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伤感文字 > 文章内容页

【流云】环仰淮楚淝陵山

来源:大庆文学网 日期:2019-11-11 分类:伤感文字
作家朋友老单传洪兄,有意创作《淮南王刘安》。戊戌春分次日,老单、老单的朋友叶总编、我,驱车前往淮南市,造访《淮南子》研究会,寻求得到资料帮助。   我跟老单是在章传兄组织的《史话朱巷》创作活动中相识的,言行做派颇多相似,所以相交甚笃,尤对他的“猪拱嘴”理论(认准了一件事,就要像野猪刨食一样,一直向前拱,不达目的绝不罢休)很以为然。不过老玩童的我于他是高攀的,他曾经是知名记者,如今是知名作家,憨厚善良,个性率真,为人实诚,为学执着,其代表作历史长篇小说《中华第一名相管仲》,自2009年出版以来一直热卖,声名远播。不过该书版权屡遭侵权,老单虽也主张维权,却又一再心慈手软,弄得只见大作畅销如昨,不见营收分文入账。最近他才从山东处理电视剧本侵权事宜回来,估计结局恐怕又是不了了之的。   近来他有意淮南子,邀约与我共同创作,我揣忖自己实无此能,也不想因此背负压力,就诚惶诚恐婉言谢绝。但我是非常乐见其成的,也希望像拜读单氏《管仲》一样,早日读到单氏《刘安》。这次专程车行淮南,算是我微不足道的支持,以及对拂其善意的小小补偿吧。   通过淮南朋友老于,辗转联系上了淮南子研究会的秘书长杨春先生,他在办公室热情接待了我们。这位安徽大学的文学硕士,40多岁,身材颀长,言谈举止甚是儒雅,研学淮南学经年有时,颇有心得,老单跟他一见如故,相谈甚欢。说到关节处,两人互不“苟同”,各抒己见,旁若无人。我和老叶身处局外,目的性意识比老单清醒得多,多次打岔,才终于让老单想起此来初衷。杨春秘书长仗义,即刻带我们从市政府新区大楼驱车,穿过洞山隧道,来到老城区老市府,让老单从研究会资料室里选了许多资料,乐得老单笑开了脸。更惊喜的是,杨春先生还带领我们直奔寿县,要让我们绕行八公山一圈,一览淮南子历史文化遗迹。   以前对淮南的认识就是一座煤城,既侉又脏,没什么好印象。几年前寿县划给淮南,我看了一些资料,才多少有些历史认识。淮南这个词含义很多,仅地域指向就有泛指淮河以南的,有指行政区划的。作为行政区划之义,可上溯到汉初的淮南国,以后陆续是淮南郡道路省等,包括1949年3月建立的淮南煤矿特别行政区,以及此后至今的淮南市。   古代的淮南除汉初都于六唐有治扬州等少数几个空窗期外,都是以寿县古城为中心的。其实也不奇怪,只要看看古城的地理位置,就一目了然。淮河在古城西北接纳淝水(东淝河)后,调头北上,在凤台折向东再折向南,大体在淮淝口向东的隔山延长线上一路东流,正好把八公山含在了淮河的怀抱里,只留下东边一个豁口。(豁口以东的淮河南岸,是民国初期逐渐形成的绵延以长因煤而城的淮南市区。)而寿县古城,就在八公山南麓东淝河南畔,西临淮河,东襟瓦湖,三面环水,背山面原,风水宝地,天下一绝。难怪2250多年前,楚国首都南迁时,独独选中这里,一都18年,直至楚国灭亡。秦以后历代所设淮南及其他名称的州郡以上区划等,也仍然把这里用作治所,直到1912年寿州改为寿县成为县治为止。寿县古城的名称,也在漫长的2000多年里,经历了寿春、寿阳、寿州等的演变,最后定格为寿县。   从淮南市中心到寿县古城有20多公里,杨春让我们在寿淮公路临近寿县县城处停下,带我们看路边寿春古城遗址的国省两级文物保护单位碑石。虽然两块石碑的背后是空旷的田野与散落的村庄,但曾经就是寿春古城。1985年寿淮公路拓宽时,发现了大型楚国建筑遗址,是当年全国十大考古发现之一。