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奇幻 > 文章内容页

【流云】烟雨故乡

来源:大庆文学网 日期:2019-11-11 分类:玄幻奇幻
摘要:江南多烟雨,故乡也是。烟雨中的故乡,朦胧而富有诗意。 江南多烟雨,故乡也是。烟雨中的故乡,朦胧而富有诗意。   每年四月初,雨多起来,淅淅沥沥或洋洋洒洒,如初恋情人缠绵悱恻。雨累了,稍作歇息,雾紧随弥漫过来,将天地黏在一起,模糊了天地,模糊了故乡,却模糊不了游子对故乡的思念。   在故乡,雨雾是烦人的,太黏糊。一周,半月,甚至持续一个月。她们把故乡当作自己的家,根本不愿离去。哪有“随风潜入夜,润物细无声”的含蓄和柔情,她像山野女子,想柔情却掩盖不住粗犷的性子。她霸占了故乡的山、水、村庄和田野,把故乡揽入怀中滋润着,洗去故乡的尘埃,使故乡容光焕发,青春靓丽。而故乡温驯地依偎在雨雾的怀里,像孩子似的,享受着这份渴盼已久的温馨。   春寒料峭。丝丝寒意余情未了,混迹这雨雾里,天气顾不了那么多,渐渐暖起来。雨雾唤醒了春天,让春天驻扎在故乡的枝头,枝头醒了。桃花红了,梨花白了,草儿绿了,野花开了,一切都水灵灵的,被雨雾浸润着,欣欣然的样子。鸟儿也欢快起来,清清嗓子,展展歌喉,从这棵桃树飞到那棵梨树,呼朋引伴,搅得山村不得安宁。玩累了,落在花丛中歇息一下,甩甩身上的雾气,用喙理理羽毛,而后再继续嬉戏。地里的油菜和小麦绿意盎然,一个劲地疯长,叶上的几颗水珠,晶莹剔透,被一只觅食的黑蚂蚁好奇地试探着,摇晃着。倘若静下心来,仔细听听,就能听到它们生长的声音。   村后山塘里水深了,鱼儿醒了,休息了一冬,精神头足了,在更广阔的空间里翱游。塘岸里侧的井水涨了,汩汩地往外流着,氤氲着热气。水质清澈,这是村里唯一的井水,养育了十几户人家。自从村里通了自来水后,这井这水被冷落,被遗忘,以前挑水、洗衣和洗菜等繁忙景象一去不复返了,在人们的记忆里如这烟雨一样,朦胧着,渐行渐远。只有在耕田时节,需要开闸放水时,人们才想起山塘和井水来。不过,前年政府出资将山塘内沿四周用混凝土加固,像盆一样密实,滴水不漏,将井水、雨水忠实收集起来,畜存着,可供村里一年的灌溉,水田旱涝保收。如此缠绵的烟雨,如此忠于职守的山塘,还用得着为水担心吗?谁还在意它呢!   谁打着花伞,穿着红衣裳,一脸羞涩地走在故乡的小路上,后头不远处跟着一个西装革履的小伙子,两人没有言语,就这样一直走着,他们的感情像这烟雨还朦胧着。谁家相亲了,谁家嫁女了,这才是人们最关心最在意的。   二伯坐在老屋的屋檐下,抽着自卷的旱烟,一支接着一支,青烟袅绕。二伯烟瘾重,这是他两个爱好之一。另外一个就是喜欢休息,在屋檐下一坐就大半天,边抽烟边凝视着这漫天的雨雾,把心思扯得很远,很远。二伯一定想起自己的儿子,四儿过寄给别人后十岁那年溺水而亡,三儿留在了广东,永远回不来了,二儿已年过半百,三十多年前出外打工,从未回来过。二伯干涸的眼里再也挤不出一滴泪水,没有了光泽,思念却像这雨这雾一样,缠缠绵绵又铺天盖地弥漫而来,望着村外的路,在雨雾里搜寻那熟悉的身影,希望奇迹出现……   有人披着蓑衣戴着斗笠在田里忙碌着,被雨雾裹挟着。每天最早出门的是大伯,其次是父亲,雨雾天挡不住人们劳作的脚步。大伯第一个吹响了耕田的号角,健壮的水牛低着头向前奋进,休养了一个冬季,浑身都是劲儿。土块像刨锯木花一样一垄垄翻滚着,长长的像舞动的龙。大伯与牛配合得非常默契,不缓不急地犁着,大伯的吆喝声打破了山村的宁静,在雨雾里飘荡。父亲也不甘示弱,没有大伯那么性急,而是慢工出细活。父亲耕的田恰到好处,不深不浅,不动下面的生土,上年的熟土全部翻过来,耙过后的田水平如镜,碗一样不漏水。两人的吆喝声比赛似的,此起彼伏。村里的男人们听了这吆喝声,再也闲不住了,先后加入到耕田的行列。这样,要不了多久,一块块旱田变成了亮晶晶的水田,如同故乡的眼眸,水灵而有光泽。   五月后,雨雾天正是插秧的时候。这个时候母亲是闲不住的,一整天都忙碌着,像陀螺一样不停旋转。插秧,母亲是一把好手。我曾跟在母亲身后插过秧,想追上母亲,可怎么也撵不上。母亲左手握秧,右手有规律地将秧插进水里,绿绿的秧苗像从水里突然冒出来似的,在母亲身后迅速延伸着。母亲像举着绿色的旗帜在前头一路奔跑,那旗帜迎风飘扬,飘扬在雨雾里,也飘扬在我心里。   如今,大伯走了,父亲与大伯之间的过结在这烟雨里模糊,淡去,人都走了,还计较那些干啥呢?剩下的只有情谊,如酒一样越陈越香。二伯走了,他始终没等到堂哥那熟悉的身影,带着遗憾和眷恋走了,走时还喊着堂哥的名字。母亲也走了,母亲太心急,把思念和孤独留给了父亲,把遗憾和愧疚留给了我们。每年只有在清明节,在那烟雨里,在母亲的坟前与母亲倾诉衷肠,让泪水和雨水流进母亲的坟里,流进母亲的心坎里……   细雨过后,薄薄的轻雾在故乡的上空升腾着,笼罩着。还有那炊烟在老屋的瓦片上徘徊、氤氲,屋内似乎又飘出母亲做的饭香,弥漫在我的心头……故乡还是那个故乡,变的是故乡的容颜,不变的是对故乡那份真挚的情怀。 北京能治疗好癫痫病医院是哪家?昆明重点癫痫病医院武汉的治疗癫痫病的医院有哪些呼伦贝尔哪家医院治疗癫痫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