多。

  他写的意思,她第一次感到全懂。可能是那天看见他满屋的照片吧,她读懂了他肯定是为了那个女人写的。

  她没有辜负他的灌溉,她以优异的成绩考上了镇中学。

  那天晚上,大家都很疯狂,整整一晚上都在玩闹,他也在其中,不过在散会的时候,他说要陪她去市中心,他第一次很平淡告诉她,他要回去看看曾经的人。他说,有些人,若这一世等不到柔肠,再多的伤痕,只会在回忆里斑驳相思。

  三天后,他和她踏上了L市。她没有想到,在市中学,他遇到了那个女人,那个女人并没有和他一样在单身,那个女人拉着一个三岁左右的小女孩,身边牵着一个穿西装的男人。他没有上去叫那个女人。

  他只是站在阴暗的角落里,有些颤抖的肩膀,脸上虽然是平静如水,可她还是感觉他的背影有些凄凉。

  他沉默了很久,才告诉她关于他以前的事。

  果然,那个女人就是他的前女友,他和那个女人曾经的地老天荒,海枯石烂,只是在经历了三年就没了。原因是,那女的家里不同意这份恋情,就托了关系,毕业的时候,把他下放到了乡村,那女的留在本市。他以为那个女人会随他一起走,却想不到,那女人选择了留了下来,理由就是前途。

  听完这个很普通化的故事,她不知道怎么安慰他,他也没有想要她的安慰,就独自一个人走了。

  他走的时候已经天微微有些黑了,看着他的背影,她有些湿了眼眶,默默在前几天他送的记事本里写下几句话:一个人的背影,真的照出两个人的寂寞,街上闪烁的灯光,昏黄了黑暗不敢描摹的过往牵挂。

  再绚烂的流星,只是诺言不肯舍的执念。当旧日沉淀,人不再是当初那个人,诺言,也可以泯灭在天边。

  她读的学校是军事化管理,所以很难回家一次,每次回家,她都是匆匆就走,不过很奇怪,每次回家都看不见他。

  三年一晃而过,好像什么也没有改变,好像什么却都改变了。

  学校的三年,她懂得了很多,以前那些她不懂的词句,现在她已经能解答了,初中从来不缺少早恋,所以在那时候,她认识了情感,不过,那是别人的情感,那些东西,她都是听别人说,或许在书上看的言情小说,不过她心中还是隐隐约约记得有那么一个人。

  她初中毕业就回家了,村子的人一般都不会读高中,还有就是她家经济条件不好。

  回到家,家乡的人还是老样子,只是曾经的学校已经重新盖起了两层高的红砖房,那天,她突然想起了他,就跑去了学校,在以往的房间里,看见了他。他的两鬓竟都变成了白色,不过,他还是一如既往的干净清爽,房间也还是那么整体,唯一改变的就是墙上的照片已经不见。

  他很惊讶她的到来,她以为有很多话想对他说,却说不出口。两个人沉默了许久,还是他上课时间到了,才结束这场再遇。

  往后的日子,她就在村子里干活,每天都会来学校看望他,他也习以为常。可能岁月改变了他,他并没有再提过当年的事,每次她来,他都给她上高中的课。慢慢的,她以为这就是永远了,不料,上天不肯给这个幸福。

  在某一天,他病倒了在教室,经医生诊断是肝癌晚期,她听到第一反应是不相信,不过,他却是很平静问医生还剩多少时间。

  医生如实说了不会超过一年半。

  他沉默了,她眼泪不断。两个人在病房什么也没有说,他过了半天,才用平淡的语气说要回村里渡过剩下的日子。

  他没有再去教师,她白天早早干完农活,剩下的时间都在陪他,她其实很想告诉他,她喜欢他。

  不过,他似乎知道,每次他都在关键的时候打断她营造的气氛。

  他还是走了,带着安详的微笑离开的。

  她喜欢他的这句话,她始终没有机会说出口,在他走后的一年,她整理他曾经的房间的时候,她在书柜下的角落,找到一本发黄的日记。那日志有些字被时间掩盖了原来的意思,不过,她还是能读懂一大部分。

  “我刚来到村子那天,还是放不下你。”

  “唉,时间真快,又一年过去了,你是否还记得曾经有一个人出现在你的记忆。”

  “村子有个小女孩很有意思,整天问我那些问题,不过,我每次都以跑题忽悠她,想想就想笑”

  “和学生去踏青,第一次感到快乐,不过,我又想去了我们曾经去郊外的草丛慢走。”

  “我竟在昨晚为了她生病了,我真是够可怜的。”

  “哎,本来是想回去看看她的,哪怕是一眼也没有所谓。可她每次都没有接电话,我联系不上她。”

  “想你的夜,我反复吟唱那些你不懂的相思谱。”

  “在学生毕业去市里上学时,我陪学生去了市中学,不料,在中学门口看见了她,那时的她很幸福吧,有一个三岁左右的小女孩了,可能她的老公也很爱她吧?算了,竟然她幸福了,我还在请求什么?虽然她的幸福不是我给的。”

  “既然我没有了牵挂,我还是把精力用在教师育人上吧。”

  ……

  有些文字模糊看不清,她只好换到下一页、

  开头第一句文字有些凄凉:

  夜下的那一罪章,究竟属于谁的悲伤。我仅能以一抹的光芒,把这一罪章记录。

  翻到最后一页,只记载了寥寥几笔。

  “我教的学生回来了,不过,我有些猜不懂她看着我那眼光,怎么和我曾经看她的眼光很相似……希望是我多心了、”

  “那个傻学生,真的喜欢我这么一个剩男啊?不过,必须抹杀她的喜欢在摇篮,更不能给她任何机会说话。”

  “我身体越来越差,我知道有那么一天会支撑不住,不过没有想到会;来得那么快,而且还是痛苦漫长的一年半。”

  “肝癌我无惧,只是我怕再也想不起她了。那个曾经我爱的人。”

  日记本最后三行字:

  在心碎的梦里,再怎样的虔诚梵唱,也改不了没有声音的凄凉。

  被雨淋过的窗台,那些曾经的情话,早已相忘于透明的痕迹。

  我本俗人,奈何尘世那么清雅脱俗。

  她无声哭泣着,手紧紧抱着日记本,最后她颤抖在日记本上填充了一行字:

  在时光遗留的一笔,始终勾勒不了结局。

长春癫痫病医院地址在哪白城市哪家医院可以治疗癫痫暴饮暴食会诱发癫痫发作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