1988年考古界对寿春古城遗址进行了遥感测定,确定了楚都寿春城外郭南北长6.2公里,东西宽4.25公里,城郭周长20.9公里,城区面积26.35平方公里,跟合肥市区一环以内的面积相当,是全国第二大古都遗址。不光是大,古城的建筑技术与特色也极其先进和鲜明。城中还广修河渠,引入30公里外的芍陂(quèbēi)水,舟楫畅行,“交络城中”。哪怕是从楚亡的公元前223年起算,距今也有2240年了,那时就有如此宏伟壮观的城池,不能不令人叹为观止。古人的智慧与魄力,真是能亮瞎了今人的双眼。   很快我们就进了寿县古城。现在的古城是宋朝重建的,明清以来不断整修,只有3.65平方公里,城外东南两方有护城濠,城北是东淝河,城西为尉升湖。城有四门,各按地理位置取其名,东为宾阳门,南为通淝门,西为定湖门,北为靖淮门。城墙大都是古城墙,是中国保存较完善的七大古城墙之一,现在又修葺完整,外墙内坡,加上坡下宽阔的内环道路,整个古城就很有些样子了。南城门是唯一的车行入口,门楼很雄伟,但却是新建筑,没有看头,我们直接开车穿过,右拐去了东门,然后去了孔庙。古城的知名度很高,网上详情随手可搜,这里就不多述。因为我们都是多次来寿县,对古城的景点比较熟悉,而且已经是近午时分,从孔庙出来,我们就准备去八公山上,找个农家乐吃饭。从淮南出来时,朋友老于就不断电话,让我们中午回市区吃饭,可我们要绕行八公山,时间太紧,只能谢谢了。   八公山古称北山、淮山、楚山、淝陵、紫金山,有40多座山峰,方圆200多平方公里,主峰海拔241.2米。早在原始社会末期和奴隶社会,淮河流域就生息着淮夷部族,西周时建立了“州来”诸侯国,都邑就在八公山下。战国后期楚国在山南寿春建都,西汉封淮南国治所寿春,因而八公山是我国古代楚汉文化的重要发祥地之一。又因淮南王刘安与门客八公等盘桓山间,著《淮南子》、炼不老丹,遗存“一人得道,鸡犬升天”等诸多典故,淝水之战“风声鹤唳,草木皆兵”等故事俯拾皆是,更使得八公山闻名遐迩。我们环绕八公山一圈,其实也是在景仰先贤哲人,沐浴历史文化,感受非同一般。我把这篇游记的题目定为《环仰淮楚淝陵山》,也是想表达对历史与经典的致敬。   从寿县古城南门出来,右拐右拐再右拐,沿城墙绕到北门外。过了东淝河大桥,就进入八公山脚下的省道公路。左行500米,路右山岗上就是淮南王刘安墓。   历史上有记载的淮南王一共27个,影响最大的就是编著《淮南子》一书的刘安。刘安是汉高祖刘邦之孙,淮南王刘长之子,孝文帝十六年(公元前164年)封为淮南王。刘安好读书鼓琴,不喜嬉游打猎,为政善待百姓,尚文重才,流誉天下,门下常聚宾客方术之士数千人。刘安与门客常在八公山中著书立说,研究天象,编制历法,冶丹炼沙。在其主持下,编著了一代名篇《鸿烈》,后称《淮南鸿烈》,也称《淮南子》。刘安还整理编定了二十四节气,发明了豆腐。门客中最为刘安赏识的有左吴、李尚、苏飞、田由、毛被、雷被、伍被、晋昌等八公。据《太平环宇记》记载,“昔淮南王与八公登山埋金于此,白日升天。余药在器,鸡犬舔之,皆仙。其处后皆现人马之迹,犹在,故山以八公为名”。   《史记》中关于刘安的记载,重点围绕反叛线索,感觉颇为负面。历史是一个任人打扮的小姑娘,后人并不容易看到事实真相。倒是各种野史来得生动活泼,引人入胜。我也宁愿相信刘安是一个清高文人,狂放侠士,得道成仙,游走自然。至于我们眼前的刘安墓,冷冷清清,杂草丛生,一个丘包,一抔黄土而已。不知道传洪兄笔下的刘安,会是什么样子?   杨春秘书长告诉我们,附近还有一座廉颇墓,问看不看。既然到了跟前,自然要去看看。前行5公里右拐上山,半山腰有个小土包,东边一片葡萄园中立了个石碑,上书“赵大将军廉颇之墓”,虽然是新石碑,但落款字崩,分辨不清。有人说廉颇是赵国将军,怎么埋在了楚国?其实还真有出处,《史记·廉颇传》就有“颇卒,葬于寿春”之句。