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哲理散文 > 文章内容页

【心音】小女人的爱情

来源:大庆文学网 日期:2019-11-4 分类:哲理散文
一、生日可以推迟吗?   李牧打来电话说:“你还是下个月8号来我这里吧,30号没假,8号的假我已经请好了。”“可是,8号也不是我生日啊。”“那你就把生日可以推迟到8号嘛。”“可是,生日能推迟吗?”“当然可以,我就经常推迟。”既然他已经做了决定我亦无话可说,这么多年了,他的脾气我已经西宁治疗癫痫病哪家好摸得很透,只要是决定好的事任我使出浑身解数也是没办法改变的,只好顺其自然。   挂了电话,我给自己冲了杯毛尖,碧绿的茶叶在杯子里上下翻滚了一圈后又静静地沉在了杯底,杯口升腾起袅袅白烟,茶香也慢慢溢了出来。我俯鼻做了个深呼吸,喝一口绿莹莹的茶汤,才压抑住了刚才郁结的心情。   学校放了假,我也无事可做,想去李牧那里,他偏说近段时间天气很热,怕我出门辛苦,又说他的工作很忙会没时间陪我,怕我过去了嫌闷。其实只要李牧说一句你来陪我吧,我就会马上去订火车票的。好不容易借口生日快到了,想去他那里要他给我过生日,又被他以忙为借口推迟了时间。本来以为距离30号就两天,马上就可以看见李牧的快乐心情,这时候又跌进了谷底。   我是要嫁给李牧的,虽然李牧没正式求过婚,但我一直就是这样想的。记得,我和李牧QQ时,他曾经我会娶你。当时,我因为害羞故意扯开了话题,只是我没想到李牧会因为这件事而疏远我。   举起茶杯,透过清亮的茶色我仿佛看见李牧正与一个美女共餐,窗外的风景渐渐模糊成奇形怪状的影子,阳光依然炽烈,却烤不干我眼里的水分。我不知道为什么会死死恋着李牧,因为他的家庭条件还过的去吗?因为他的外表是我喜欢的类型?还是因为当初交往时的那一份感动。或者只是因为女人一旦付出了爱情,就收也收不回来了呢?      二、灯碎花开   天太热,开了空调还是觉得心慌。太阳早早地就把刺人的光线洒了下来,让人只想紧闭门窗,与世隔绝。   因为李牧的工作性质,有时候很晚还会在外面忙,他嫌摩托的车灯不够亮,要换个大灯,这也没什么不可以的,换就换吧。在一家淘宝店里他选了个二手的拆车灯、透镜、线、安定等,然后自然是要我下单付款。问题是灯泡寄过来,竟然摔碎了,而我还不知情的打电话过去,希望他能表扬我几句。虽然东西是他选的,但钱是我付的,错误也就全在我这里了。电话里李牧的口气异常粗暴,我也不甘示弱,争吵了一番,自然不欢散。   本来在淘宝买个东西坏了就坏了,可以找商家理论的,但我却不想去旺旺卖东西的老板。东西坏了是武汉哪个医院治癫痫最专业小事,只是这份真情也坏了,我该怎么办?   我的闺密小悦敲门进来,见我黑着脸,邀我逛街,我却不想去。自顾自地玩电脑,小悦取笑我是个失去爱情就失去生命的女人,然后像是突然想到什么似的,对我说,其实你可以去看看《破碎花开》这本书,也是写爱情的,也许你会有所感悟。《破碎花开》这书的名字好怪,破碎了,花还能开吗?我下意识的勾了勾嘴角,估计笑得很难看。小悦没理会我,而是抢过鼠标,找到了《破碎花开》。书的点击率还蛮高,写评价的人也很多,在小悦的监视下,我也不得不装出副认真看书的样子。书的开头还是比较抓人的,有点小刚《寂寞沙洲冷》的味道。恋人寄来了红色分享喜悦,徒留沈西纠结于去还是不去。呵呵,看来被爱情所困的人不止我一个。   想通了这一点,我也不急着看书的后面了,好的东西应该是留在有月光的夜色里,静静欣赏慢慢品味的。从电脑前站起来,我突然大叫了声小悦,把小悦吓了一跳,她惊讶的样子有点傻,我大笑,抓过小悦的手说,我们去逛街吧。   