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职场小说 > 文章内容页

【柳岸】特立独行

来源:大庆文学网 日期:2019-11-11 分类:职场小说
喜欢特立独行。   更喜欢女子特立独行,她们看似活在现实生活中,实则她们有自我的独立之精神与自由之思想,不媚俗,不盲从,不讨好,不取悦,像风一样我行我素自由洒脱地行走在这苍茫人世中。任何境遇下都懂得活出自我,不颓废不堕落,活得像一株植物般贞静美好,像一株植物般保持着向上生长的姿势。   张爱玲是一位有着旷世才情的女子,更是一位特立独行的女子。她极尽才情,又极尽深情。她的小说写尽人间苍凉与爱恨,然而就是这么一个看透世间爱恨的女子,为了爱情低到尘埃里也没有开出花来。   年轻时的张爱玲特立独行,喜欢拒人于千里之外,轻易不见人。却痴迷上胡兰成,为了胡兰成倾情付出,换来的却是一次次的冷漠与背叛。她的一生只为他真情绽放过。我不懂为何张爱玲要爱他,一个没有爱国情怀的男人,道德上有着巨大缺陷,即使才情了得,即使风流倜傥,亦不值得去爱。或许爱这件事情,本身就没什么道理可讲。胡兰成是个贪心贪爱的人,张爱玲曾在他逃难时帮助过他无数,他固执地以为张爱玲会一直爱他等他,哪怕他背叛,哪怕他红粉无数,也不会离他而去。他太低估张爱玲了,孤傲的张爱玲岂能容忍他到处拈花惹草,转身后的她再不曾回过头,她就像一缕轻烟从他身边飘走了。即便胡兰成寻到上海的公寓,托炎樱带信,即使他低下头写信给她,也于事无补。   张爱玲是凛冽与决绝的,她绝不会像普通女子一样在一段感情里反反复复纠缠到最终失去棱角与尊严。张爱玲说:“生命是一袭华美的袍,爬满了虱子”。我说张爱玲是一袭华美高贵的袍,胡兰成便是侵蚀她袍子的那只虱子,虽然曾经再珍爱,终究回不到最初的华美,再不会被她隆重地穿上。   张爱玲晚年更是特立独行,离群索居,少与外界往来,她说:“沾着人就沾着脏。”但她并没有放弃自我,一直坚持文学创作,远离红尘纷扰,像一株植物般贞静美好,似空谷幽兰散发着淡淡的芬芳。有记者试图窥测她的生活,她发现后立即搬了家。许多人同情张爱玲晚年的孤独,我却不认为那是凄凉,独居是她自主的选择,当一个人无限地抵达了自己的内心,抵达了自己的灵魂,外物于她而言,不过是看一眼便忘的尘埃。她把世间一切关在门外,不看、不听、不想,定是获得了万般自在和清宁。她是著名女作家,早已成名,无需向外寻求和证明什么,她真正地拥有了一个在精神上丰盈饱满的自己,寻回了生命最初的简单与安静。   陆小曼是上世纪三十年代的民国名媛,“巧笑倩兮,美目盼兮”的她美得不可方物,既能歌善舞,又能诗能画,是一位拥有着真性情的女子,亦是一位特立独行的女子。   陆小曼年轻时活得非常任性、张扬与热烈,为了追求生之为人的自由与轰轰烈烈的爱情,为了徐志摩离开了王赓,冲破封建束缚与徐志摩自由恋爱结婚。她不在意外界任何评论,一意孤行,活出了最真实的自己。特别是在徐志摩飞机失事后,她像刀入鞘般收起了锋芒,不再出门交际,不再浓艳风情,并不是害怕流言蜚语,而是真心悼念徐志摩,她在致志摩挽联中说:“多少前尘成噩梦,五载哀欢,匆匆永诀,天道复奚论,欲死未能因母老;万千别恨向谁言,一身愁病,渺渺离魂,人间应不久,遗文编就答君心。