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生活随笔 > 文章内容页

只是浅笑安然不问花开几许评毛姆长篇小说刀锋

来源:大庆文学网 日期:2019-6-10 分类:生活随笔

人生就是一场修行:终点在前进的路上起伏,起点已经遥不可及,成败在奋斗的间隙轮回,无常已经注定瞬息,沉淀与留下的已经融入我们的血液和灵魂里,无所谓幸福与叹息,无所谓麻木与清晰。《刀锋》中就有着一群群形形色色的人们,磕磕巴巴,前行,他们有人追求的是极其直接的金钱、权利、社会地位;有人追求的是安稳的情感生活,家庭幸福;也有人的追求的是像主人公拉瑞一样,想要去寻求自我,寻找人生的终极意义。对待这各色各样的人群,毛姆没有评价,没有价值观的褒贬,留下的就只是对于事件最客观真实的记录和以第三人的态度的观摩,以此才更好地成就了《刀锋》这本长篇小说。

“艾略特成为社交界名流;伊莎贝儿在一个活跃而有文化的社会里取得巩固地位,并且有一笔财产做靠山;格雷找到一个稳定而赚钱的职业可以每天从早上九点到下午六点上班;苏姗·鲁维埃得到生活保障;索菲获得死;拉里找到了安身立命之道。”小说中的每一个人都想着成功,可成功究竟是什么求仁得仁,求道得道,追求往往很容易实现,但是确定追求通常很难;人生有很多的郁郁不得志,那是因为追求者往往缘木求鱼,以至于迷失了内心深处真正的追求,所以当我们蓦然回首,即使发现自己已经到达了目的地的时候,却依然怅然若失,感受不到内心的满足。

“只是浅笑安然,不问花开几许”,生命是一个过程,在这个过程中,我们每个人所能留下的只有肉体,像主人公拉瑞一样,拉瑞就是一个对于物质要求极低的人,而看中的却是精神的追求和灵魂的享受。但是这对于当时新兴资本主义价值观来说就是意味着离经叛道,与众不同;同样,在机器高度发展的今天,我们真正能够做到的就是像拉瑞一样,保留灵魂的高尚,减少肉体的欲望,这才是真正意义上的成功。古老的神话“斯芬克斯之谜”从另一层面上看讲述的就是这个道理,狮身人面并生有双翼的斯芬克斯显然糅合了“人”与“非人”两种不同的形态,而可以说,“人”的身体性构成了它最大的焦虑:导致它不断地用“人”之身体性的谜语来报复性地惩罚着不自知的人,最终在一个完全能够确认身体性的人面前“羞愤自杀”。换句话说,斯芬克斯的死从反面女性癫痫患者如何正确用药治疗确认了身体的完整性对于人之所以为人的重要意义,就是肉体和灵魂的真正结合。

完全抛弃物质追求的拉瑞,就是像那个“点醒”了斯芬克斯的人一样,因为战争中的经历,他发觉战争不仅仅癫痫病人不能做哪些运动只是残酷性的,还包含着一种对于欺骗的提示,战争打碎了“人们曾经以为是真实”的青少年癫痫有什么早期症状一切,也动摇了他整个的世界观,令得他开始不顾一切去重建自己的安身立命之道,寻求自我灵魂,追求人生的终极意义。也就像恩夏姆神父说的一样,“他是一个不信上帝的深度信仰者”,使得他最终成为一个大隐隐于市的高人,在心灵之中摈弃掉以自我为中心的强烈观念和意识,从而达到“无我”的境界,自给自足于内在丰富的精神世界,在精神与字宙的和谐相互融合、在交流无阻中体味哪些原因会引起癫痫病生命的无限奥义。

“每个人的内心深处都会存在着一些争议性的声音,大多数人对此选择忽视不在意,但能够倾听这些声音的人,要么成了疯子,要么成为传奇。”《刀锋》实际上就是以一种现实主义的面貌,从人类学的角度阐释,表述了与表现主义和现代主义相似的荒谬人生的本质。尽管作者毛姆并没有采用直接走入内心、诉诸神秘直觉的方法,但是在整体的内涵上就让人生的意义在自我矛盾的相会中被抵消与摧毁,直击社会现实以及现实当中人们精神的空虚,也蕴含着二十世纪的今天“后人类主义”的痕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