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职场官场 > 文章内容页

【新文学·复赛】万物生_7

来源:大庆文学网 日期:2019-11-4 分类:职场官场
无破坏:无 阅读:5542发表时间:2014-11-08 01:45:08 摘要:田野里,没了果实的果树尽管一部分叶子还倔强地依附着枝干,但少了那让人眼馋的苹果或者灿若金子的大鸭梨,便显出萧条的模样。一部分被种上麦子的地里,却呈现着一派草色遥看近却无的勃勃生机。 1、   夏天,应该是庄稼疯长的季节,但整个夏天,不见雨,庄稼没有疯起来,庄稼人的心便像被太阳炙烤着的禾苗一样,焉焉的。就这样被夏阳璀璨着,可那呼呼的空调声,伴随着潇洒的歌唱,让夏犹如春的味道。都说是大棚菜改变了季节,如今的空调也让四季如春。   庄稼人,从来是不会让地闲着的,但老天爷不争气,夏天的干旱让很多秋田上的玉米等作物栖栖遑遑。争取到水的,还存了一点希望,没争取到水或者离水源远点的,干脆放弃。免得到头来,延迟了节令,连麦子也种不上了。该闲的就闲着,毕竟条件也好了,不在于这一料秋田吧。幸好,还有满地的苹果和梨绽放的笑脸,将庄稼人的希望在和风中摇曳多姿。   其实,自从田野里麦田的离去,苹果树等经济作物的入场,庄稼人农忙时节与农闲时节就没有了区分,一年四季整个忙。春季施肥掐花,夏季除草修剪,旱不旱的也得灌溉几次,打药伺候的也得五六次。尤其是那桃和梨,金贵,不堪害虫的惊扰,不堪病菌的腐蚀,平均一个星期,就得打一次药。秋季采摘销售,冬季更是大剪修整,再加上冬灌,汗珠子滚在日复一日里,粒粒盘中佳肴知心疼。   果子有早熟晚熟之分,炎炎暑日,最先登场的杏子就打开了田野的喧嚣,紧接着,桃子翩然而至,然后,各型的瓜果蔬菜纷至沓来。忙着采摘忙着卖,幸喜的是,近几年,各地来收果子的外乡人这里扎一个点,那里设一个摊,龙一般前来兜售胜利果实的队伍,串起一张张丰收的图画。      2、   忙着忙着的,一晃之间,立秋了。云天该是收了夏色的时候,木叶的颤动也该是让秋声潺潺地流动了。   立秋一般预示着炎热的夏天即将过去,秋天即将来临。按说,天气该是转凉的时候了。可是,“秋老虎”的飞扬跋扈,还是让满街满巷女人们的彩裙如流动的琉璃,盛开着撩拨人心的花,男人们也不得不一副漫步沙滩的打扮,配合着夏末秋初最后的浪漫。   老辈人也都顺应着年轻人的潮流,说着全球气候变暖的话,其实啊,内心里却是生活好了,心里暖着呢。   立秋之后的十多天,秋雨绵绵,甘露翩然而降。秋是“禾”与“火”的组成,是禾谷成熟的意思,是庄稼人一年复一年期盼着的成熟季节。但这绵绵无期的秋雨,从开始带给人们的惊喜,却直下到让庄稼人牢骚满腹,依然不罢休。也就是伴随着这场久违的雨,秋便真真切切地来了,紧跟着的,是早晚萧瑟的凉意。   一场雨,让夏和秋界限瞬间分明,似乎,冬天都已经不远。秋,自古以来,就是一个告别的季节。秋风几惆怅,秋雨多缠绵;秋叶何飘零,秋草知劲风。所以,白居易说:故人千万里,新蝉两三声。柳意衰,燕词别,路遥遥。也许,当满眼的绿意渐渐淡出人们的视线,留下的,却是海阔天空般的极目四望。惊回头,脚下的路,亦是很长很长,缘愁里,白发何止三千丈,徒留孤吟在枝头。   对于庄稼人来说,没有舞文弄墨这般悲气横秋地婉转悱恻,在收获里喜悦着,但同时,也是在向田野作别。