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奇幻 > 文章内容页

你若盛开,清风自来

来源:大庆文学网 日期:2019-8-24 分类:玄幻奇幻

    你若盛开,清风自来

  

  掬水月在手,弄花香满衣,放思念于清辉下,心情于慵懒中便欣欣然明朗起来。

  

  ———题记

  

  依凡坐在临窗的一间咖啡厅,心不在焉地玩着一个手机游戏。咖啡厅里传来一首经典的外文歌曲《此情可待》,深情、舒缓的旋律回荡在幽静的空间,让依凡的眼眶莫名地泛起泪花,离约定的时间已过整整1小时零1秒,如烟仍未出现,依凡又想起他们初见的时光……

  

  第一最好不相见,如此便可不相恋

  

  那是一个飘着雪花的寒冬,滑雪场上,一女孩没打任何招呼重重地摔在依凡的面前,他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扶起女孩。就是扶起女孩时那不经意的一瞥,依凡便被对方那纯真的有如一汪清泉的明眸所打动,再也移不开视线。若不是那个雪季,若不是那片滑雪场,依凡都不相信他也会陷入完全忘了自我的爱恋。的确,就是那一眼,依凡的心再也不属于自己,他沉迷于那眼神,常常的整夜不能自拔。

  

  第二最好不相知,如此便可不相思

  

  那次的偶遇,依凡知道了那女孩名如烟,是清风大学哲学系的辅导员。依凡的爱象火山般爆发,一相情愿的爱上了如烟,每天他都会制造无数个机会在女孩必经的路上、图书馆、食堂、花丛中、草坪上亦或运动场与女孩相遇,终于,女孩注意到了这个平凡普通的大男孩。

  

  “你,你可是那天滑雪扶起我的男孩?”也是一个天空飘雪的日子里,女孩突然问。

  

  “是,不,我是……我,我叫依凡,我……”依凡因狂跳的心而显得有点语无伦次,他满脸通红笨拙地回答。为此,依凡懊恼了好久,为何平时侃侃而谈的他竟连最基本的语言都无法表达。

  

  “我叫如烟,”她轻快地说。于是,慢慢地从她口中,依凡了解了她小时,中学,大学许许多多的事情。依凡的爱始终带着羞涩,他多想用他那宽阔的胸膛去抚慰如烟心灵的创伤,但每次他都会轻轻地说:“不怕,现在有我。”在不断的相识、相知中,依凡没有任何理由的陷入了爱的深渊,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每次的分离,依凡的心仿佛也离开了自己的身体,想到如烟那淡淡的忧伤,那双因忧伤而更加迷离的眼眸,依凡都沉浸在一种无法表达的情愫中。

  

  第三最好不相伴,如此便可不相欠

  

  飘了几天的雪终于不再下落,那是个阳光明媚的冬日,风柔柔的吹拂着人脸,让人感受到了春的气息。依凡与如烟依约来到有着厚厚积雪的田野,他们堆起一个又一个雪人、雪桌、雪椅,奔跑在雪的世界。

  

  那天,是依凡有生以来最幸福的一天,那天的他终于鼓起勇气第一次吻了如烟,他的吻,青涩却不泛柔情,也曾一度让如烟沉醉其中。从此,花前月下,学校的每一角落都留下了他们的欢歌笑语,那段时间的依凡年轻的脸上总洋溢着幸福的微笑,他看到了青春的飞扬,未来的美好,甚至于他开始规划他们的未来,并打算带如烟去拜访他严厉的父母了。

  

  第四最好不相惜,如此便可不相忆

  

  快乐的时光总是短暂,绵长的永远是分离、牵挂。如烟被学校派去夏威夷学习一年,这正是如烟多年来的梦想,那个她一心向往的天堂,她终于如愿以偿去圆她的梦了。

  

  初离开的日子,依凡还能收到如烟的电话与短信,但慢慢地,依凡打过去的电话再也无人接听,发去的短信再也收不到任何的只言片语。依凡开始没来由地烦躁不安起来,一种无法言传的孤独如影随形地伴着他,往昔青春阳光的笑容在他的脸上再也觅不到踪迹。他再也无心经营父亲的公司,冒着家人的反对,毅然踏上了夏威夷的旅途。

  

  第五最好不相爱,如此便可不相弃

  

  优美的夏威夷风景到处都洋溢着浪漫的味道,没来得及多歇一息,依凡以最快的速度来到如烟学习的夏威夷州大学,校门口,2个小时的苦等,终于他又看到那双光彩依旧的明眸。依凡兴奋的心像要跳出了嗓子眼,他快步走向如烟,正要喊,蓦然他发现,不知什么时候如烟的身旁多了一位男子,男子殷切的揽着如烟的倩腰,一对恋人般说笑着从依凡面前经过,此时的如烟如沐春风般徜徉在爱的氛围中,根本没看到依凡的存在。依凡的心像被抽空样呆呆地立在那儿,他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他表情狼狈地狠甩甩头,这不是真的,但那的确不是幻觉。

  

  “如烟……”依凡还是忍不住叫出了声,尽管他的心已经有些麻木。

  

  “依凡?”如烟的眼中闪过一丝愕然,但很快她便平静如初地接着说:“这是我男朋友,大卫,你给不了我想要的,我也不适合你,对不起……”下面的话依凡再也没有听到什么,直到如烟离开了好久,他仍然傻傻地站在那儿,站成一座雕像,他宁愿。

  

  第六最好不相误,如此便可不相负

  

  不知何时,天空飘起了细雨。如烟、似雾的雨丝拍打着依凡的脸颊,那落下的,不知是雨水,或是他的泪水。跌入谷底的依凡两腿如灌入了无数的铅尘,他不知道自己是怎样走向机场的,只是机械地办理着一切手续。

  

  “只愿君心似我心,定不负相思意。”落寞的依凡喃喃的自语着,那曾经的海誓山盟,曾经的快乐与心醉,都尘封在了记忆的深处。但他还是忘不了如烟的一颦一笑,更忘不了那清澈的会说话的双眸。

  

  从夏威夷回来已半年有余,他依然坚守着那份爱,他在等,他相信他的如烟有天定会回来……她的如烟还不知道,他可以满足她的任何要求,只是那时的他沉浸在爱中,从未考虑过如烟真正想要的是什么。

  

  “先生,您还有什么需要吗?”依凡的思绪被服务员的声音打断,如烟真的不会出现了,当依凡得知如烟回国的消息,他迫不及待地约她在这个他们经常约会的咖啡厅见面,因为如烟喜欢这儿的布置。喜欢这儿有种莫名的亲切、如归家的感觉。她是不会来了,也许她从未爱过依凡,也许都是依凡在默默地付出,也许……也许再也不会有也许了。

  

  但曾相见便相知,相见何如不见时,安得与君相诀绝,免教生死作相思。

  

  你若盛开,清风自来。依凡终于释然,在轻柔的音乐中,他缓缓起身,外面的黄昏拉长着他的身影,明日,定将是一个崭新的朝阳。

  

  

长春医院癫痫哪家好儿童癫痫发作怎么治疗军海医院怎么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