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奇幻 > 文章内容页

【雀巢清明】我看见你的忧伤

来源:大庆文学网 日期:2019-11-4 分类:玄幻奇幻
无破坏:无 阅读:2219发表时间:2015-04-01 09:50:58    我们兄弟姐妹几家子人似乎在某一个地方旅游,冰天雪地,好像是长白山。我最先爬上一处高峰:远方是牛奶般柔软的云海,柔和的橘红色夕阳,还有奇松,还有异石。我异常兴奋,跑去寻找我们那一家族的人,想让他们赶紧拍照和观赏这奇异的景致。远远地,我看见了你,你似乎准备走向另一个地方去上厕所,我把其他人都喊遍以后,来到你消失的地方,等你,眼前却是一个地洞,而且中间还隔有一块腐烂的木板,从地洞里面走出一个小矮人,捂住鼻子,慌张地说是里面有许多老鼠,老鼠把那小矮人的鼻子也咬去了。我站在那地洞口,似乎有很多蚊子在嗡嗡地叫,臭气熏天,我在焦急地等你,可是始终不见你的踪影。   我醒来了。   我躺在自己舒适的床上,我努力睁开自己的双眼,阳光撒落在我卧室里浅绿色的窗帘上,我揉揉自己的眼睛,想看看这究竟在我的床上,还是在刚才那个仙境般的地方。仙境在我眼前消失了,我只记得你看我时的神情,当然不是回眸一笑,而是驻足一瞥,然后就匆匆去上厕所。记得你看我的眼神:深邃,里面藏有说不出的愁绪,或者是无尽的忧伤。   他们似乎都到那仙境般的地方观景致了,而你还在厕所里没有出来,我走过去,到你刚才消失的地方等你,那地洞口脏不可言。你是一个非常讲究的人,却为什么会钻到那肮脏的地方,再也不见你的身影?   母亲总说你现在应该好玩,你过去的老同事老朋友,几个与你一同葬在青山陵园。母亲说:你是个喜欢热闹的人,你永远是母亲心目中的老顽童。我坚信母亲的话。   自我懂事时候起,你好像是我们家儿童团的团长。你从县城回来,偶尔会给我们带来很时尚很漂亮的衣服。小时候,在全村人都穿黑或者蓝的时候,你却给我买来一身碎花的粉色衣裙,羡煞了多少同龄伙伴啊。夜晚,你的手指神奇地变幻着小狗、小兔的影子,在墙上奔跑,于是,惹得你的孩儿们满墙的抓狗捉兔,追赶得满头大汗,拍打得手掌发热,你却带着男人特有的神情坏笑着,那一刻,你不是父亲,更像一个坏男孩;有时候,你把你的杰作——你的七个孩儿们,按高矮次序排队,然后,你起调发歌,让我们齐声合唱。母亲在灯下纳鞋底或者缝补衣裳,我们在你的带动下,在欢唱那个时候最流行的歌曲——《东方红》、《大海航行靠舵手》。   你还恶作剧地告诉我们:用右手的拇指与食指的指甲,捏紧左手的皮肤,使劲,再使劲,然后随着左手的摇摆会发出清脆“嘀嗒,嘀嗒”声音,你装模作样地示范着,我与姐姐、弟弟、妹妹,在你有节奏的“嘀嗒,嘀嗒”声中,使劲用指甲捏紧皮肤,疼得我们的眼泪都出来了,还是没有像你那样发出清脆的声音。许久以后,我们终于明白上当受骗了:原来你是用拇指与食指的指甲扣在左手的皮肤上,两个指甲随着左手的摇摆有节奏地响亮着。母亲掩嘴而笑,你却一句:“你们蠢不蠢呀”,然后还是嘿嘿地坏笑着。   那时候,我看不见你的忧伤,尽管家里穷得晚上连饭都吃不饱。我们每一个人,分点饭,然后就着干萝卜菜下饭。那时候的夜晚,我们都感觉饿啊,可是,你却用你特殊的方式,让我们欢快地度过一个又一个饥饿的夜晚。   我大学毕业以后,读了些文学作品,于是,心中幻化出的男人最美好的形象:英俊潇洒、幽默乐观,带有一些男人特殊的烟味和男人特有的坏笑。我知道,这分明就是你。你在我儿时的心中就是偶像,也是我以后寻找另一个男人的标准。   正在我对男人充满美好幻想的时候,你已经是中年迈入老年,你——当年我心中的偶像,却开始有些颓废。逢酒就喝,一喝就醉,醉了,不骂人,只嗜睡,据说有一次,从外婆家回来,你喝醉了,自己就躺在马路边的一个有阴翳的沟壕里沉睡,母亲无奈地陪伴在你身边。