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诗情画意 > 文章内容页

【墨香】走失的刺猬

来源:大庆文学网 日期:2019-11-11 分类:诗情画意
摘要:只见父亲打开了手中的麻袋,这时,我惊呼了。赫然看到五个小东西露了出来,灰褐色的身体,全身是刺。仿佛是感觉到了我们在盯着它们,于是,它们全都蜷缩了起来。父亲说,这是在红薯地里抓来的一窝刺猬,给你养着玩儿吧。    田里的玉米都收回仓里后,秋的味道便越来越浓郁了。站在田野里,放眼望去,苍茫一片。只有晚茬儿的红薯泛着垂暮的绿,等着农人的收割。   那个时候,因为我悲剧性的身世,以至于我再回到故乡时,没有任何的伙伴陪着我。只有我独自一人,在自家院落里,在村子里,在田野里,像是一只天井中的蛙一般观望着我的成长,我的童年。   父母,爷爷奶奶带着弟弟,都下田刨红薯去了。只有我一个人留在家里看家。我在红砖绿瓦的堂屋中坐着向院子里望着。完全不知道,那个时候的自己,会想些什么。也许,还是因为年幼,不一会儿便待不住了,跑到院子里走来走去。很清晰的记得,当初望着院子,望着有些破旧的堂屋,望着渐渐暗下来的天空,突然,就怕了起来。于是,又跑到大门口,向着田地的方向张望着家人是否归来。   那个黄昏竟是如此的明亮,在我细心的留意中,父母他们披着夕阳,走在田野的小道上,走进了守候着他们的大门。   爷爷奶奶洗去一身的疲惫,母亲也在疲惫中升起了炊烟,我终于觉得这个院落,在此时,在我漫长的等待里,在黄昏里变得辉煌了起来。   却听父亲叫我上前,弟弟也欢呼着围拢上来。   只见父亲打开了手中的麻袋,这时,我惊呼了。赫然看到五个小东西露了出来,灰褐色的身体,全身是刺。仿佛是感觉到了我们在盯着它们,于是,它们全都蜷缩了起来。父亲说,这是在红薯地里抓来的一窝刺猬,给你养着玩儿吧。   我观察着它们,它们虽然蜷缩身体,聚拢在一起,可是它们分明是那么的孤独。当它们发觉我并没有恶意时,便小心翼翼的露出了脑袋,五个脑袋相互望着彼此,说着我听不懂的话,我想,它们大概是一家人吧。它们微微抬起头看着院落的上空,旁若无人,仿佛与这个世界没有一丝关系的仰望着昏黄的天空。   它们,想家了吧……   一不留神,风便送来了夜,它们许是认命了,渐渐的在四合暮色中静静的沉默下来。这时,父亲找出了一个木制的方形笼子,把它们一一放入。从此,它们就成了我孤独时的伙伴。与我无声相伴。   月亮升起来了,照亮了一方院落。夜里,枕着月亮,我做了一个梦,一个如七彩琉璃一般的梦。我能感觉到月亮的如丝绸般的冰润,以及它的恬静安然。那五个小刺猬在一片森林的深处向外爬去。月光透过森林缝隙倾泻下来,照亮了它们的出路。一只小小的刺猬,仰望着月亮,依然是与一切无关的样子。   而我就站在树梢上,观望着它们。它们向前爬去,那爬动的速度真是快。不一会儿,它们就从森林的深处爬了出来。然而,一条河流却横在了它们的面前。   月光照在河面上,波光微微闪动。河岸边,是肥沃的青草地。萤火虫也打着灯笼飞舞在它们的前面,仿佛是引路者。月光,流过森林,流过它们的身体,流过青草地,流过河流。一路流淌。只见月光走过的青草地上,都开出了花儿。   然后,月光温和的藏在了谁也看不到的地方。下雨了,细雨如丝,洋洋洒洒,小刺猬无处躲藏,只有草丛覆盖着它们娇小的身躯。一颗颗晶莹的水珠摇曳在草叶上,微风轻轻一吹,水珠便滚落到草丛深处,继而又有更多的水珠悬挂在叶梢上。青草地安静极了,只有细雨飘落的声音。被雨清洗过的草地,呈现出一种透明的绿。小刺猬就在这草地里,一口一口的喝着从草叶上滑落的水珠。雨停了,风轻轻吹,每一片草叶上的水珠,不断的滚落下来。   