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现代言情 > 文章内容页

国疾尚待圣手医读潘朝曦教授感时叠韵诗十首菜

来源:大庆文学网 日期:2019-4-8 分类:现代言情

三年前的旧文。悼念潘教授。

国疾尚待圣手医

菜九段

初阶

6

————读潘朝曦教授《感时》叠韵诗十首

菜九段撰稿

潘朝曦教授是菜九的中医药同道及兄长。认识潘教授也有七八年了,他一直像大哥一样罩着菜九,对此,我一直引以为荣。近日,潘兄将他在今年3月15日作的《感时》叠韵诗十首及诗界同道的评论及唱和寄我,索求一评。怎奈菜九不通旧体诗词,既不能与潘兄唱和,也未必能读出其中的妙处,真要让菜九评价,可能说不到点子上去。但基于潘兄对菜九的厚爱,拜读及评价,菜九又岂能后人?所以,菜九试图从对潘教授的了解,及对潘教授忧国忧民心态之把握入手,看看是否可以解读出若干常人难以道出的微妙之处。作品附后,读者自己可以欣赏,并可据以评判菜九所论当否。

《感时》何诗,典型的时评感言;潘兄何人,当代大医国医杏林圣手。人们可能以为议政乃庙堂之事,一个医家是否能窥其堂奥,尚属可疑,从而对潘教授的时政感慨不以为意。殊不知,医人与医国,在传统中国恰恰是毫无隔膜的。古语云,不为良相,即为良医。说得就是搞修齐治平的学人,在欲治世而不可得的情况下,退而求其次以医人为职志。而真正的医者,即使行医行到只能勉强糊口,也从来不会忘记他们的治世初衷,更遑论潘教授这样的大医。比如潘教授曾有一言志诗《入编〈大陆名医大典〉感怀》就道出了他的济世情怀。诗曰:

少小即怀天下心,

岂期纸上载医名,

一朝觅得匡时术,

要向人间治不平。

则医人医国,从来不是两途,其中自有道可通焉,医国亦医者份内事矣。

医家治病,遣方用药;医家医国,同样也是对症下药。《感时》十首叠韵诗,大庆市癫痫科医院癫痫手术 是否可以视之为潘教授对当前时局下的若干处方,还需要菜九细细体味潘兄之匠心。

今年3月15日是什么日子,2012年两会结束之时;今年两会有什么有别往年之处,大概就是王丽君护士长事件引发的政界公关危机。王护士长事件的形式出乎意料,但其爆发则是迟早的事,其根源是有人想利用运动式的唱红打黑,为自己在政界取得上升的阶梯,并一度搞得全国思想混乱。其实所谓的唱红而搞到大张旗鼓,本身就是个很弱智的行为,执政者从来提倡唱红,怎奈所谓红歌的艺术内涵实在太差,当年一个连护士长也不是的小小邓丽君轻启朱唇,就让唱了几十年的红歌的人大部分皈依了。在这种过程中邓丽君没花一分钱,就将阵容强大的红歌打得溃不成军(驱逐到爪洼国了)。即使今天邓丽君已辞世多年,如果让人们在红歌与邓丽君之间做选择,结局也绝不会有两样。那么,没来由地拈出这种毫无鉴赏价值的歌曲大唱特唱,消耗了无数的民脂民膏,意欲何为,应该是司马昭之心不言自明了。何况在所谓的唱红氛围中,大搞言出法随,一手遮天,舆论一律,打压异己,随手兴狱,又彰示了一种可怖的前景。菜九在去年(2011)七月七日就在凯迪发帖,呼吁坚决制止利用唱红消耗民脂民膏。菜九虽然没有就此事与潘兄探讨过,但潘兄对国运的关注远胜我,菜九都看出来的问题,潘兄肯定更是了然于胸,洞见症结。想当年,是潘兄第一个把斗争矛头直指正在得势的四人帮,掀起了四五运动的狂潮,今天有人如此这般装神弄鬼,又岂能逃过潘教授法眼。此运动式的唱红,也只是到了今年的三月十四日,即潘教授叠韵诗写作前一天,才宣告终结。于是,潘兄在会议结束的次日,一口气写了十道叠韵诗,足见其此前之郁闷、此时宽慰。此前的时局确实令潘兄焦心,他连用奇冷、雾锁江山(其一),倒春寒(其二),污浊(其三),逆波(其四)等词语,已隐现了他胸中浓郁的焦灼之情。所幸最终局势走势如潘兄所愿,悬着良久的心,一朝得宽畅,其喜若何,非十道叠韵连出而不能尽其态矣。所以今喜雷鸣风雨急(其一),大浪淘沙终入海(其六),雾去云开成定式(其七),喜登绝顶揽高寒(其九),曲折江河终入海(其十),逆波平息后,一切归于常道,天道常需作久观(其二),风雨变幻等闲观(其三)。诗作洋溢出的喜悦之情,颇有老杜喜闻官军收河北,漫卷诗书喜欲狂之态。潘兄是见过大阵仗的人,逆波之荡平竟一喜若斯,足徵形势之严峻,战胜之不易啊。如果体味到此等局面,读者也当若潘教授那样一喜再喜矣。

