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奇幻 > 文章内容页

我和车轨在对话

来源:大庆文学网 日期:2019-4-16 分类:玄幻奇幻

年轻人,我早就听到对面的草丛林子里有动静,以为是哪家飞禽走兽,近看,才知道是你。

:恩,是我,咱们又见面了。

放着干净敞亮的地方不去,又来这乱岗子寻找意境了?你们人类真是奇怪,总是喜欢在受尽嘈杂折磨之后才想起安静,这里没有惬意,无非几根杂草,几片林子,几声鸟鸣,但还是个鸟拉屎的地方,你回去吧。

:我坐一会就走,要不聊聊?

穿过那片林子之后应该一身冷汗吧,怎么,看到了什么呢?

:大便,卫生巾,安全套,野鸡,蜈蚣,破烂瓦罐,炮仗壳。

你不觉得这很脏吗?还往这儿来,我经常听到在林子外围有对男女说:男*进去吧?女*太黑了,林子这么深,换个地儿吧。男*也是,那回去吧。之后是一阵急匆匆的脚步声。那你面对那个破烂幽深的门的时候为什么会进来呢?

:因为我来过,知道这里清静,走过的路都不信,那未知的路岂不愈加迷惘。

是的,你来过两次了,记得有一次你是跟一个女的来这儿的,你们就坐在对面的石板上,吻了好久,我那会就趴在这儿看你们的,你时不时地还往四周瞟一下,怎么今天没带她来呢?

:分开了。

分开了好,分开了就又孤独了,孤独才会又想起我这个旧友,还会再去爱别人吗?

:我觉得爱不爱不是我说了算,我有种逃避的想法,等有一天我说了算的话,再把心掏出来去召唤爱。

为什么不去爱了,有个伴不是挺好的吗,你看,人,从,众。明白我的意思吧?

:这个世界上只有真正快乐的人才能带给女人真正的快乐,而我还没真正快乐起来,暂时承受不了爱。

这样的话,你一张掖癫痫病的治疗医院有哪些 辈子都不会快乐起来,因为你没有爱,你颠倒了先后,爱带来快乐。

:呵呵,今天来不是说这个话题的,车轨,你幸福吗?

我觉得你不应该再问这样愚蠢的问题了,这个世界本没有幸福,它是虚的。就像我躺在这儿,每天被火车压过,我开心的时候,觉得这是幸福;悲伤的时候,觉得这就是无奈的痛楚。

:可我觉得你比我幸福,你每天都承载那么多重量,一定活得充实。

可我也很累,看到我身边躺着的另一道车轨了吗?

:看到了,还没听过它说过话呢。

它死了有几年了,比我大几岁,是我的哥哥,是累死的。你们人类累的时候可以宣泄,以前它没死的时候,我们有一个不开心了,就诉苦给另一个听,我还记得,有一次,它说,要是它死了,我就没人倾诉了,我心里就酸酸的,死对于我们来说是一件不必急于求成的事,它是一个必然会降临的节日。现在,它还躺在我身边,但它只是一个死物了,可灵魂呢?我想它的灵魂一定不会守在这儿了,是我也会这样的,太累了。每次当我看到疾驰的列车压过它的尸体的时候,绝望会弥漫我的心灵,我就觉得,我们活着被压着,死了还是,你说生与死也没什么区别了罢。所以,我就不怕死了,我这种不怕死的感受是寡助后的无助。

:我们人类有人说“死,或重于山,或轻于毛”也有关于生命不能承受之重?轻?的说法。但死就是死了,你想得多了,死,它还是那么一回事。

生和死都只是结果,我们活的是过程,虽然生活没有剧本。

:那你孤独吗?

寂寞但不孤独,每天都会有一些维修工,清洁工从我身上走过,在这了无人迹的地方,我还可以感受得到一点温度。你看,那个维修工又走过来了。

:是的,他走的很快,其实这路走起来并不平坦,但他走得久了,却比寻常路还要快,很快就没了影了。

年轻人,我还不知道你是做什么的呢?

:和你一样,都是工具,你是明的,我是暗的。

小伙子,等一下,来火车了,我得安心躺这儿,先不和你说了。

。。。。。。。。。。。。。。。。。。。。。。。。。。。。

:我很喜欢火车,感觉它就像一条活生生的生命,诠释着命理。

火车是死的,你们人类是活的,当明天变成今天成为昨天,最后成为记忆里不再重要的一天,我们突然发现自己在不知不觉中被时间推着往前走,这不是静止在火车里,与相邻列车交错时,仿佛自己在前进的错觉,而是我们真实的在成长。在这事件里,成就了另一个自己,即使有点陌生。

:是,越长大越孤单,倒不如小时候,成群结队的玩伴,现在只有自己的影子陪着我,还有一个你。

孤独点好,孤独可以使人理智,我想那些不孤独的人慢慢忘却了感知生活的能力。

:也不是,他们总是给人一副忧郁深沉的眼神,很是迷离,他们说他们一直在思考。

那眼神浑浊中透露几分慌张,哪里是睿智呢,分明是熬夜熬出来的。

:这边的鸟儿真多。

这片林子虽不大,但却装满了四面八方的鸟儿,跟你一样,它们中间也有苦闷的鸟。

:它们哪里苦闷呢,累了,就飞的高一些,看得远,生活不再狭隘。

就因为飞得高,看得远,所以才会迷惘,世界这么大,哪里容得下这只鸟。

:我挺敬仰你的。

你敬仰的正是你缺失的。

马上就是我们工作的高峰期了,你买票了吗?

:这又有一些要说的了,遇到这样几个女人和男人的故事,我说给你听听吧。

故事一:上次去明珠那边转车的时候,上来一个女子松原市羊羔疯医院 ,穿的是连衣裙,跟睡衣差不多,拖鞋,金色的长头发,湿的,它上车给我的第一感觉就是她是温泉会所的洗浴小姐。

为什么这样说呢?

:她的头发上的味道,这是那家会所通用的洗发素的味道,如果仅仅是这样,无非一种职业。

还有呢?

她在车上那种傲慢的神态,仿佛男人对于她来说就是垃圾了,她的眼神告诉我她嫌垃圾脏,这一矛盾的语句。这傲慢与她拉客时那种低姿态反差如此之大,这就是人吧。

小伙子,你说的也对,但是你们男人不也是这样吗?供求关系。

故事二:我在代售点买票的时候,走来一个女人,穿着高跟鞋,印花裙,上身是马甲。看得出来她本来就不是打算来排队买票的,于是,她站在不远处驻足涉猎了一会,走到一个矮胖子的面前。矮胖子很兴奋,腰板站的更直了,矮胖子心里觉得很自在,于是大兴安岭地区小孩羊羔疯哪里治得好 ,票拿到手了,矮胖子再一回头看,人没了。

矮胖子与女人算是一种交易吧,你给我方便,我给你便宜。

:说点文明的吧,我们人类终于学会排队了,这一打娘胎里出来就被训的规矩,于是学会了排队吃饭,公交,打炮,上鸡,我们之所以不守规矩,就是因为我们有太多的甘肃羊癫疯去哪里治疗最好 规矩了。

说道规矩,我就不明白是什么意思了,但我知道我打生下来就守规矩,就像你们人类生下来就知道不能用鼻子喝水一样。

年轻人,马上要下雨了,你早点回去吧,要是雨大了,那林子可不好走,里面瘴气太重了。

:恩,那我就回去了。

下次什么时候来呢?

:最好不来,呵呵,来的话就说明心情不好,冬天再来一次吧。

好的,年轻人,按照来时的路,回去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