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原创歌词 > 文章内容页

【柳岸•收获】貌合神离

来源:大庆文学网 日期:2019-11-11 分类:原创歌词
小车就慢悠悠地开走了,一会儿的功夫消失的无影无踪了。   这是一个南方的冬天。虽然没有北方那么冻,看不到漫天风雪,但也是寒风凛冽,冷气袭人。   门外走道上,传来了妻子风儿上楼梯的声音。高跟鞋“噔吃、噔吃”的声音告诉秦峰,妻子“加班”回来了。   发现妻子出轨已经有半年了。不但发现了,而且秦峰还知道送妻子回来的那位不露面的人是妻子公司的老板。   秦峰默默地望着,心湖沉沉的没有一丝波纹。他知道他们夫妻之间不管谁先出轨,都是一种必然的结果。   其实,秦峰和风儿正在闹分居。   听到风儿的开门声,秦峰马上回到了自己的书房,并关上了书房门。   他们是结婚快十年的患难夫妻。秦峰是学工科的。风儿是学会计专业的。都是本科学历,秦峰比风儿大两岁,他们的相识也是非常有趣的。   命运总是在捉弄着那些有机缘巧合的人。   十年前的一天。   风儿闺蜜的儿子过满月。风儿揣着一个大红包,手拎一盒儿童电子玩具,如期走进了闺蜜家。   闺蜜的儿子长得白白胖胖的,着实令人喜欢。当时还是大姑娘的风儿并不会抱孩子。闺蜜看着风儿真心喜欢自己的儿子,就想让风儿抱抱,就把小孩儿递到风儿手里,去厨房忙了。   风儿小心翼翼地托着襁褓中的婴儿,笑眯眯地逗着玩。   这时,门响了。进来了一位男青年。这是闺蜜老公的哥们。   “你不能这样抱孩子。把孩子放平,不然会影响到孩子呼吸的。”男青年见风儿紧紧地抱着婴儿,把孩子贴在自己的胸上,走上前来,毫不客气地指出风儿抱孩子的问题。   “我,我又没抱过这么小的孩子。”风儿听到陌生男青年的批评,脸瞬间就红了,小声嘟囔着,按男青年说的那样把小孩子放到了婴儿床上。   “秦峰,你来了?”闺蜜的老公从厨房走出来,高兴地向自己的兄弟打招呼。突然他怔住了,愣愣地望着自己的哥们和风儿,他俩正一左一右弯着腰照看睡在小床上自己的儿子。听到他的声音,俩人同时抬起了头。   “你们怎么这么像?怎么长得这么像?”闺蜜的老公几乎是惊叫道。   风儿和那个叫“秦峰”的男人不约而同地相互对望了一眼,顿时两人脸上都有点不好意思的红晕了。   世上真有长得这么像的一对陌生人?同样高高瘦瘦的个头,同样白白净净的皮肤,同样不太稠密软乎乎的头发,同样鼻梁上架着一副文绉绉的眼镜,象征着知识分子的模样,同样长长的手指,笔挺的裤子。   更让闺蜜老公无法相信的是,他俩表情、气质、眼神特别像。他激动地走向厨房对妻子说:“你快过来一下。你看他们俩长得像不像?”   闺蜜走了出来,惊呆了。   一个妈生的也不可能有这么像的。闺蜜惊喜的手舞足蹈,对着风儿大叫:“你们俩长得太像了。去问问你的妈妈,是不是双胞胎丢了一个,现在又遇到了一起?”   当然,这是不可能的。大家嘻嘻哈哈一起吃饭,祝贺孩子满月。   因为长得太像,形影动作也太像,整个满月宴增添了一层奇异而暖味的成份。闺蜜两口子有意无意地让这对貌似兄妹的陌生男女朋友多聊聊。   这顿孩子的满月宴变成了牵线搭桥的情缘宴。   三个月后,这对长相酷似兄妹双胞胎样的单身青年顺理成章地结婚了,虽然时间是短了点,但双方家人都不觉得惊奇,反而让他们心里总算踏实了。   几乎所有认识他俩的人都认为,他们必须结婚。好像不成夫妻就对不起老天爷的用心撮合和那么相同的长相。   新时代的“闪婚”,在两个相貌相近但并不相互了解的人中进行了。   因为婚前并没有充分的时间相互了解,婚后他们的日子过得非常艰难,也很苦涩。   风儿白白净净、温柔可亲的花样容貌下,有一颗非常爱慕虚荣、贪得无厌、斤斤计较的心,这是丈夫渐渐感觉到的。   秦峰文文静静,干练洒脱的外表下,有一副懒惰自私的性格,并且不会做任何家务,属于那种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公子哥儿类型的人,这是风儿后来发自内心对丈夫的评价。   