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写景散文 > 文章内容页

【柳岸·人间】日子

来源:大庆文学网 日期:2019-11-11 分类:写景散文
一直想给自己找个合适的理由活着或者离开,一直未能找到那种痛哭涕零的感觉!就是这个Fell:CrymeaRiver!静等樱花盛开的时节,我在倾听巴黎花街的冷暖,梦里有碎花落地的声音,是谁捎走了那一缕清香?醒来时没有了新西兰,只是这逶迤的海岸,依旧是如此的蔚蓝,梦中新西兰的渔火,在星星遍布的海岸线上,泛着幽兰。   ――题记      一   母亲说我出生那天是漆黑漆黑的夜,父亲已没有当初迎接大哥大姐的焦虑与不安,甚至兴奋。奶奶一如既往的激动与祈求,终是如愿。因为大哥,嫡传千百万年的长房长子长孙的荣耀光环没能套在我的头上。奶奶和父亲都溢于言表,在那个时代,我的出现就是一种实力的保证:家族的传承与纵横有越来越多的选择方式和有力的保障。   我没哭,在脱离母体的那一刹那。许多年后母亲与女儿戏谑这一趣事,女儿总说:这是一种无声的抗议,沉默是为了更有利的战斗!   我是在菊花残落的日子来到这个世界的,那个晚上,整个北半球都应该没有月亮,是溯日。长大以后我很讨厌这个日子,所有的小伙伴每年都能憧憬着自己的那一天,而我,三年只有两次生日、三年有两次没有生日。少年的时候白日做梦,梦中成了恺撒或彼得大帝,终于让自己每年都有了过生日的机会。但现实还是没有改变,我还是我,相同的世界,一样不起眼的烟火。前些年为了吸引他人的眼球,我勇敢地剃了个光头,而今光头满大街都是,自个儿都不知道哪一个才是我。   感谢有您――母亲。   在离开母体的那一瞬间,是您用颤抖的双手托起了我生命的绿舟;是您的一巴掌让我对世界发出了第一声宣告;是您的呵护让我在深秋的夜晚感受到了春天的温暖;是您的纵容让我第一次驰骋人间!   告别黑暗,是您点亮了第一盏油灯;啼声宏亮,是您激发的男儿豪情;无畏严寒,是您赐给我的第一缕阳光;不惧艰险,是您教我怎样跋山涉水!   奶奶,您在天堂还好吗?昨天我又告别了家乡,远离了生我养我的爹娘。那一天我路过您居住的仙堂,而我却无颜停留,太多的惆怅、太多的忧伤。   桐树花开,群山一片洁白;青草疯长,洒落满目绿色。徐徐的大巴,载走了我的无奈,却载不动我的思念:那个秋天,漆的黑的夜,四周坳黑的墙、忽闪的灯火、躁而不急的大人小孩、瑟瑟的风、烟熏的蚊帐、还有母亲洁白的胴体……      二   莫名其妙的恐慌和忧虑,莫名其妙的落寞与惆怅,莫名其妙的厌恶与倦怠!总是在节后上演,总有一抹淡淡的忧伤挥之不去;又是在节后,那一抹淡淡的忧伤涌上心头。   是愁绪?乡愁吗?我不知道。皓月当空,乳儿在电话那头高声欢呼:今晚的月亮好大好亮好圆……   无语凝噎。   我的情绪一落千丈!儿子在电话里呼了几声“爸爸!爸爸!”我把手机塞给了妻子,闭上眼睛听娘儿俩絮叨。脑海里浮现出一幕幕家乡的场景:竹林、小桥、池塘、院落、暮归的老牛和袅袅的炊烟!我来珠海飘泊在中秋这天,已整整十一年。2003年9月8日凌晨五点我踏上了这片热土,来不及拥抱这略带腥味的海风,来不及寒喧多年不见的旧情,接迎我的兄弟拎过包就把我塞进了出租车,汽车一路狂奔,迷迷糊糊中我下了车,接迎我的都是多年的故交和旧友,甚至生死兄弟!   那一天,我儿子恰好九十天。再见到犬儿已是三个月后,我在珠海站稳了脚跟,月薪达到了五千元以上。妻在电话里说儿子想老爸,撂下电话我回了一句:想你妹!儿子在熟睡中我抱住了他,谁知小家伙异常灵敏,顺手在我脸上就是一抓:麻、辣、烫、灼!你丫的,真是有其姐必有其弟:九七年与丑丫头分开了十个月,见面抱起正欲亲小脸蛋,“九阴白骨爪”从天而降!妻满脸幸福的幸灾乐祸,我却哭笑不得!   “丑丫头”中秋没来电话,忙。忙着把“211”升级为“985”,我也就没打扰她,毕竟辛苦一年幸福万年啊,关于儿女的志向,除了做无言的强力后援,就只有期待!女儿曾戏谑地解破我的名字:连续七天都在后面屹立不动!丑丫头,你可知道,老爸随时都在你们的身后!   只是,可惜了那帮兄弟!“去年共我赏花人,今年点检无一半。”练几和平少去了广州,华仔去了中山,超宝漂向了海南,麻爷不知去向!虽然偶有联系,但大多无语。在这中秋,兄弟们可都好?   望了一会月亮,不是很圆,但很亮!他乡的月亮啊,您咋就这么亮呢?   能摆脱的就不是纠缠,不能忘的才叫做回忆。我不想去回忆!就像巍子〈打狗棍?〉耷拉着双眼使劲往上翻,一对黑眼珠子茫然中藏着狡黠,凛凛大义中透露着不屈的灵魂!〈这是土地!〉台词是我杜撰的,太欣赏那个眼神那种姿态!   但我不喜欢巍子。   