真的很安静,很安静。这水珠落入草丛的声音,一声声的落在我的耳畔,我的心里。是那么的响亮。比父亲母亲呼唤我的声音还要响亮——我说的是清晨父母呼唤我的声音。   月光终于去了更远更远的地方。小刺猬就在那草丛里,藏在了谁也找不到的草丛里。   我醒来,房间里的灯并没有关掉。转个身,又闭上眼睛努力睡去。试图回到那个梦里。试图跟着小刺猬们,看它们走向何处。   然而,的确是一场雨,让我真的失去了这五只小刺猬。不过,这是我养了它们三个月以后的事儿了。   天亮了,月光隐去,我醒来。先到那个笼子前看看那五个小家伙是否安好。然后,问母亲它们可以吃什么。母亲告知后,我便按照母亲说的,给它们准备早餐。从那个早晨开始,我每天都给它们把青菜青草切碎拌上饲料喂养它们。从不曾遗忘。因为,当家人不在时,空荡荡的院落,只有它们陪伴着我。   当我把食物放在它们的面前时,它们惊惧的又缩成了一团。然后,我就那样一动不动的盯着它们,看着它们。也许,是感觉到我真的没有什么敌意,它们才悄悄的伸出了脑袋,那小小的圆圆的明亮的眼睛,依然略带戒备的靠近着食物。到了食盘前,它们又静止不动了。仿佛是在凝神倾听着一般,然后,当确定不会有事了,才小心翼翼的又带着一种不易察觉的喜悦,开始吃下那些我精心准备的食物。   过了几天,它们便胆子大了起来,那种小心翼翼也没有了。   它们开始变得很温顺,也许,它们是既来之则安之的认命了吧。   每天早上当我看望它们时,那些给它们准备的食物总是会被消灭的干干净净。然后,我就心满意足的露出一个笑脸。   总觉得,它们是已经把我当做了朋友,不再对我有敌意,而是心存柔软的对待我,接受我。于是,我想当然的认为,我们之间,已经建立了一种默契的情感关系。   过了两个月后,我再一次的认真的观察着它们。我和它们说话。像往常一样和它们说话。我喂养了它们两个月了,那最小的刺猬还是那么的小,我每天如此精心的喂养着它们,它们怎么就长不大呢?我盼着,我能把它们养的大一些,再大一些。   然而,还没等我把它们养大,它们就在一个雨夜里,悄然消失了。我想,它们是逃走了吧。它们终于打开了那扇禁锢了它们三个月之久的门,逃走了。   我不知道它们去了哪里。当我像往常一样,在清晨起床首先看望它们时,当我发现笼子空空如也,再也不见了它们的身影时,我痛哭失声。它们,去了哪里呢?三个月相伴的默契,都不足以留住它们吗?   哭过后,便也释然了,它们原本就不属于我,它们的家不是这个院落,不是这个笼子。它们是属于旷野的。它们是属于自由的。原本,就是我禁锢了它们。   当想到这些,便只是期盼着它们能在真正属于它们的家园里安然自由的生活。   时隔近二十年,我为什么又想起了这些童年的事儿,想起了在我生命中短暂停留过的它们呢?   因为,后来养过一只通体白色的猫,后来也是它自己跑掉了。那以后,我再也没有养过动物。因为,只要想起它们逃走时的那些日子,我的心里,就突然的空了。   它们逃走的那天晚上,我又想起了它们,孤独让我落下眼泪来。后来,我不知不觉的睡着了。又做了一个梦。梦中,它们穿过森林,穿过青草地,月光流泻在它们的身上,它们欢快的在草地上寻觅着食物。   可是,突然下雪了,雪越下越大,掩盖了青草地,掩盖住了它们可以寻觅到的食物。它们缓慢的向前爬着,它们的无奈,它们的无助,它们的孤独,还有,它们的绝望,它们一路爬去,那雪地上,留下的清晰的脚印,让我越看越难过,越看越心痛。   武汉医治癫痫病的有名的医院在哪?武汉哪儿可以治疗癫痫病得了癫痫病应该如何治疗哈尔滨哪里有主治癫痫病的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