命运,让两个相貌酷似,性格完全不相容的人同床共枕,生活在同一个屋檐下,无情地将他们捆绑在了一起。   因为缺乏了解,没有感情基础,他们各个方面都暴露出了不协调。   性生活,秦峰发现风儿不如前女友性感丰满,不如前女友妩媚多情。他的心情常常感到失落。   生活上,风儿发现秦峰没有前男友那么刚强上进。嫁给这样的男人没有前景,让她心凉。她对丈夫越来越失望。      二   婚后第二年,他们生了一个女儿。   独苗的秦峰心头感到内心有点失望,但政策又不容许生第二胎。他只能默默地接受命运的安排。   像所有的家庭一样,柴米油盐,锅碗瓢盆,吃喝拉撒,秦峰和风儿过着平平淡淡的普通日子。   有了孩子,家务活多了起来,磕磕碰碰,争争吵吵的事也常常发生,慢慢地,风儿的思想发生了变化,看看同事,亲戚,有丈夫做生意发了财,跟上享受高消费物质生活的,有丈夫当了官,跟上进进出出风风光光的,有随着丈夫出国考察的,有幸幸福福不用工作上班,在家充当阔太太的,比来比去,不满现状的情绪也时常在丈夫秦峰面前流露了出来。   其实,在外人眼里,秦峰是个很不错的男人,勤勤恳恳工作,话不多,但心地厚道,本分实在,是一个在现代物质浮躁社会里称得上可靠的好男人,但就是这种在别人眼里的正派人,在妻子风儿眼里却是个窝囊鬼,整天按部就班,上班下班,没有一个远大的人生目标,让她感到焦虑,压抑。   没有比较就没有伤害。   攀比,让风儿越来越看不上丈夫了,甚至后悔匆忙结婚,匆忙要孩子,对人生“恍然大悟”的风儿叹息自己的命运,叹息自己的缘分。   人生的转变往往就在意料之外,单位里新来了一位主管财务的副总经理,自然和会计风儿有了一定的来往,这位副总50岁左右,姓吴,身体健壮,红光满面,虽然个头不高,几乎和风儿差不多高,但性格开朗健谈,很容易让人感到通情达理,没有架子,特别是对于女性员工,更是态度温和,善解人意,调侃,开玩笑也是经常有的。   在一次庆祝合同签约成功的宴会上,吴副总举着酒杯来到了风儿她们这围全是女性职工的餐桌前,和大家一起干杯后,专门又斟满了一杯酒,单独跟风儿干杯,并不失时机地当着众人面夸奖风儿聪明、能干,给足了风儿面子,让风儿的虚荣心得到了极大的满足,这也让其他的女人非常羡慕嫉妒恨。   从此,吴副总和风儿的关系拉近了许多,变得暧昧了,他经常有事没事给风儿打个电话问候一下,有好的段子转发到风儿的手机里,风儿不但不反感,反而还有一种诡秘中的愉悦感,并沾沾自喜。   风儿成了吴副总的秘密情人。   那是一个“国庆节”加“中秋节”的双节日,国家规定休七天,吴副总开着自己高档的私家车,带着风儿外出旅游,为了这次旅游,风儿找了一个借口,对秦峰撒谎说外地姑妈有病,她要去看望,秦峰想都没想就同意了,取消了自己假日里所有的活动,在家专心照顾五岁的女儿。   风儿如愿以偿地坐上了吴副总的黑色高级轿车,行驶在去江南水乡的高速公路上,坐在副驾驶座上的她外穿大红长毛衣,围着一套长长的乳白色真丝丝巾,风华正茂,神清气爽,刻意染成棕色的头发梳理成温婉的大波浪,此刻大波浪的头发温柔地在画着淡妆的脸上随风飘扬,近视眼镜早已被风儿换成了隐形眼镜,贴着假睫毛的大眼睛婉转流盼,含情脉脉。   看着身边镇定自若的男人,一阵阵崇拜爱慕的海浪涌上心头,她静静地享受着这份充满爱情的美好时光,桃花春色的眼神惬意地向窗外望去,风光秀丽的窗外,环山叠连,绿色葱茏,江南水色,正值初秋,湿气朦胧,清爽的秋风夹着凉凉的寒意从车窗细细的缝里钻了进来,一切都显得清新脱俗,风儿心底里有一种暧昧不清的幸福感觉。   “风儿,我的老婆如果有你的一半优秀我就知足了,可惜啊,命运没有给我一个好老婆,却给了我一个货真价实的红颜知己。”手握方向盘,目视前方的吴副总感慨道。   “谢谢!”风儿听到面前这个男人的“肺腑之言”,仿佛自己掉进了蜂蜜罐里,心里美滋滋的,也不好评论人家的老婆,就偷偷地笑着。   “难怪古人说好汉无好妻,懒汉娶花枝,千真万确啊!她不但没有学历,长相平淡,还有一个粗鲁的脾气,并且根本不懂你,没有共同语言和共同志向啊!”   “您这么厉害,这么成功,您的太太一定把您看得很紧吧?”风儿口气有点酸味,偷笑着调侃道。   “她看紧有什么用,我们不是照样像小鸟一样展翅高飞,海阔天空了吗?”吴副总厚颜无耻地说,顺便腾出了一只手抓在了风儿的手上,风儿没有拒绝,反而把另一只手搭上去轻轻地抚摸着,此刻,她也搞不清楚,自己是爱身边这个男人呢,还是爱他的钱和权。      三   比吴副总年龄小19岁的风儿,初涉婚外情,也不懂男女关系到底怎么回事,更判断不出面前的男人是好人还是坏人,她像被灌了迷魂汤的人一样,思维飘摇在梦幻里,对吴副总的话深信不疑,通过这段时间的来往和了解,她越来越迷恋这个男人了,听到他富有苍凉味道的诚恳表白,风儿的心醉了,心湖泛起了层层的波浪,眼眶里湿漉漉的,浸满了泪花。联想到自己的婚姻,想到自己那没有本事的丈夫面孔,和身边这个稳重成熟,事业有成的男人来比,简直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无法比拟,越比心里越伤心,越比心情越坏。   没有攀比就没有伤害。风儿对吴副总有了一种同是天涯沦落人,同病相怜的感觉。   一路上,在吴副总这个性情浪漫,风流健谈的男人引导下,他们推心置腹,情意绵绵,演绎了许许多多风光宜人的镜头。无人的山间小河旁留下了他们靠着车门,在一尘不染的阳光照射下,搂抱亲吻的特写,甚至把车停在树林里,车上恩爱的浪漫体验。   因为崇拜这个老练霸气,财大气粗,花言巧语的老男人,在亲密感上,风儿也体会到了一种与丈夫完全不同的体验,被征服,被占有的威慑力。男人,无法对比啊!风儿从心底里发出了深深地感慨。   她的心因为一个老男人,一个情场高手而心旗摇曳,想入非非,虚荣而恐惧的心态在家庭和这个婚外男人之间游离。   他们经常找机会进行这样的私密约会。   风儿在这场婚外情里全身心地付出,从肉体到心灵毫无保留,目的就是要让这个男人也完全爱上自己,她陷得越来越深。   在工作上,她成了吴副总的得力助手,在精神上,她成了他的追随者,感情上,他成了她的寄托,生活上,她心甘情愿为他付出,成了这个风流男人的调味品,身体成了这个男人随意发泄性欲的工具。   她越来越从心底里看不起丈夫秦峰了。   为了方便幽会,也为了长期霸占风儿,吴副总在离郊区不远的地方买了一套房子。这个一房一厅的小天地,装修的很精致,风格高雅宁静,舒适温馨,成了他们名副其实的爱巢。吴副总想要和她约会的时候,就开车带风儿来,随心所欲,玩个痛快,因为地处避背,遇不到熟人,更遇不到两个家里的人,可以尽情地享受家庭外的美好时光,以及高调的情爱和性爱。   这样过了一段时间。   先开始不满足这种违背家庭,偷偷摸摸交往方式的多数是女人,看不到任何结果的纠缠下去,风儿感到心慌、焦虑。女人的感觉是十分敏感的,她细微如丝的心感觉到虽然有了固定的幽会地方,但吴副总没有刚开始那样对自己的强烈激情了,被追求的感觉越来越淡,甚至,好几次幽会都是自己提出来的。她还敏锐地观察到,吴副总对公司新来的两个女大学生很热情,有意无意地关心照顾,渐渐地,她的内心有了危机感,有了失控感。   风儿爱恨情仇涌上心头,开始闹情绪,使性子,她对这个已经全身心占有她的男人,在一次激情过后,躺在床上休息时,耐着性子柔柔地说:“我不想这样,见不得太阳,鬼鬼祟祟,偷偷摸摸,还提心吊胆的,也不想回到那个家去,我要和你永远在一起,大大方方在一起。”   “别胡思乱想了,这样不是挺好吗?乖,听话,让我睡一会儿,晚上还有一个客户要应酬呢,这段时间工作太忙了。”说完,吴副总转过身就睡觉了,留给风儿一个肥腻腻的后背,风儿虽然不满足他的敷衍,但也没有办法,不好意思再要求什么。      四   过了几天,风儿无意中看到,新来的一个女大学生从吴副总办公室里出来时情绪异常兴奋,让风儿皱起了眉头,她感到自己在这个男人的心里地位有了动摇,危机感迫使她当即电话约了吴副总,要求晚上在他们的爱巢里见面。   电话里,吴副总琢磨了半天说,“今天太忙了,有什么事电话里说吧,我听着。”   癫痫病怎么治疗好呢西安治癫痫病的价格是多少?哈尔滨哪家医院专治癫痫病武汉羊癫疯的医院是哪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