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伤感散文 > 文章内容页

想念,于那夜的最深处

来源:大庆文学网 日期:2019-8-7 分类:伤感散文

  文/心柔

   “门前老树长新芽,院儿里枯木又开花,半生存了好多话,藏进了满头白发,时间都去哪儿了?还没好好看看你眼睛就花了,柴米油盐半辈子,转眼就只剩下,满脸的皱纹了……”

   夜幕降临,凭窗而立,一曲“时间都去哪了”,让潜伏在我内心的想念瞬间疯长成了一种强烈的刺痛,幻化成晶莹,于脸颊滑落……

  

   许是太久没有回家的缘故了,这些日子,总是心心念念,魂牵梦萦的想家。其实,我并没有离家很远,只是最近不知道在忙些什么,竟然发现自己已经好几个月没有回家了 !

  

   浮生若梦,一梦千寻,人这一生,自出生那天,就开始了寻寻觅觅。幼儿时,或与懵懂中寻找慈爱,或与啼哭中寻找安抚;长大后,或与风景中寻找故事,或与文字里寻找光阴,亦或与流年中寻找归宿。可是无论走到天涯海角,涉足千山万水,家,永远都是心灵的暖居,一个永恒温暖的避风港。

   于我而言,这样温暖的港湾,有两个。一个就是父母之家,另一个则是爷爷奶奶之家。幼年的时候,由于父母成婚比较早,加上要工作的原因,所以我一直随爷爷奶奶生活在一起。

   爷爷和父亲都在金融机构工作,家里条件还算宽裕,在当地也算是小康了吧。听奶奶讲,早些年爷爷是经历过清苦岁月的,在他们那个年代,日子都过的很艰难。可爷爷通过自学,打的一手熟练的珠算。在那个曾经连计算器都还没有发明出来的年代,爷爷的珠算,其计算速度与准确度在单位无人能敌。并且爷爷自小就喜欢书法,写得一手好字,特别是毛笔字。

   每逢过年的时候,村子里家家户户都要贴对联,记得幼年那时,对联还很少有卖现成的,村子里的对联都是自己写的那种。这可没少辛苦了爷爷。在每年距离春节还有些日子的时候,就会有很多人拿着自家院子里需要的相应对联数量的纸,找爷爷帮忙写对联。整个腊月,爷爷除了工作,都是在执笔舞墨。虽然写多了很累,但是爷爷乐在其中,为此,爷爷每年都要特意去买更新的对联书,不会拒绝每一个找他写对联的人。而那时刚上小学的我,总是坐在书桌的一角,陪着,看着。每一副,每一家,爷爷都写的很用心,哪怕是偶尔落笔的瞬间,带出了多余的墨滴,爷爷都会重写,绝不含糊。

   小的时候,爷爷很疼我,那时,我是家里唯一的小孩。爷爷经常会挎着公文包,在上班前,带我去村里的供销社买好吃的东西。居家的奶奶每天都会把我打扮的干净整洁又利索。记忆中,家里一直家教甚严,从很小的时候,爷爷奶奶就教我很多的礼仪与待人接物,举手投足,一言一行,每一个细节都会纠正不妥之处,这于当时还是小孩子的我,心里是感觉很繁琐的事情。不过当时在村子里,我确实属于那种人见人爱的小孩子,听话懂事,乖巧知礼,直到上学后,学习也一直比较好,老师们也都很喜欢。

  

   也许在很多同龄的小孩眼里,我是一个有着略微优越感与清高的孩子,从来不会说脏话,从来不会与别人特别放肆的打闹。记得那时,每天放学后,别人家的孩子都会玩儿的不知所踪,而我总是第一时间跑回家,打开书包写作业,作业不完都不会吃饭。在学习上,从来不需要别人为我操心。事实上,我是没有上过一年级的。七岁上了学前班,由于平时学习成绩优异,也因为一次勇于主动承认错误,仅是从办公室出来的时候,不小心打碎了外面窗台的一盆花,当时由于害怕跑掉了,事后写检讨书一份,递给校长,里面不会写的字还用了拼音代替,校长看到后,次日去了学区,就此书一事与平日学习成绩像学区领导作了汇报,我便由学前班直接升学二年级,欣慰的是,我一直都没有辜负了校长与各个老师的期望,学习成绩依然名列前茅。

   我想,这一切,更是证明了家庭教育对一个孩子的影响。幼年爷爷奶奶对我谆谆善诱的教诲,让我至今记忆犹新,受益匪浅。它像一颗种子一样,在我心中,随着流年日深,而生根发芽,花开心田。

   流光飞影,岁月如梭,恍然间,我已长大成人,而挚爱的爷爷奶奶,却已是耄耋之年,两鬓斑白。人都说,家有老,如有宝,爷爷奶奶于我心中,便是至宝。我爱他们,入心至骨。那是一种无法用语言表达的深情,此生,纵然我倾尽一切,也不足以回报爷爷奶奶于我那份厚重的恩情。

   无奈的是,已然长大成人的我,却不能天天承欢膝下,陪伴左右。我唯一能做的,就是常回去看看。退休多年的爷爷,和奶奶于自家那几百平米的大院中,养花种蔬,只为修身养性。八十高龄的爷爷,依旧形如笔直,精神抖擞,喜欢看书,喜欢品茗,喜欢研究周易古学,总是不懈于求知的热情。日常总是喜欢穿白色衬衫,裤子折叠的裤线清晰,鞋子就连鞋邦都会擦洗的很干净。我崇拜爷爷,也敬重爷爷,他这一生,都是很精致的走过来。而年迈的奶奶亦是相夫教子一辈子,虽为家庭妇女,但其思想与见解一点都不落后。每次回去,依旧会叮嘱我很多事情,我只是欣然的笑着,应着,心里暖着,爱着。只是近些年,奶奶总是心脏不太好,每一次哪怕是稍微有一点不舒服被我知道,我内心的那份担心都会变成一种钻心的刺痛,泪如泉涌,恨不能瞬间插翅飞到身边。

   我想, 在这个世界上,也许再没有谁可以让我爱的如此深刻,这其间,包涵了太多太多,是无法用语言来表达的,亦是没有几人能够体会的。写到这里,我的心底,涌动着一股莫名的情愫,汹涌,彭拜,我甚至想要落泪。寥寥数语,根本不足以阐述我与爷爷奶奶之间的那份感情;有生之年,亦不会有人真正解读爷爷奶奶于我心中的分量。

  

   我该回家了,我真心想念了。除了要看望中年的父母,最主要的,是我晚年的爷爷奶奶。岁月啊,求你放慢一点你的脚步,让我多一点时间,再多一点时间,去多陪陪他们,多为他们做些什么,哪怕是多洗一件衣服,多剪一次指甲,多一次暖怀的拥抱,一如当年孩提时那般。让我多一次再多一次,去抚触那满是岁月痕迹的脸庞,去感受指尖传入心底的那份爱,那份暖……

哈尔滨癫痫病专业医院黑龙江羊角风中医医院常见的癫痫的病因有哪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