正好,你单位的区委书记的车子路过那里,看见母亲,下车,准备让母亲搭便车回家,却发现一个醉汉在那沟壕里甜甜地睡着,几个人只好一起把沉睡的你连拉带背放到车上。我听到母亲的叙说,心里很是厌恶你这个醉汉形象。最让我难以接受的,你开始不修边幅了,裤子的拉链时常忘记拉上,每当我看见了,就会冷冷地说:“请把你的大门关上!”,你低头看一下自己的拉链,一边拉上,一边瞪我一眼。你那清爽的样子,被岁月的河流洗得有些模糊,还有你那恶作剧似的坏笑,被时光隧道收藏放哪儿了?   那时候,我看不见你的忧伤,你却看见我眼里的忧伤,一个偶像轰然倒塌般的无言的忧伤。   度过艰难的“养班子”岁月,你的孩儿们一个个从那个贫穷的村庄走向城市,这个时候,你已经是一个老头。老年的你,又恢复了顽童的特质。看见电脑扫描头像,你兴奋起来,居然相信电脑对你相貌的评价:一个年近七十岁的老人,站在电脑旁,照相,然后打印出电脑的分析:回头率百分之九十六。你拿着那打印单,向你老伴炫耀,向你的子女炫耀:“看,我老了,回头率还是那么高嘛”,然后得意一笑。你看见你的亲人,尤其是你的晚辈,就会慈祥地“嘿嘿”,再不是年轻时候的坏笑,而是有点没心没肺般纯净的傻笑,晚辈们回应:“嘿嘿!爷爷!”或者是“嘿嘿,外公!”你看见自己的孩儿们,一个个跳出农门,从乡村走向城市,成家立业,你的内心有说不出的喜悦与自豪。于是,逢人就讲起你的孩子们的多么的了不起。你把七个孩子当做是上天赐给你最珍贵的礼物,你把孩子们的成就当做你人生最大的幸福。   晚年,我更看不见你的忧伤。 贵阳治疗癫痫哪家好呢  可是,今天中午,你托梦给我,却让看见了你的忧伤。   满脸喜气,笑意盈盈,是你留给子女以及所有人的印象,可是,今天中午在梦里,我没有看见你那招牌式的笑容,只感觉你匆匆地离去,只留给我一个深邃的忧伤的眼神。我知道,没有笑容的父亲,一定有难言之隐,正如你中年时期的的颓废一样的难言,这种难言,也只有当我人到中年,才慢慢体味出来。   而你消失在厕所的那一瞬间,难道你是用哑剧的方式告诉我:我不下地狱,谁下地狱?在你心中,那仙境般的景色永远只留给你的晚辈们,正如当年再穷再苦,你用你的笑容掩盖了许多我们本应该看到的忧伤?   如今,我的记忆之门永远向着儿时,不是我儿时过得有多么富裕与满足,而是在那个时代,即使挨饿,即使被欺压,即使被嘲笑,你的恶作剧你的坏笑,还有你发明的在墙壁上抓兔捉狗的游戏以及你让我们唱的那些歌曲,在今天的记忆里,是那么温暖和美好。你用你的方式,保护好了你的每一个孩子幼小的心灵,所以,即使儿时经过了那么多的艰辛,我们依然能如你一样笑着向前。   我坚信,你是用你的方式托梦给我,让我理解你曾经的颓废,也让我再一次看到了你作为父亲的伟大。   可是,你意外出现在我的梦境中,却从不与我言语,就匆匆离去,你难道忘记了我最喜欢与你玩笑,你难道忘记了我是你曾经的骄傲?你难道忘记了我是你最恼却又是最爱的女儿?   你在我梦中,那匆匆一瞥,刺痛了我的心。我的父亲,你小儿癫痫病怎么急救在那边过得好吗?我期待你再一次出现在我的梦中,我期待那个满脸喜气、笑意盈盈的老头,突然在某个我半醒半睡的时刻,出现在我的眼前,让我住着你的双臂,仔细瞧瞧你的穿着是否武汉抗癫痫药依然整洁干净,让我看看你的眼睛里是否依然还有恶作剧般的坏笑。   你让我沉浸在无限的忧伤与思念之中,我的父亲! 共 2778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转到页 订阅(654)收藏(654)-->评论(7)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