但我就喜欢李幼斌!那狗日的杂种王八蛋咋就能在我心里把陈宝国干掉呢?濮存昕你丫的这两年都干嘛去了?听过好多歌,泱泱十多亿人的大陆就出了个刘欢刀郎,但刀郎喉咙发炎,欢哥莫非你真的磨剪子去了?   十五的月亮十六圆,但八月十六我尽量不与任何人说话,甚至妻!妻知道任何佳节后一天我都会不去上班,除了国庆元旦,当然什么乱七八糟的情人节根本就不是节日!国庆元旦的当日我是尽可能要去上班的,这是一种敬仰!祖国是我们的母亲,只有耗尽自己的一切才能把母亲打扮得更美丽!而元旦是新元伊始,只有用辛勤才能生生不息!   八月十六的中餐是外卖,送餐的是位可人的女孩子,我白了她一眼,接过快餐甩了十块钱,而后狠狠地摔上了门!   妻无妹,就这一朵花。儿子说插在牛粪上了,女儿说老爸每天都该三叩六拜老祖宗!都是什么鬼话?套用《沙家浜》的曲儿:想当初,追老子的女孩…   不说了!坚冰终于松动,可喜?可慰?愁?绪?   结果,也许就在明天。但明天会是什么呢?   沙家浜啊!      三   今年的冬天有点凉。   今年的冬天不是那种凉后面紧挨着的冷,而是冷上面覆盖着的凉,虽说不至于雪上加霜,但大抵也就是那么一回事儿。犹记得去年的冬天,犹记得去年冬天的今天,那是一种怎样的如火如荼的向往。而今,仍然有风,喇喇的北风如刀削一样呼呼地掠过山野、都市、如鬼魅一般肆虐村庄闹市、更如幽灵在吞噬天地万物!没有雨,很少见的旱冬。岭南的冬天基本无雪,寒冷的标志就是淅淅沥沥的冰雨。没有冰雨的日子其实更凉,懒洋洋的太阳总是能给人无限美好的暇想、甚至奢望,就像饱暖后的念想。   只想睡。只想随时找个有阳光的地方慢慢地躺下、懒懒地蜷缩着身子、缓缓地闭合着双目、悄悄地让心灵徜徉在另一个空间:阳光、蓝天、白云,野草、鲜花、骏马,小桥、流水、炊烟,间或有风徐徐吹过,夹杂着泥土的清香与芬芳!   犹记得有一首歌,但不是《涛声依旧》。去年的今日如果回放,点检的赏花人,花红坠粉!“开始的开始,我们都是孩子;最后的最后,渴望变成天使;歌谣的歌谣,有着童话的影子……”《北京东路东的日子》一首并不流行的网络红歌,以井底之蛙揣测,很少有人会注意到这首歌,因为唱功不怎么样,歌词也不怎么样,除了这几句副歌,根本就无法引起共呜!因为网络大军中,主打的还是三、四十岁的青年,三十岁以下的愣头青和黄毛丫头就算终日在网上厮混,也改变不了格局!   因为我不是天使!   天使是安琪儿。如果把我跟安琪儿摆在一块,就知道魔鬼最最真实的画像。所以,在这个冬天,我宁愿龟缩在旮旯里静静地度过每一个昼夜,也不想去人多的地方凑热闹。小时候妈妈告诉我人多的地方不要去,长大了妻子对我说别人在笑的时候你是否应该考虑自己该哭!确实没有任何骄傲的资本,无论是家庭还是社会关系,你就只能选择蜗居。韬光养晦又怎样?卧薪尝胆又如何?厚积薄发也需要施展的平台。“不才明主弃”,没有选择的是你必须过日子,千辛万苦地度过今天,等着你的依然是明天的千辛万苦!也许你能换得了伴侣,但你换不了父母,你可以换得了取向,却换不了自己!   这就是日子,再严寒的冬天也会有阳光,再明媚的春天一样有惊雷,夏天的洪水秋天的冷霜……   萌动的初春我还在踌躇满志,激情的仲夏却深陷水深火热,熬过了隔岸观火的季秋,就在这个深冬里,就在这深冬的夜里,我把自己蜷缩成一团:如蛇冬眠!   没有了春末夏初田蛙的聒噪,没有了仲夏孟秋正午的蝉鸣,只能是在深秋,遍寻着漫山的枫叶。枫叶红了、落了,却只是在梦里、在记忆里、在记忆中的梦里!紫荆花开,染红的是别人的故乡。彳亍着前行,踌躇的脚步伴随的是他人的舞蹈,还有欢颜。   冬至,一如既往的蛰伏。冬至过后是圣诞,圣诞前面是平安夜。就在这个平安夜里,很想写一些文字,愁肠百结抑或无病呻吟或者空怀余恨!帘卷西风,惊落一地碎散的星光   日子还得过。生活由不得你不去继续,也许在某一天,邂逅在某个角落或繁华的闹市;也许再也没有这一天,就像平行的轨道再也没有交接……   你在他乡还好吗?在这个平安夜里,深深地祝福你:一路平安!   我会过好我的日子,就在这个冬天,就在这没有雪花的平安夜里,忘掉风花雪月、忘掉酽酽的歌。   弥漫的硝烟里我拾缀了荒唐,又是月台,又是列车,又是行囊,又是孤独!在一个人的情感世界里品尝着忧伤,在无人的角落里舔着酸与痛的旧痂和新伤!在肆虐的风里抗拒着灵与肉的交替!很想就此老去,渴望那一片阳光、白云、青草还有那海一样的湛蓝。就为自己吊唁:吊唁2014年春的懵懂、夏的徬徨、秋的茫然、冬的凄凉…… 黑龙江看癫痫哪家好癫痫病有哪些危害宝宝得了癫痫病怎么治?怎样治疗癫痫病才最有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