史载廉颇被赵王撤了丞相之职,一怒之下反赵逃魏,后被楚王召至麾下,却又不予重用,郁闷至极,客死于楚。廉颇墓所在的地方,叫八公山纪家郢放牛山,俗称“颇古堆”,2004年10月被确定为省重点文物保护单位,墓碑右侧立有文保碑牌。没想到,我们小时候熟读过的“负荆请罪”与“尚能饭否”的廉颇,就静静地躺在这放牛山坡上了。   时间紧张,八公山豆腐城以及东淝河大闸都没能去看,就一个劲地开着车子绕山。杨春要请我们到饭店,我坚持要去山上的农家,杨春就说既然这样就带你们去闪家冲回族村吧,我们一致叫好。此时凤台已过,八公山也转了一大半。在淮凤路与X010县道交口拐上县道2公里,杨春让我们把车子停在了南塘村口。下车一看,路左边土坡上有一方巨大的岩石,上有蚯蚓爬行状痕迹,杨春说是古生物遗迹。再走几步,看到了市级文保牌碑,标明是距今5.1亿年的古生物爬行遗迹。我在心里打了个问号,为什么不是省保国保?估计还是证据不过硬的缘故。至于说五彩淮南中的蓝色“淮南虫”,跟这里的遗迹是不是一个古生物化石群,我们也未再深究,反正就是姑且一看吧。   这里是一个丁字路口,左边通向南塘村,北向通往闪家冲回族村。南塘村也是很有故事的,不过我们现在急于解决吃饭问题,就从塘边有绿色圆拱顶的伊斯兰特色牌坊门进入,直接到了村西北1公里外小山头上的伊斯兰生态农庄。老单坚决不让杨春做东,快速点好菜,拿出自己带来的酒,很快我们便大吃起来。   当然要参观一下村子。这里是淮南市八公山区唯一的回族村,1800多人,80%以上是回族。应该是政策扶持到位,村子建设相当好,周围山上的植被也丰盈,而且有大片大片的果林,有些已经开花,想来春深时,漫山遍野花烂漫,此处就胜似世外桃园了。村子中间有座清真寺,据说始建于800年前的北宋年间。相传当年方腊士兵闪氏三兄弟,起义失败后定居于此,靠研磨石药起家,逐步繁衍成沿淮望族,遂集资建寺,并植银杏为记。2014年政府投资80万,将500平米的寺院扩建到2000平米,800年树龄的银杏也成为省保古树,经年累月,闪家冲清真寺已经成为江淮著名清真寺。我们在村里穿行,看到游客络绎不绝,看来这里已经是高山打鼓,名声在外了。   从闪家村出来,已经下午2点多钟,商议最后看一下淮南子文化园,就打道回府。我们把车子停在X010与X030县道交口停车位上,从八公山国家地质公园地标塔碑处上山。在山里转悠个把小时后,我们3个60多岁的人就有些汗流浃背。于是其他地方都不看了,直奔淮南子文化园。其实也就是一些雕塑散落在山腰上,都是些与淮南王刘安有关的典故与史实,鸿烈书院、豆腐制作过程、24节气、刘安与八公,还有《淮南子》中的一些神话故事。虽然雕塑都是新的,但掩映于大山之中,似乎也不觉得有多么的不搭调。   从景区北门出来,先送杨春回家,从八公山到淮河大道,几乎穿越了整个淮南市区。跟杨春一番感谢与告别,然后沿淮河大道跑到头,就上了合淮公路,一路畅通,几乎无车,直至天黑进入西二环,车子才骤然多了起来。   (戊戌狗年三月初十,2018年3月26日,星期一,于合肥)   【作者简介】天高云淡天,本名凌志,安徽省巢湖市烔炀河镇人,法学在职研究生,三级警监。1957年10月出生,1976年12月参加工作,做过电工、法官、秘书,曾任安徽省监狱工作研究所政委、书记、所长,《安徽监狱》杂志主编、《安徽新岸》报社总编辑,在几所监狱担任过领导职务。现为安徽省作家协会、散文家协会、摄影家协会会员,合肥市、巢湖市作家协会会员,著有散文集《老家烔炀河》、《狱警絮语》、《老凌游记》等。 未发作可以停止吃药吗郑州专业治疗羊羔疯方法有哪些武汉看癫痫那里好武汉癫痫病科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