我知道,就算我怎样的折磨自己,李牧也是不知道的,灯泡破碎了就由它破碎好了,谁知道破碎之后是不是能重新开一朵鲜花来呢?去逛街、去享受生活、去寻找属于自己的快乐,才是最更重要的,你认为呢?      三、假如我是方小初……   “方小初,你给我回来。”“方小初,向前走。”“方小初……”其实,也根本不要说什么假如,我根本就和方小初一样,“不是高傲的必剩客,只是想要一个纯粹的爱情。”所以,李牧叫我来我就来,叫我走我就走。如果不是因为生日事件,我也不会认真思考我和李牧之间的感情;如果不是因为灯碎事件,我也不会有那么痛彻的领悟。   昨天晚上我做了个梦,芳草心来到了我的梦里。她说,她正在写一个故事,题目是《方小初,向前走》,还说我和方小初很像,在爱情里,都是个不知所措的初学者。她现在写作遭遇了瓶颈,让方小初遇见了麻烦,和我一样对爱情失去了信心。在这之前,我并不知道方小初是谁,其实方小初是谁与我也没什么关系,她本来就是芳草心塑造出来的故事。老实说,一听见方小初这个名字我就不喜欢她。而且芳草心还拿她和我相比较,更是让人讨厌。   “你走吧,我帮不了你。”没好气的,我直截了当地拒绝。   “可是,你是方小初的原型。”芳草心说。   “什么?”现在轮到我瞪大眼睛了。   “你不知道吧,我一直就在你背后偷窥,你和李牧怎么认识的,交往了多久,你俩好到什么程度,我都知道。你不能把这份感情当儿戏的,万一你们分了我的故事还怎么写?”   天啦,还真真应了那句你在桥上看风景,看风景的人在楼上看你了。在我还没搞清楚自己是谁的时候,就成了方小初,成了可以供别人娱乐的素材。假如我真的是方小初,会把自己的一切赤裸裸的呈现出来,让人茶余饭后一笑吗?肯定不,所以我坚决的告诉芳草心,请你以后离我远点,方小初是方小初,我是我,以后她的故事可以任由你编排,我的路我自己走。   梦里,芳草心是叹着气离开的。梦醒后,我也更加清明了。也许,我真得应该对李牧说声分手了,连自己都把握不好的感情,难不成还要芳草心在小说里替我保留?      四、生日派对   距离8月8号还有9天,今天是我的生日。李牧当然不记得,可林学涵记得。一大早,林学涵就给我打了个电话,问我准备怎么庆祝生日。我告诉他晚上8点皇朝K歌,他便满足的挂了电话。   既然李牧说生日可以推迟,那么我只好自己庆祝了。小悦建议去皇朝K歌,反正只要热热闹闹的就好,我也无所谓怎么庆祝,只叫小悦多约点人,把气氛调得浓一些。   皇朝是我们这里最好的KTV,内里的装饰自然十分豪华,音响效果也绝佳。在小悦的通知下,来给我凑热闹的人还不少,同学、同事来了十几个。林学涵提了个很大的三层蛋糕进来,还是那副老学究的样子。然后大家就要忙着点蜡烛、要我许愿、吹蜡烛,小悦叫了一件啤酒过来,然后大家就一边祝我永远青春美丽一边给我灌酒,虽说我酒量不好但也来者不拒,一口一杯,难得大家这样高兴,我没理由拒绝。   几杯过后,我的脑袋也晕了。然后抢过麦,说,我要唱歌,我要唱歌。一个同事正在唱《黄昏》,我恰好赶上,“感情的世界伤害在所难,黄昏再美终要黑夜……”唱着唱着,我就想到了李牧,想着想着,我的声音就哽咽了,眼泪也不知不觉地流了出来。我不敢继续往下唱,轻轻放下话筒,趴在了沙发上努力控制自己不要抽泣出声,毕竟都是来为我过生日的,应该开开心心的才对,我不能让大家陪我伤心,还好歌厅的光线很暗,今天的人多,大家应该注意不到我情绪的变化。    等到我好不容易稳定了情绪,抬起头时,我发现林学涵正看着我。我不好意思的牵了下嘴角,却笑不出来。林学涵干脆过来,拍了拍我的肩膀。说,大寿星,陪我跳个舞吧。我点了点头,然后和林学涵进了舞池。“刚才怎么了?”