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QQ签名 > 文章内容页

【雀巢】调动

来源:大庆文学网 日期:2019-11-4 分类:QQ签名
   一      1997年农历正月十四,这一天永远定格在了柯西海夫妇的脑海中。   天气一直灰蒙蒙的,然而,柯西海心里却分外明朗:他要调走了,离开这个让他纠结的地方,到市里的星星子校去任教。无数次的折腾终于修成正果了。   此刻,他正等着一辆往市里拉沙子的车来帮他搬家。   这一次调动,机会特别好。学校缺少教师,就让现任教职工推荐符合条件的人选,被推荐的教师带上简历再来学校试讲。试讲成功,只要原单位放人,调动手续不用自己操心,学校给办。   他和妻子萧雨薇是放寒假的最后一天试讲的。头一天,他们向学校请了假,安顿好孩子,辗转坐了八个小时的车,到市里的时候已经晚上10点多了。推荐他们来的李老师传达学校的通知,第二天一早就试讲,因为下午学校就要放假,上午的时间特别紧张。他们顾不上一整天的疲累,草草吃了饭,就开始准备各自的课程。   现实生活中,他们可能并不老练,特别是萧雨薇,一直在学校里,从不和外界接触。可十年的教学生涯已经将他们的教学能力历练成熟。尽管在原来的学校受到师生高度认可,可这儿毕竟是市里,不比小县城。所以他们不敢掉以轻心。   第二天下午,当那个主管教学的校长通知他们结果的时候,那份由衷的赞赏让他们自豪了很长时间。   是的,终于有了改变自己处境的机会了。柯西海8岁随父母迁居,一心想要融进这里,可似乎却一直没能如愿。这块土地不适合他生长。   ……   那辆破破烂烂的大卡车进校园的时候,萧雨薇正在小二楼上整理物件。说实话,对于这次全家一起调走的举动,她总有那么些疑虑。无论从哪方面说,她都算是个保守的人,她绝不愿意冒险踏向未知,哪怕现状并不如意。况且此前丈夫的几次折腾,已让她断绝了调离这里的念想。   促使她下定决心支持丈夫决定的,是学校一位老教师的经历。   那位老教师姓崔,曾是本县的数学权威,受到过县委县政府的多次嘉奖。半年前他退休了,由于他家上有老下有小人口众多,暂时还住着学校的房子。学校分来了新教师,老教师必须把原来占着的房子腾出来。   那一天,崔老师带领家人搬家,从原来宿办合一的一间房子里,把那些破破烂烂的家什挪出来,再搬到学校后面山上的一个废弃的土窑洞里。   见到的人无不动容。一位优秀的老师,为教育事业献出了自己最美好的年华,老了干不动了,退休之后竟是这样一个结果。   “咱们将来和他一样,在这里没根。要扎下根就得买房。买房咱没钱,就是有钱也没资格武汉羊羔疯哪家医院能看,买房子要按工龄教龄排资格……咱也无法像其他本地教师一样,住家人的房子。”柯西海悠悠地说。   又一次,他们一起去县城后面山上的烈士陵园。回来后他竟然对她说:咱们退休了,找人说个情,去烈士陵园看园子吧。   车开启的瞬间,面对几个来告别的朋友,她鼻子突然发酸,此次离开,恐怕再也不能回来了。   ……   他们的车在校门口受到了阻拦,学校大门上一把大锁赫然把门。   门卫说,没有领导答话,坚决不开门锁。   这其中的奥妙他们是知道的。也非常清醒地知道领导不可能给他们放话。   僵持了好长时间,司机师傅也有些不耐烦了:不开门就砸锁,还要给别人送沙子呢。   柯西海拿起平日砸煤块的铁锤,轮向门锁……   这时,学校传达室的电话响了,让他接电话。   他没有接那个电话。谁也改变不了他此次调动的决心。   一起走的还有教化学的唐老师。他们联系的是一个学校。   东风大卡车虽然颠簸,却丝毫没有影响他们的心情。刚才的不顺反倒成了他们一路说笑的谈资。刚上二年级的儿子今天似乎分外懂事,静静地听着大人们的谈话,一声不吭。   这已是他们工作以来第四次调动了。      二      第一次,是柯西海工作第三年的开学。经历了十多天的暑期学习,正准备领取教材和办公用品,好好准备开学的第一节课。以前的老师现在的同事马老师叫住了他,压低声音问道:你没见教育局的文件吗?……你们调到塬上去了。   马老师所说的“塬上”,是指乡镇中学,因为X县城四面环山,县城呈盆地状,一条川道横贯东西。而四面山顶,都与平地连在一起。