秋蝉只留两三声,蛙声渐渐销魂去。且为病树作新衣,惟有两鬓对秋风。      3、   开学以后,我被安排专门接送学生,起初,我很不愿意这样的安排。因为每天伴着未完全褪去的星辰接来学生,每天下午伴着夕阳的浅唱送走学生,每次都是五趟,还得在每一个村口或者接送点为孩子们开车门,关车门,扶着小点的孩子上车、下车,有时,碰上一个身有残疾,腿脚不灵便河南癫痫医院哪家比较的,还得抱着上下车,简直就成了一个保姆。而且,再加上个别村里的道路凸凹不平,车速不稳,上下颠簸,忽快忽慢,摇得人头晕目眩。而我,本身就有点轻微晕车,接完或者送完学生下来,连食欲都荡然无存了。将这些情况说出来,孰料武汉治疗癫痫病的医院,小领导说大领导工作头绪太多,安排好的工作不容更改,也只有这样了。不过,总的来说,这个事,还是相当轻松的。一天无非是两头忙,而且,还能欣赏一天中最美的时光,晨曦微露,夕阳如血。而且,那些处在一线的教师们,还时不时投来艳羡的目光。让人羡,让人嫉的工作,一定是一种心力交瘁的心灵享受,何乐不为?而且,蓦然回首,山清水秀,我已不在围城之中。   学校有两辆车接送学生,一大一小。我跟的是大校车,比较标准的那种。   提起这辆标准的校车,不由得想起学校刚开始转入寄宿制的那会。由于生源急剧下滑,不得已便采取了这样的措施,在距离较远的村子招收一些需要用车接来,并在学校用餐的学生,以达到让学校起死回生的效果。就现在的发展来看,当初的这个决定是完全正确的。天下事物,聚聚散散,亦是万物之规律。   那时,校车是从外边雇来的小面包车,上级部门虽然接受了学校的举措,但接送学生的安全不得不严加管束。这样一来,许多手续,车上的标志,超员的问题都摆在了面前。多拉一个学生,大有被严惩不贷的危险。交警队三天两头查,校车司机,接送老师,学校领导皆被弄得如惊弓之鸟,亦将猫和老鼠的故事精彩地表演着,烦扰之中窃喜,怒骂声里迂回。由此,上级部门大力提倡添置标准校车。我们也就期盼着那种黄色的,两边带着翅膀,结实而牢固,车车望而生畏的庞然大物闪亮登场。那时,我还梦想着,自己坐着一辆长着翅膀的校车,领着一帮孩子在车上憨笑可掬,歌舞升平的样子。那车,一会儿变成搏击风浪的海轮,一会儿,变成翱翔蓝天的雄鹰,听浪涛声声,看白云朵朵。可是,上边没有配置的能力和财力,权利交给了私营方。于是,本着唯利是图的先见之明、财力雄厚者慷慨解囊,你,便这样历经着风雨,来了,生在蓝天下,长在旅武汉羊癫疯的医院有哪些途上。   司机比我年长,身材魁梧高大,整天西装革履的,形象蛮好,让我们这些普通的传道授惑者都刮目相看。白衬衫,灰西裤,在车前一站,周润发啊。据司机师傅说,他原来在农村合作机械厂干过,认识的人多,人缘也好。司机师傅说得没错,几天下来,我亲眼目睹了司机师傅沿路不断地向认识的人招手,满脸的笑容绽开了花。尤其是碰上一位女士,司机师傅的脸上便鲜花怒放。而且,司机师傅也很健谈,跟我一路上天南海北的,倒也乐在其中。是呀,有手艺的人在任何时候都不会吃亏,机械厂不存在了,但千丝万缕的路畅通在四面八方,车水马龙微笑着向司机师傅招手。你我皆路人,谁又不识君?且看万千景,我亦自逍遥。      4、   那天,在雨中路过一个村庄,一苹果园里,靠路边支着一简单帐篷,几根椽,一张塑料帐子,就好了。帐篷里,支着一张床,一床被子胡乱铺张开来。