林学涵关切地问。我摇了摇头。 “是不是李牧?” “没有的事!”我欲盖弥彰。“想想看,以前你的作文写的那么好,可是你的文字天赋都用到了哪里?除了谈情说爱写情书你还会什么?”我知道林学涵都是为我好,但他的话还是像把利刃把我扎伤了。“是啊,我没用,你用不着管我,年年提个三层蛋糕来给我过生日,你不是也一样没创意,你现在知道我有男朋友,还装出一副只要我幸福的样子,装给谁看啊,有本事你就去找个幸福让我看看啊……”   后来,我到底还说了些什么样的混话我也记不太清楚了,哎,真不该喝酒的。      五、人如其名的林学涵   没错,林学涵是我的高中老师。比我大5岁,那年我们正读高二。   林学涵人如其名,学识渊博,是个很有内涵的老师。记得那时候,林学涵无论西装还是衬衫,领带总是系得规规矩矩,一副四五十年代的学者模样,所以我们背后才叫他老学究。他口才极好,随便一篇课文就能讲个上下五千年出来,然后蹦一句极兴创作的诗,右手扬起,眼睛看向手指尖,定格5秒钟。这时候,我就痴痴地以为是徐志摩来了。当然,高中紧张的学业也容不得我那点少女情愫慢慢滋长,所以我对林学涵更多的还是崇拜,与爱情无关。   我高三毕业那年,林学涵给了我一个厚厚的信封,全是他写的诗。现在我还记得其中一句是“你是我今生最美的遇见。”那也算是我第一次收到的情书了,一紧张,我就把那些情书塞进火炉变成了一堆白灰。现在想起来还是蛮后悔的,林学涵定是以每天一首诗的速度去写才会有那么厚厚的一叠,这些诗定也花了他无数的心思,实在是可惜了。也就是从那年的生日起,林学涵开始给我送三层蛋糕,这一送就是8年。   师大毕业后我又回到了母校,和林学涵成为了同事。当然,林学涵早就知道我和李牧好的事了。他说我的脸就是晴雨表,哪天我若笑得灿烂,那肯定是李牧的功劳,如果无精打采李牧也脱不了关癫痫病患者发作系。因此我也不介意与林学涵分享我的快乐,当然我如果和李牧吵架了也一定会告诉林学涵。这时候的林学涵就成了可以为我排忧解难的知心大哥哥。   “你相信吗?这个世界曾经有这样一个地方,是世界最美好的地方。”这是林学涵劝解我时固定的开场白,我现在已经倒背如流。然后他就会要我闭上眼睛,对着一面黑色的镜子,听一支很慢很悠扬的曲子,再然后……当然我就睡着了。本来对他倾诉半天就已经很累了,他还搞个催眠曲出来,不睡觉还能怎么样。后来我才知道,林学涵这一套都是从网上学的,但我也不揭穿他,依旧在被李牧伤了心后找林学涵哭诉,依旧听他说“你相信吗?这个世界曾经有这样一个地方,是世界最美好的地方。”然后听一支慢慢的很悠扬曲子,睡觉。   生日的第二天,小悦问过我:“8年,抗战都结束了,你还准备拖林学涵几年?”我倍觉委屈:“我哪里拖着林学涵了,只是他不找女朋友我有什么办法。”“可是如果你不是有事就往林学涵哪里跑,总给他希望的话,他会一直等下去吗?”   我想,是时候和林学涵摊牌了。      六、一次无聊的谈判   今天早上的空气还是一样的干燥,天空更是十分的纯净,见不到一丝浮云。按照昨天的计划,我是要去找林学涵谈谈的。   林学涵和我都是住的学校廉租房,虽然都是3楼,却不在一个单元,我绕到他家门外时,额头已泌满了汗珠。   一边敲门,我一边大声喊着:“林学涵!”“林学涵!”   林学涵开开门之后,我又很郑重的叫了声:“林学涵!”   林学涵用不解的眼神看着我,脸上全是问号,我往常一样不管不顾的推开林学涵开门的手,大大咧咧的走进他家,找了个地方坐下。   自从我和林学涵在一个学校工作后,我就没叫过他林老师,但也从来没这样直呼过他的名字,所以他的疑问是有理由的。   “我想和你谈谈。”   “好啊,洗耳恭听。”   “那个……那个……”我那个了半天还是找不到一个好的切入点,虽然在家里我已经计划好了一切,但对着一本正经的林学涵,我还是语塞了。   “是不是又被李牧气着了。”林学涵边给我倒水边说。   “才没有。”接过他递来的水我一口气就喝干了。这时候,我看见了眼前的书架,突然灵光一闪,自以为找到了很好的话题。   “反正你喜欢看小说,我就用一本小说的名字来和你说事吧。《满庭花雨》,看过没?我觉得吧,这书名挺适合你现在的情况。你想啊,这大千世界花花草草多了去,你……”   “等等,等等,你刚才说什么?《满庭花雨》?这书名起的挺好,谁写的?”   林学涵就是这样,你只要和他谈起书,不解释出个三三四四来,后面的话题根本就无法继续。   “你不是知道我最近迷风起中文网吗?这书还不是在那里面看,回眸一瞬写的,我才刚看了开头,具体内容也没办法告诉你,你感兴趣的话就去看啊。”   “哦,这样的,我等会去找。对了,”林学涵扶了扶他的眼镜,接着说:“你刚才想说什么?《满庭花雨》怎么了。”   “《满庭花雨》没怎么,是你怎么了,大清早的,本姑娘来混个早餐不可以啊。”看那林学涵的心思已全部在那本书上面去了,我也只好放弃今天预计的谈话了。      七、我与林学涵间的那些事儿   从林学涵家回来,我又无所事事了。打开电视,又是一部宫廷剧,最近流行嘛,无论你换多少次台,都在紫禁城里走不出去。   这部剧以前看过一部分,大体情节知道一点,演员的装扮还挺漂亮,整体印象蛮好,所以也就不换台了。   电视里,辛妤正在念对白:“这样冒失的闯进你的房间是失礼,可是我也说了,却是有事迫不得已要在此避一避,等过了这会马上就走,难道你堂堂大丈夫连这点肚量没有吗?”这之后的情节应该是刘曜站了起来,发现辛妤的眼睛像璀璨夺目的北极星,之后就对她产生了莫名的好感。   突然的,我就想,刘曜喜欢辛妤是因为她有双漂亮的眼睛。那么,林学涵喜欢我什么啊,为什么要等我8年?想来想去,我在自己身上也没找出什么优点来,反正闲着,就一个电话到了林学涵那里。“喂,你喜欢我什么?”直截了当,我也不想废话,到时候把弯子绕大了,又问不出口。“呵呵。”林学涵在那头笑,我都能想象的出他此刻的样子,一定还做了个很2的剪刀手。“不准笑,直接回答。”我佯装发怒。“简,你以为还有比你更对的人吗?”“叫我杨玉简。”第一次,林学涵用了这样一个肉麻的称呼,听起来还怪别扭。“好,好,杨——玉——简。”林学涵故意拖长我的名字。“回答问题。”我确实有点愠怒了。“我刚才已经回答了啊,没有人比你更对了。”林学涵又在电话里笑了笑,肯定又扶了扶他的眼镜,“记得我第一次到学校,曾经找你问过路,你笑起来可真美啊,你指点半天之后还怕我不明白又直接把我带到了校务处。那时候,我就对美丽善良的你产生了特别的好感。后来,发现你是我班上的学生,你知道我有多高兴吗?你在班上的表现虽然不是很突出,但你很努力,语文成绩也一直处在摇摇上升的状态,让我教起书来也特别的有劲。我看得出来,你对我也是有感觉的,上课时,你看我的眼神与别的学生根本就不一样。我也是个有血有肉的人啊,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起,我的诗里就全是你的影子了。我是个认死理的人,知道你和李牧好,但你不快乐,所以我会等下去。你一天不结婚,我就还有一天的机会。”   轻轻挂掉电话。走到镜子前面,我认真的看看自己,一张很普通的娃娃脸,这个样子也叫美丽。算了吧,林学涵喜欢等就让他等吧,谁知道谁会是谁命定的那个人。                              共 5677 字 2 页 首页12下一页尾页 转到页