这高而平坦一望无际的原野就是“塬”了。   由于经济条件的制约,塬上的学校无论待遇还是环境,都不及县城中学。这也是县上教育管理部门管理教师的一个杀手锏。   这是柯西海没想到的。尽管平时老听到校长在教师会上威胁大家,不好好干就到塬上去。可他怎么也想不到,还会有好好干的人到塬上去。自己毕业就分在这个县城高中,两年来他带班代课,深受学生欢迎,遵守学校纪律,从未请过一天假。他一直觉得正因他的努力上进,去年女朋友毕业才会被分到这个学校来。   他急匆匆地挤到学校办公室,透过几个人头的缝隙,在那个红头文件上,他看到五六个调离人员中有他们两口子的名字。   走上楼梯,发现萧雨薇正在和邻居文老师聊天。看他走上来,二人的目光就都投向他,显然他们已知道了消息。   “雨薇,你不是在赛教中得了文科大组一等奖吗?按说你俩工作没问题啊。”“过年过节没去过校长家吗?你们没得罪咱们校长吧?”文老师的脸上明摆着知根知底的肯定。   他无语。尽管雷校长也曾明里暗里提示过他们,做人要懂得“规程礼式”,不要以为分到县中就站稳脚了,可他们却始终没有走出自己。在他们看来,送礼是情之所至,感情不到,做那些表面文章有违心志,也是对受礼之人的不敬。   可要说到得罪,柯西海无论如何也想不起何时与校长起过冲突。最不愉快的一次,大概是他们结婚的时候……只能是他们结婚的事了。   娶媳妇过门,按照本地习俗,彩礼要花钱,办事要花钱,况且,成个家,最起码要添一两件像样点的衣服,买一两件家具吧。可他工作不到两年,每月工资80多元,除去生活日用,积攒的钱仅有300多元,只够买一辆自行车。   他是外地人,不属于这个小县城。祖辈几代都是农民,到父亲这辈,为了糊口,曾迁移到这个县的一个山坳里。他毕业的时候父母又搬迁回了老家。两次搬迁,家里已毫无余钱给他资助。况且,从思想上说,他也不想再给年迈的父母增添负担。   所以,只能是婚事从俭。   他和萧雨薇商量着一切省钱的办法。两人打算旅游结婚,不办婚礼。婚纱照80元也省下来,买了灶具。   对于随份子的老师,他们给每人买了一份回礼:一包蛋糕,一包烟,一张电影票。数额大概和份子钱相当。就让平时关系好的几个同事分头送出去。   一会儿跑南院的同事回来说,他给李老师送回礼时,正碰上校长在和李老师聊天,校长当即就骂骂咧咧起身走了,说“闹的啥怂事”。   听了这话,他们心里很难受,琢磨不出领导为什么发火。原本给年长老师备好准备亲自送去的礼物里,有校长的一份。现在听校长这么骂人,他们也没有勇气再亲自去送,只能托人带去了。   再后来,是在教学办公会上,因为领导听课时萧雨薇上课声音小,雷校长的借题发挥:工作有问题,还不和领导沟通!明给你说呢,三分工作,七分人情!你娃的日子还长着哩!   雷校长操着浓重的地方口音,说起话来声色俱厉,似乎每一句话都能在你的心上砸出一个坑。这一点她刚毕业参加第一次“教学办公会”时就有领略,所有科任教师逐一往过批,很少几个老师能入雷校长的法眼。一个临退休的老教师没写够教案篇数,雷校长竟骂他“既无才又无德”。   时至今日,想起那个跋扈校长当天的严厉与尖刻,萧雨薇仍然心有余悸。   年轻的他们没有任何处世经验,疏漏之处给自己今天造成了坎坷,这大概就是他们第一次被调动的缘由吧。   车到市里时天已擦黑。他们在学校附近的民居租了一间房子,夫妻俩忙活到半夜,总算把一切都归置整齐。   这次“换家具”终于“换”成功了。望着窗外的明月,看看熟睡的孩子,他们对明天充满了希望。明天是元宵节了!      三      武汉哪家医院治癫痫看的好“换家具”一词,还是雷校长的发明。   这还得从1992年那次调动说起。1992年3月,柯西海到市里办事,顺便去拜望自己的老师,闲谈中,老师突然问:“你有没有想过从北五县走出来?”   “想啊。”他几乎不假思索。尽管在塬上学校他们受到器重,也过得很开心,可他内心里总有一份不甘。   “正好,我们学校缺一名历史教师,下午给你安排个试讲。”   他没想到,机会降临得这么突然。当天就给了他肯定的答案:直接来带补习班,手续越快越好。   回到家告诉妻子这个消息时,她怎么也不信:“你在市立X学校试讲?还让你尽快过去?”   “国家政策已经放活,教育卫生系统可以通过招聘,双向选择,补充本单位缺失的人才,咱们县上也正在招聘外地教师呢,谁愿来就给解决家属户口,给双倍工资。”这是他从别的老师那里听来的消息。   这可不是一般的惊喜。萧雨薇也知道,作为本地人,应该热爱自己的家乡。可有许多现实情况不得不面对。比如说,这里的教师基本家就在此地,周末年节都回家了,学校院子就只剩下了他们一家;比如说,学校两个月发不出工资,别人可以回家带面带馍,他们只能借钱;比如说,别人将来退休可以回家,他们却无家可回;比如说,他们辛苦挣一年工资,回一次陕北老家,就花费殆尽……   于是,萧雨薇也开始准备升级自己的文凭,将来,她也要应聘去市里,这样,他们的工资待遇就会改变了,她也可以买个14寸的电视机,儿子就再也不会为要去别人家去看电视和她闹别扭了。   可是,一直到暑期结束,他的调动都没有办成。   教育局长说:“不放,咱们县上的人才一个也不放。”   “我们单位的xx、yy不是都调往外地了吗?”   “人家是县上领导答话了,你能找县上领导答话吗?”   这一次调动就这样夭折了。他们没有调成,还被xx、yy视为多嘴的小人。自己没本事找人,盯别人干啥?如果把别人的事搅黄了咋办?   萧雨薇通过成人自考上了本科。两年毕业时,撤乡并校,他们又回到了县城高中,重新做了雷校长的部下。   这期间,为了改变生存现状,他们还在农村包了4亩果园,像其他妻子在农村的“一头沉”家庭一样,下班闲暇,周末空余,他们就去田里劳动,松土、施肥、疏花、蔬果、拉枝、打药……小县城里的教师,这种情况特别普遍。      四      1995年的暑期,柯西海怎么也没想到,市立X中学又给他来了电话,说现在政策开放多了,只要你“做做工作”,就能成功,赶开学下来吧。   这一年县城有许多老师外出应聘,县上高薪聘请的外地教师也纷纷外流。为此,县上主管教育的县长、县教育局长多次来学校召开会议,要求教师安心本职,为山区教育贡献一份力量。   教师调动,主管教育县长不签字,谁也走不了。   他们一起的一位三原籍教师,为了回原籍,不知踏破了几双鞋子。竟然被县政府机关的工作人员当成疯子往办公室外面赶。   这些情况他都是知道的。他的“工作”怎么做呢?   他们把家里所有的亲朋好友都筛选了一遍,没有一个能跟县长说上话的。最后,想到了一个远方的舅舅,以前在乡镇当领导时,曾和县长共过事,现在另外一个县上就职。   几经辗转,总算拿到了一个字条。他拿着这张字条,如同抓住了一根救命的稻草。待他小心翼翼地敲开县长办公室门,拿出字条,还没说明来意,就被挡了回去。  武汉哪里的癫痫医院比较好 一次不行,就去第二次。这次他吸取上次教训,和县政府办公室的老同学联系好,确知主管县长在的时候再去找。因为他从塬上下一次县城可不容易,吃饭、住宿都不方便。   几经周折,同学告诉他,县上领导宿办合一,要见上县长最好晚上去。他当时不太明白,晚上去打扰县长休息,由于晚上没有班车,自己还得在县城住宿。同学说听他的没错。于是他在一个周三的晚上忐忑不安的敲开了县长办公室的门。尴尬的事发生了,县长一看,二话没说就把他往门外推。就在这时,旁边办公室出来一个人,厉声呵斥他影响了县长的休息。这粗粝的态度瞬间灼伤了柯西海的自尊心,他忽然提高了声音:我是人民教师,遇到难处找管人民教育的县长,有什么错吗?为什么正常的调动要故意弄得不正常?   “对不起,有事上班时间再说吧。”县长武汉的治疗癫痫病的医院有哪些似乎很有风度,一直色容不改。   他刚走出去,县长办公室的门就重重的关上了。   柯西海又碰了一鼻子灰。他的心情冰到了极点。心灰意冷的漫无目的的在街道上溜达了半夜,随便找了一个私人旅馆躺下,可辗转反侧怎么也睡不着,临天明时迷糊了一会……   第二天早晨上班前,他就等在了政府大院,可整整一天,他连县长的影子都没看见。无奈之下,他又去找县政府办公室的同学,诚恳请他指点迷津。同学海阔天空的给他讲了许多故事,让他这个身在四堵墙校园的不谙世事的教师大开眼界,茅塞顿开,如醍醐灌顶。决定晚上再碰碰运气。 共 9820 字 3 页 首页123下一页尾页 转到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