在帐篷的旁边,有一大堆苹果。显然是雨前摘的,估计是卖了,但没来得及包装,就让雨给搅黄了。   那里,真的能睡人?看着棚顶滴滴答答的露着雨,我说。   不睡咋行?那么多的苹果在路边,让人偷了怎么办?司机师傅说。   我觉得这就是个空城计。   哼,哪个村子没有几个小眼鬼?司机师傅的一句反问,我无话可说。   记得去年曾有村人对我说,我们村里啊,有人家里没种苹果,还每天早上去摊点卖苹果呢?   难道他家里人都会生苹果?本来我应该明白那人说的意思,但还是脱口而出问道。   偷的呗,你傻啊!村人的一对白眼,让我冷汗直冒。   紧接着,又听说夫妻俩半夜三更去人家地里偷苹果,让逮了个正着。乡里乡邻的,丢了苹果的大仁大义,在那贼夫妻归还了苹果之后选择了息事宁人。谁知没有不透风的墙,或者说自古都是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这事,很快地扩散开来,都传到了男方岳丈所属的村子。俩夫妻恼羞成怒,男的差遣女的在村子里骂了两天街,呼吁着还我清白,以示名誉的重要性。想着想着,我“噗嗤”笑了。   司机师傅看了看我:咋了?   我说:不咋,注意前方拐弯。   一切,只是我们在人间,便会时时有喜剧,物物竞相奔波忙。      5、   那天早上,再去大王村接学生的时候,一位看似退休干部模样的老者,在学生上完车之后,他挤到门口,说:老师啊,我有个建议。   我忙笑着说:叔,你说。   是这,我家在村子的最东头,每天早上,孩子来这渠岸上集中,很不安全啊,这里,可是事故多发地带。我希望车能到我家门口把孩子接一下,孩子小,每天早上跑这么长的路,那小腿受不了不说,万一在这里发生什么事,我怎么向他爸妈交代。老者诚恳的语气加上声情并茂地陈述,真是感我至深。   我咂摸着老者的话,陶醉其中,司机就忙不迭地说:老人家,车进了村子,不好转向,再说,每天早上时间很紧,不敢耽搁,希望你们能谅解一下,早上把孩子送过来。   没想到,司机师傅这么一说,老者一下子火山爆发:你说啥!我出了那么多钱,就是让孩子坐车的,你们又没给我送孩子的钱,我凭啥送?要是这样,我明天就去找你们校长去!   司机师傅还想说什么,我赶紧制止住,说:老人家,你反映的问题我们回去了不停给校长说一下。你看,早上司机师傅要跑五六趟,在那个村子耽搁了,孩子去学校的时间就受影响,而且,车在村子里掉头真的不方便。这事好商量,你老放心,会给你答复的,也一定会让你满意的。孩子是祖国的花朵,也是父母的希望,我们会一切为了孩子着想的,你老放心。   老人梗着脖子,背着手:这还差不多。   我扶着老人,其实也是强行让老人下车,我们好溜之大吉。   车行路上,司机师傅余怒未消:明早我去你家床上接你孙子去,把你家房子撞塌!   呵呵呵,大哥,你真逗!要是你真这样了,咱俩不如直接蹲号子去。   我就是气不过,惯娃如害娃啊!司机师傅叹了口气。   我也气不过,但也没办法,就当咱是韩信吧。其实,这不怪孩子啊。我叹了口气,望着车上这些有着清澈目光的孩子说。   真的怪孩子吗?他们,现在大多都是留守儿童,陪伴他们的,是年迈的爷爷奶奶,或者,其中还有单亲、离异,还有父母已经都不在的。留守儿童,在农村,是个新生的事物,很多家里为了省事,就把孩子放在寄宿制学校,或者干脆弄到什么封闭学校去。