她用了几十年时间致力于整理出版徐志摩的遗作,并且潜心画工笔画,晚年的她更是收了心,深居简出,成为了上海中国画院专业画师。她的一生虽然波折坎坷,吃尽了苦头,但我相信当她回首前尘往事时绝不会后悔,因为她为自己的爱情与自由真正地活过。   知晓著名舞蹈艺术家杨丽萍,是因为她的那支舞蹈《雀之灵》,唯美、灵动、曼妙。她为了终生的舞蹈事业,为了保持她完美的身段,坚决不生孩子,当有人问她,她则说:“有些人的生命是为了传宗接代,有些是享受,有些是体验,有些是旁观。我是生命的旁观者,我来世上,就是看一棵树怎么生长,河水怎么流,白云怎么飘,甘露怎么凝结。”多么特立独行!网络上有段时间被“杨丽萍的私家花园”给刷屏了,她别致文艺的花园里环境清幽,百鸟围朝,花团锦簇,她穿着一袭白裙,一头飘逸的长发,拧一个竹篮在花园里踩着轻盈的步伐采摘花朵,像一位不染红尘的人间仙子般脱俗美丽。在她的私家花园里,花儿紧紧围绕在她身旁,鸟儿安心地栖息在她肩上,她不仅是舞的精灵,亦是生命的精灵,她在她自己唯美的花园里演绎着现实版的《雀之灵》,时光在她那儿似乎变得静止了,她越活越美,越老越精致。她是真正只为艺术而生的人,活得自由洒脱,活得安静淡然,活得精致优雅,活得特立独行。   女作家三毛是一个为了自由将灵魂流浪一生的美丽女子,活得真实洒脱,肆意妄为,特立独行。她如同一朵自由行走的白云,一生只为心灵的自由放飞,于是她走向了远方,选择了流浪。正如她曾说:“我是一个像空气一样自由的人,妨碍我心灵自由的时候,决不妥协。”她干净纯洁,飘逸洒脱地行走于世间,走遍万水千山,她在寻找生命的真谛,同时也在寻找心灵的栖息地。她就是她,不一样的红尘烟火。   认识一个女子,三十多岁,离了婚,却依然脸色红润,身姿窈窕。在世俗眼光中,她多悲惨啊,半老徐娘,必孤独终老。按常理说她应该每日一副愁容满面、不修边幅、邋里邋遢、惨不忍睹的模样。可她偏不,去过她家的人都说:“她家真精致”。她出门前必会精心打理自己,或长裙飘扬,或旗袍曼妙,或棉麻素雅,浅笑盈盈,走起路来昂首挺胸,她对待生活积极、阳光、上进,身上自带光环,走到哪别人看到的是她灿烂的笑容与自信,不知晓的人以为她处在婚姻的甜蜜中。劝她成家的人无数,劝她考虑这个接触那个,她却只抛下一句话:一个人过得很好。她就这么特立独行着,不在意世俗眼光,不理会凡尘闲言,独来独往,闲时养花听曲、读书写字,活在她自己丰盈的精神世界里。   我以为,一个人最好的状态,是按照自己的意愿去生活,绝不为世俗妥协,绝不活在他人眼光中,不会被世俗的风浪淹没了独有的风华,有独特的思想,有美好的梦想,有坚定的信念,活出最真实的自我,散发出不一样的光芒。   我也是一个喜欢活得特立独行的女子,喜欢按照自己的意愿去生活。如若老去,我会择一座江南小镇,一个古朴静谧的庭院,我会给它取名为:青瓷。在远离闹市的地方,寂静、芳香,到处是大自然纯正的味道,有林荫小道,亦有古桥流水,院子里种满喜欢的花草树木,闲听流水,静闻花香,任凭光阴于指尖轻轻滑落,不悲不喜,不忧不惧,在自己的半亩心田上,绣织自己的锦绣时光,在时光中独立行走,心中有梦,有光,像植物一样活得贞静美好,像植物一样始终有着向上生长的姿势。 河北癫痫到哪治好癫痫还能治好吗黑龙江哪个医院看癫痫病好癫痫发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