旧体诗的长处之一就是含蓄,作者自己不说,旁人的种种说项都是猜谜。因此,几十个字,就能做出无数解读,此为旧体诗所独有,这也说明了旧体诗的包容量极大。潘兄的欣喜之情何在,单从字面上得不出明确答案。他说到王护士长了吗,没有吧。那他的作品肯定不关王护士长的望谟县哪个医院治癫痫好 事吗,似乎更不能这样认定,否则喜从何来。

菜九注意到,因为潘教授作品中押了“观”字做韵脚,并且有等闲观、冷眼观,好放观的自况,似乎会让人将作者误读为一个旁观者。但潘兄对时局从来是不做看客的。居江湖之远而心忧天下,可能是潘兄家国情怀的最好写照。潘兄多次规劝菜九少看点古书古人,多切入现实,为改善民生之疾苦做点事,只可惜菜九愚鲁,因力有不逮,一时间无法做到。当然,菜九保持与时局的松散距离,也是苦于胸无良策而采取的藏拙伎俩,此等姿态当然为潘兄所不齿。据菜九所知,每当有重大舆情时,潘教授都会有相应作品问世,而针砭时弊,亦为潘兄作品不可或缺之元素。针砭二字,本来就是中医药所独有、又为时评界长期据用的词汇,由医家兼诗家的潘教授下一针砭,或者较之于其他人更能切中要害。但在这个十叠韵诗中,我们看不出针砭的锋芒。起先菜九也开始怀疑,这不太像以天下为心的潘兄的文字嘛。潘兄临症是何等果断明快,大症顽疾,运筹帷幄,发药攻疾,或峻或补,每每救膏肓之疾,续游丝之命。怎么到了要为国家开方时,堂堂潘教授竟作引而不发、踌躇不前状呢。菜九揣摩良久,忽有所得,大概医家亦有守字诀,即在病状出现向好转机时,或促进其转,或静待其转。让我们来看看国家当前有什么病,说来可怕,国运蒸蒸日上之际,又有不少虚证夹杂其间;莺歌燕舞声中,时时透出痛苦挣扎之音;弘扬正气的舞台上,上演着徇私舞弊的连续剧;政治走向清明,还有不少逆流暗自涌动。诚可谓虚中夹杂实,阴中还有阳;病灶很明显,投鼠还忌器;真是攻之虑其虚,补之畏其实,药之虑其嫌苦,针之恐其护痛。当然,这种让菜九之流庸医束手的病症,未必能难得住国手潘教授。只是因为有太多的信息不对称,潘兄高明的望闻问切难以全力施为,因此病机的转机何在就难得其解了。当此之际,妄下针砭亦为医者之忌。潘教授乃一代大医,肯定知道其间的关窍,他采取无为而治亦或不失为治法之一种矣。此处无方胜有方,不下针砭,不仅是潘兄的不治之治,亦是其对当政者的体恤、宽容与信任。潘兄以不治之治处之,自有其道理——大邪已清,正气匡复,一切开始向好,可以乐观其成矣。正如黎笙先生的评价,潘兄对当政者的信任,来自于“对改革开放继续深入发展的坚定态度和伊春市羊羔疯的专业医院 信心”。国家兴衰千载事,自有正道伏其间。潘教授是压不倒摧不垮的乐天派,他始终坚信,不论中国的政局出现多少曲折,沛然莫御的世界潮流终将主导中国的未来走向。从这种意义上来说,他作品从头至尾都透出的不屈信念与澹定乐观,也可以看作是给主持庙堂的健康力量的一帖定心丸。

附:

潘朝曦《感时》叠韵诗十首

一:岁来奇冷帝都寒,雾锁江山碍远观,今喜雷鸣风雨急,一潭死水起波澜。

二:暖阳当胜倒春寒,天道常需作久观,待得风狂暴雨后,且看大地卷洪澜。

三:胸有朝阳不畏寒,风雨变幻等闲观,洪涛若许荡污浊,但愿连天卷巨澜。

四:身居高处可知寒?浅薄偏违发展观,唯愿逆波平息后,中南海内少惊澜。

五:高处休云不胜寒,此言似少是非观,国家千载兴衰事,无不此间先起澜。

六:丈夫当不畏奇寒,雷电风云冷眼观,大浪淘沙终入海,且看激浊涌狂澜。

七:久经风雨不知寒,时变何须异样观,雾去云开成定式,心潮当不动微澜。

八:已惯人间六月寒,万般时变等闲观,高怀当效东流水,纵有迂回不起澜。

九:喜登绝顶揽高寒,云海苍茫特壮观,万壑千峰来眼底,如涛奔涌谷波澜。

十:登高莫畏九天寒,眼底江山好放观,曲折江河终入海,奔腾且看接天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