想一想,现在的孩子既幸福又可怜,在蜜罐里苦熬啊!   为了证明孩子的无辜,我用一种慈父般的声音,问一车叽叽喳喳的孩子:刚才那老人是谁的爷爷?   孩子们一起指着一个男孩:是他!   被大家指着的那个男孩,一脸委屈。   我接着问:如果不让你爷爷送,你可以自己来接送点吗?   孩子用心地点了点头。   老师知道,你们都是勇敢的孩子,不怕黑,多走路,锻炼身体学习棒!对不对?   孩子们齐声喊着:对——声音拉得长长的,像唱歌。   那就好。我望了望司机师傅,为自己的煽风点火而自豪。   孩子就是孩子,他们心无旁卓,老人就是老人,他们五味杂陈。孩子将在不久的将来,改造和更替这个在他们眼中,还没长大的世界,老人将在不久的将来,化杯黄土,随着仙乐渺渺,随着告别队伍的声嘶力竭,成为山鹰身上的一粒灰尘。      6、   随着秋的深入,白天渐渐地短了。摘完了苹果收了秋,霜降紧跟着就来了。   田野里,没了果实的果树尽管一部分叶子还倔强地依附着枝干,但少了那让人眼馋的苹果或者灿若金子的大鸭梨,便显出萧条的模样。一部分被种上麦子的地里,却呈现着一派草色遥看近却无的勃勃生机。如果不是天气预报提到寒流到来的讯息,还有吹在脸上有点凉飕飕的风,还真会以为,春,还在。但很多时候,霜降无霜,冬无雪。这里是属于关中平原中段北侧,渭北高原南缘的一个小县城,大陆性季风气候,冬夏气温差距较大,降水量也很不均匀。而且,冬季寒冷干燥,虽说夏天多来自海洋的偏南风会带来稍微的湿润,但和漫长的高温天气相比,这点根本无法感觉到的湿润,就完全可以忽略不计了。   那天,穿着薄棉衣去镇上,竟看见一位卖菜的兄弟,穿着短袖。那个时候,臃肿和骨干体现出完美和惬意,让阳光也笑红了脸。但看着集市上忙碌的人群依然泰然自若地我行我素,好想说,我们这武汉治癫痫病哪个医院好个世界,好可爱。   回到学校,我被勒令不能再接学生了。我申辩着刚刚习惯专职接送学生的理由根本无效,原因是一名教师被调走了,我,得接替他的工作。我不知道这是峰回路转还是心想事成,但,不断地投入,是一种幸运,不断地更替,是一种享受。就像庄稼人,在那祖祖辈辈年复一年耕耘的土地上,春播秋收,夏忙冬藏。其实,所有的过程并不是这样,春夏秋冬,都可以种上想要的希望,此时,已不关乎季节。春来点瓜,夏可种花,秋播麦子,冬看苍松,江山处处葱茏点染,人亦物,物似人,岁岁天竟,刻刻相融。   想起,小时候的冬天好冷,秋来寒意透骨凉,屋后那白茫茫的雪里我们可曾踏雪无痕?后来,妈妈告诉我,万物生长靠太阳。再后来,老师也给我说了同样的话,然后,我在书上找到了这句话,诵到至今,直至华发不再。现在,我给我的孩子还有我的学生说:万物生长靠太阳。是呀,岁月无时不在催人老。   初涉讲坛,我是孩子们的大哥哥,后来,有孩子叫我叔叔了,那天,却有个孩子冷不丁地叫我爷爷,我愕然间竟忘了应和。我似乎明白,为什么会岁月如梭,光阴似箭了,那一定因为所有的曾经都太美好。长大和老了,都是生长的过程,在一点一点的将岁月的醇香沉淀。是你们渴求的目光,让我一天天变老,是我期待的眼神,让你们一天天长大。世间万物,不都如此吗? 共 6099 字 2 页 首页12下一页尾页 转到页 订阅(654)收藏(654)-->评论(48)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